禮拜二就要報GJ7了……(激動

好啦……其實要禮拜參才有辦法報ORZ

希望能上啊啊啊--!(拜天

以下為試閱,之前有說過這只是貳章的一部分,下面大概還有2000字左右

這部分貼完剩的就要等本本出來才有啦啊哈哈~~  <欠打

話說最後本子會不會用斜體字還是個問題

用斜體字的直行好像會怪怪,有沒有人會可以改的?讓字可以變跟橫排一樣,往右斜啊~?

到時候在研究吧……(遠目

文下收↓↓↓

    章貳、蜘網

 

  冰炎你知道嗎?當我與別人共舞時,眼裡所看、心裡所想的,全是你……你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麼?

  為什麼要……如此殘忍的直接離開,連一聲招呼都不打?我就這麼……令你討厭麼?

  冰炎……

 

  當夏碎醒來時,映入眼簾的是白色的天花板,和略微刺鼻的藥水味。這裡是Atlantis學院多數學生最熟悉的地方──保健室。

  「哥,你還好吧?」坐在床邊的,是與夏碎面容相似的千冬歲,不是她最熟悉的冰炎……思至此,夏碎不禁有些難受的閉上雙眼。為什麼不叫上他……他們不是搭檔嗎?夏碎現在自己也不敢肯定的說是了,他已經被拋下太多次了。

  「哥……」

  「出去。」嚴厲的話語打斷千冬歲為出口的話,千冬歲有些呆愣,夏碎一直以來的印象多是溫和有禮,和冰冷二字絕對扯不上關係。但現在……千冬歲覺得自己彷彿赤裸著身子、站在暴風雪中,凍的失去知覺。

  夏碎會有這樣反常的表現,絕對和某位殿下有關!千冬歲推了下眼鏡,打算開始身家……不,是問題調查。

  「哥,你和冰炎學長怎麼了嗎?」

  「沒什麼,出去、好嗎?」口氣變緩和了,但千冬歲沒漏看夏碎猛然僵住的身體,和一直以來都掛在臉上,現在卻顯得哀悽的笑容。

  有鬼……千冬歲在心裡暗念了一句,自家哥哥愛逞強的程度可是眾人有所目睹的。

  「哥你放心,等冰炎學長回來我一定會把他抓過來。」

  語罷,千冬歲露出疑似狐狸的笑容開門而去,獨留夏碎一人在病房內。

  「抓過來嗎‥‥?我倒希望他會自已過來……」面對他的搭檔。

  就連千冬歲都看出來了,他的搭檔到底還會遲鈍到什麼時候呢?夏碎苦笑。

  碎念了聲,夏碎迅速地拉過被擱在一旁的紫袍,翻出一直都收在口袋裡的護符。那是之前夏碎在選擇替身對象時做出來的,既然無法當他最重要的人的替身,那至少讓他能夠隨時都知道對方的情況。當時夏碎是這樣說的,冰炎也答應了,收下他的護符並隨時帶在身邊。

  所以現在夏碎只需要輸入一丁點的符力輸入與冰炎身上護符配成一對的符,就可以知道冰炎的情況、知道冰炎在哪、知道他為何會丟下他獨自面對未知的任務。

  隨手抓過放在床頭的水灑到地上,指間夾著的符咒爆出刺眼的光芒。符紙落地,水面映出了銀色的身影,和疑似是洞穴的背景。

  冰炎手持著烽云凋戈,面對一大群黑鴉鴉的鬼族,俐落的身影卻帶了點微微的停頓。距離夏碎昏倒到現在已經大半天了……換句話說,冰炎身處那樣的危險中很久、很久了。

  『烽云凋戈,水爆!』

  每當烽云凋戈掃過大量的鬼族,就會有更多的鬼族如蜂擁般朝冰炎撲去。雖然還不見冰炎顯現出疲態,但夏碎很清楚自家搭檔的極限。現在的情況非常不利於冰炎,冰炎現在的舉動簡直和自殺沒兩樣!

  『鳴雷之神,西方天空狂吼,秋之王者天雷動──雷爆之計!』

  夏碎蹙眉,連雷爆之計都用出來了嗎?這麼危險的時刻,他竟然不在冰炎身邊,替他負擔部分攻擊。總是帶著亮光的紫眸黯淡了下來,夏碎厭惡這樣的自己,總是在最重要的時刻不在他的身邊,甚至連趕冰炎身邊都成了難題。

  不,並不是沒有方法,只是……夏碎露出微笑,他知道現在過去一定會被冰炎臭罵一頓,但如果不去的話,他可能會後悔一輩子。

  白色的和服飄過,夏碎立即判斷出扇董事也在場,這代表冰炎不會有致命的危機,這是冰牙一族、燄之谷與無殿的約定;但同樣地,扇也不會出手獵殺鬼族,這是無殿與世界的規定。

  不過這無所謂,只要扇在場的話,他的計畫會方便很多。夏碎笑,扇不能幫助冰炎的話,就由他這個搭檔來!

  『沁寒之神,北方雪窖凝凍,冬之騰圖冰封──冰凌之計!』

  看著越來越緊急的情況,夏碎果斷得掏出手機,撥了通電話給距離不知多遙遠的冰炎。只要用手機間的連繫和護符間的連結,他有把握用移送陣到冰炎身邊。就算冰炎不會接,扇會!

  果不其然,手機不過幾秒便接通了,影像裡的冰炎還白了扇一眼。

  「哎呦呦、小夏碎找臭小子嗎?他在忙喔──」

  「扇!把電話掛掉!」

  不愧是他的搭檔,這麼快就發現了啊。夏碎邁開笑容,伴隨移送陣的強烈的光線。

  此時的病房,已空無一人。

    全站熱搜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