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點小廢話扔在文後,先來個例行公告

*BL劇情有,不喜勿入

*配對:冰炎X夏碎,為安地爾X夏碎,雷者請慎入

*角色崩壞有,文為架空

以下,正文↓↓↓

 

【特傳冰夏】The  Divinity  章之陸

 

  「那麼,殿下打算怎麼做呢?」即使看不到安地爾線在臉上的表情,颯彌亞也能猜到對方一定掛著那令人厭惡的笑容。

 

  「通通殺了。」不論是什麼樣的人,只要敢打他的夏碎的主意,通通得死!

 

  「亞……」微微的聲響傳來,但被憤怒淹沒大部分理智的颯彌亞忽略掉,他沒聽到……夏碎語裡的哀愁與悲痛。

 

  Atlantis的人民,全都沒有想到,他們的少主歸國後這麼快就有戰爭發生,而目標是……新興的國家--Lucifer(魔王之意)。

 

  戰爭,來臨……

 

  平靜的站在城下,颯彌亞望著高聳的防禦牆,這是開戰以來Atlantis攻下的第一座城,戰況完全一面倒,宛如兒戲一般。據說吞掉鄰近眾多小國的Lucifer,在Atlantis少主颯彌亞‧依沐洛‧巴瑟蘭的強大軍事手法的攻勢下,Lucifer所派出的軍隊兵敗如山倒,颯彌亞早已不知道擊退了多少精銳軍隊,而Atlantis的傷亡損失,不到一千人……

 

  消息一傳出去,就震驚了全世界,雖然這對颯彌亞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

 

  而現在的颯彌亞,正努力的編寫計畫,想盡辦法讓這場戰爭快點結束,他還沒正式成為王,過多的爭戰反而會有麻煩,但……惹火他的人就是得付出最大的代價!

 

  「亞……」

 

  這時,夏碎的聲音從後方傳來,但颯彌亞並沒有多加理會。

 

  近來因為攻打Lucifer的關係,一堆麻煩事全壓在颯彌亞身上,再加上公文量的激增,他現在連抱夏碎的時間都沒有了,這也是颯彌亞越來越煩躁的主因,雖然夏碎難得自己跑來找他,但他也沒時間陪夏碎了。

 

  『得趕快結束才行……』颯彌亞心付道。

 

  「亞……可以……不要再攻打Lucifer了嗎?」猛然抱住颯彌亞纖瘦的身軀,鼓起來好大的勇氣才說出口,夏碎很清楚知道颯彌亞攻打Lucifer的原因必定與自己有關。若是平常的夏碎對戰爭的事並不會過問,但那個自稱為「毀滅神」的那人是……

 

  「啊?」颯彌亞轉頭,紅眼緊盯著夏碎,不解……

 

  「亞,拜託你……別再攻打Lucifer了。」默默的看著自夏碎眼瞳流下來的清淚,颯彌亞沒有說話,只是……心裡有那麼點刺痛。

 

  半吶,颯彌亞苦澀的開口道:「為什麼?」

 

  夏碎搖了搖頭,不再多說話便轉身離開,獨留颯彌亞在原地啃食哀傷。

 

  『對不起……我真的不能說出來,現在時機還不到……真的,對不起……亞……』好不容易停下的淚水,又自瞳中流了下來,明明就說服了颯彌亞不再攻打Lucifer,應該要很高興的才對啊!可是……他笑不出來。

 

  他知道自己傷到颯彌亞了,而且傷得很深、很深……

 

  不遠處,安地爾‧阿希斯站在樹下,夏碎少見的主動走了過去。

 

  『對不起……颯彌亞……』心口……好痛、好痛……

 

  當晚,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宣布放棄進攻Lucifer,震驚全世界……

 

  翌日清晨,Atlantis少主的替身,藥師寺夏碎被發現逃離Atlantis,並供稱加入Lucifer

 

  同日中午,Lucifer宣布歸順Atlantis……

 

 § § § § § 

 

  颯彌亞默然的看著傳到自己手裡的信息,沒多作什麼表示,淡然的起身離開會議室,沒有人阻撓他,沒有一位長老勸阻他,就這麼放任著颯彌亞離開,即使沒有人明講過,但任誰都知道,颯彌亞有多重視夏碎。

 

  腳步緩慢的走向與夏碎第一次重逢的地方,據長老們說,這是夏碎親手栽種的花朵,颯彌亞望著眼前開得燦爛的花海,沉默……

 

  好痛……

 

  走向屹立在花海中央的大樹,颯彌亞的眼前是一片模糊,他現在只盼望……他還能看見那人的身影。

 

  心口傳來的疼痛早已壓的他喘不過氣,颯彌亞勉強得撐著身體拖著腳步,直到在大樹旁,停下……

 

  緊靠在樹旁,彷彿這樣就能嗅到任何一絲屬於夏碎的氣息……

 

  眼前一暗,颯彌亞在群花綻放的圃裡昏了過去,不知道是先前過於疲憊,還是……過於心痛。

 

  『夏!回來──求你回來!』

 

  眼前有著微微的亮光,熟悉的身影就在眼前,但颯彌亞才剛伸出手,那人就轉身離開,不論他怎麼追、怎麼喚,那人……都不曾停下來,甚至……越來越遠……如同他們之間的距離一樣。

 

  感覺到有人替他蓋上被子、拭去眼淚,颯彌亞才勉強得睜開眼睛,帶著得是滿滿的期望,但映入眼簾的是穿著粗衣的侍從,不是夏碎……不是……

 

  紅眼又緩緩闔上,如果夏碎不在的話,那他寧可永遠沉睡在夢境中,永遠都不要醒來……

 

  沒有他的世界,太難受了……那十年裡面,他總是用在一會兒就好、在一會兒就能見面來欺騙自己,那現在呢……?他該拿什麼來欺騙自己?該拿什麼藉口來讓自己相信,相信那個離去的人會再回來?

 

  相信那個離去的人,還會在對他……笑……

 

  颯彌亞難受的閉緊雙眼,把身子埋進被窩裡,不顧那侍從帶著涵義的眼神……

 

  侍從輕嘆了口氣,傾身往颯彌亞的方向靠去,現在他的殿下……看起來好脆弱,如同個玻璃娃娃一般。

 

  「殿下。」

 

  颯彌亞的紅瞳猛然張開,瞪著眼前帶著淡淡微笑的侍從。

 

  「殿下?」眨了下雙眼,黑色慢慢的轉淡為紫色,那熟悉的紫色……

 

  「夏碎!」呆看著眼前帶著溫和微笑的隨從,他沒有想到……

 

  「別那麼難過嘛!我也會覺得難過的。」輕靠在颯彌亞的肩膀上,享受著對方傳來的溫度,沒想到離開不到兩天,他就開始想念颯彌亞帶給他的溫暖了,有如在無邊無際的寂寞中,一絲的光線,帶給他救贖。

 

  「亞,對不起……沒和你說就擅自離開,因為Lucifer自稱為毀滅神的那個人……是我重要的弟弟。」那是埋在夏碎心裡好久、好久的心結。

 

  看著颯彌亞呆愣的眼神,夏碎慘然一笑。

 

  「而我……是與他相反的存在。」

 

  是的,我為創世……與毀滅神相反的存在…… 

 

  但我們也是……一體兩面。

 

--小小-分隔線--

想說很久沒發除了日常以外的文了,所以趁現在有閒來發發文(茶

最近想寫校刊的文文,大約會寫個4000字(小說類3000~5000)

題目已經想好囉~叫「Black and White」

要怎麼寫目前還是個難題(望

不過我會努力的!(握拳  (雖然有點小小的緊張,好少寫單篇小說呢QQ

也有點想投稿散文呢……散文應該是600字的,不過我不知道要寫什麼題目才好(囧

寫小說寫慣了,寫散文會很容易爆字啊!(巴飛

之前有想到叫「落櫻繽紛」,可是啊……我想到的情節怎麼看都會爆,所以想寫什麼還是個難題QQ

說不定把落櫻寫成小說比較好寫!?(炸

如果是1000的應該就寫得出來了(遠目  <其實是對小說類興趣忡忡,所以沒去看其它類的……

另外寂風呀……沒人再催文我就慢慢來了(聳肩

至於多慢呢……嘿嘿!這是秘密~什麼時候完結也還是個迷哦!啾咪(炸飛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