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要睡覺了……不過因為是約定好的,所以還是發囉!>W<

*BL向,不喜勿入

*配對:冰炎X夏碎,微安地爾X夏碎,雷者請慎入

*角色崩壞有,文為架空請注意

以下,正文↓↓↓

【特傳冰夏】The  Divinity  章之伍

 

  深夜──

 

  夏碎翻了下身,望著那頭銀白色的長髮,印著白銀月光,微微閃爍著。

 

  很美……

 

  看著這般景象,夏碎想不到除了美之外,還有什麼形容詞可以形容眼前之人了。

 

  而大半夜夏碎不睡覺會想這事,是因為……沒有人告訴過他,當初是因為想颯彌亞這人他才死賴在這個房間,但睡久了就養成了習慣,再加上他會認床,所以……

 

  說來,他睡不著卻又沒辦法去其他地方休息,他真的不習慣身邊睡了個人……

 

  「不想要我睡這兒可以說一聲。」颯彌亞的聲音傳來,他眼角一瞥就把身後人兒的思緒讀得清清楚楚。

 

  颯彌亞轉過身,抱住身後仍在發愣的人兒。

 

  「要我離開麼?」

 

  抬頭,迎著夏碎的,是滿載著溫柔的漂亮紅眼,雖銳利卻不失溫柔。

 

  「不用了。」閉上眼,依在颯彌亞的懷裡,不知道為什麼,夏碎覺得這樣自己就睡得著……

 

  徐徐的微風吹來,自窗口流入室內,微微的涼意令人感到舒適。

 

  夏碎感覺到……久違的幸福。

 

  「唔……」颯彌亞剛醒,就感覺到手臂傳來一股麻痺感,低頭一看,一隻疑似無尾熊的人低頭沉睡著,而他的手臂很可憐的,是尤加利樹……

 

  如果現在把手抽回來的話,夏碎應該會醒吧?他印象中夏碎的起床氣不是普通的嚴重……

 

  颯彌亞無言了會兒,嘗試慢慢把手抽出來,但他的手一動,夏碎就纏得更緊,幾乎整個人都巴在他身上。

 

  夏碎還睡得香甜,就這麼吵醒……也不太好。

 

  又頓了一下,颯彌亞決定放棄,轉而盯著夏碎那久違的睡顏,雙眼輕閉著、前方的瀏海俏皮的遮住夏碎的臉蛋,平穩的呼吸顯示出夏碎睡得有多熟……

 

  看來……他們之間的代溝沒有他想像的大。想到這點,颯彌亞忍不住勾起一抹微笑。

 

  『得好好補償夏碎才行……』將唇輕貼在夏碎的額頭上,那久違的……感覺。

 

  「亞……?」好死不死……夏碎就在這時候醒來。

 

  沉默……

 

  兩個人互看了會兒,颯彌亞收回按在夏碎頭上的手還有和夏碎靠很近的頭,夏碎也放開了纏在颯彌亞身上的手腳。

 

  尷尬……

 

  夏碎有些鬧彆扭的縮到被窩裡,不管颯彌亞怎麼推他,就是不肯出來。

 

  「夏……」既然窩在被窩裡的人兒死都不肯出來,颯彌亞只好把整團被子抱了起來,他就不信夏碎還不出來!

 

  「放、放開啦!」果然抱起來不到十秒,夏碎就慌得四處竄動,但夏碎掙扎得越厲害,颯彌亞就抱得越緊,直到……

 

  夏碎好不容易從捲成一團的被窩裡鑽了出來,卻碰巧撞上了一直抱著他的颯彌亞的唇……

 

  霎那間,夏碎腦袋一片空白,愣愣的看著兩人的唇貼在一起。颯彌亞也很明顯呆住了,但受過特別訓練的他,在夏碎反應不及的情況下催深了這個吻。

 

  颯彌亞撬開夏碎的貝齒,狠狠吸允著夏碎嘴裡的微甜。

 

  唇分……

 

  望著臉蛋暈紅,氣息凌亂的誘人模樣,颯彌亞呆看了一眼,隨即又緊靠了過去──

 

  這人怎麼和十年前一模一樣,總是能勾起自己的慾望……

 

  把環繞在被褥上的手弄得更緊,颯彌亞轉往床鋪的方向走去──

 

 § § § § §

 

  在床上折騰了好幾小時,一直到夏碎累到受不了才以一個深吻做了結,雖然颯彌亞是很想繼續做下去啦……但要是讓夏碎從此以後抗拒他可就糟糕了。

 

  望著夏碎又和被褥糾纏在一起的身軀,颯彌亞著實很想貼過去看夏碎是否會像之前一樣,自己纏在他身上,但還是老話一句,要是讓夏碎從此討厭他颯彌亞這個人,那可就糟了。

 

  稍微清理過後,替夏碎換上乾淨的睡衣,但颯彌亞不想見到的事又發生了……好不容易讓夏碎穿完睡衣,但整個人又巴在他身上不放了……

 

  「亞……」夏碎夢中的囈語,飄散在微溫的曖昧氣息中。

 

  扣扣!

 

  聽見敲門聲,颯彌亞忍不住皺起眉頭來,現在的情況無論怎麼樣都不能被發現,但不去應門就怕外頭的人直接闖了進來。

 

  「殿下請不用擔心,是我。」安地爾的聲音從門縫間飄來。

 

  颯彌亞的眉頭蹙的更深了,如果是安地爾的話到是能讓他進來,反正他早就知曉他與夏碎的關係,但……颯彌亞的私心根本就不想讓安地爾看到夏碎睡著的模樣!

 

  「有什麼事?」如果不是重要的事的話,就不開門……這是颯彌亞好不容易想到的對策,雖然他心底不斷吶喊著『就算在怎麼重要也不能讓安地爾進來!』

 

  「殿下,據Atlantis東部執行長席雷‧阿斯利安回報,東部疑似出現自稱為「毀滅神」的人。」

 

  『毀滅神?都哪個時代了還在毀滅神……也太沒新意了吧?當自己真的是神麼?』儘管颯彌亞在心裡暗暗吐槽了好幾次,但表面上他仍謹慎的回答:「此話怎說?」

 

  「東部偏遠地區在兩個月前,開始發生一堆離奇事件,但因為地區實在過於偏遠,雖然阿斯利安執行長堅持要找到兇手,但各個執行單位根本沒把執行長的話放在心上,事件通常都不了了之。直到前天晚上,東部地區的『風之白原』遭到猛烈的襲擊,一名自稱為『毀滅神』的人宣布建國,並把之前被攻擊的地區歸為國土。」

 

  聽聞安地爾如此說,颯彌亞僅嗤笑了一聲,模樣彷彿只是在談論「今天天氣很好」的話題一樣。

 

  「雖然阿斯利安執行長有派人想鎮壓,但那些偏遠地區的地形本就易守難攻,接連好幾次失敗,之後武力總督席雷‧戴洛要求其國歸順Atlantis,對方的要求只有一個……」這時,連安地爾平淡的報告語氣也變了調。

 

  「交出Atlantis少主的替身,藥師寺夏碎……」

 

  一瞬間,掛在颯彌亞臉上的笑容消失得無影無蹤,變成面無表情的淡漠。

 

  但熟識颯彌亞的人都知道,這是颯彌亞發怒的徵兆,而且是非常嚴重的那種……

 

  「那個『毀滅神』也太大膽了吧?」語氣平淡,但卻讓人不寒而慄。

 

  「那些傢伙準備接受『制裁』了麼?」

 

  聞言,安地爾露出了微笑。

 

---很想睡的冰雨所畫的分隔線---

因為是說好的,所以我頂著睡神還是發了(睏@@

我發現我寫文都卡的剛剛好,差一點點就H下去,可是一直沒有出現H(茶

應該沒有人因為這樣而失望的吧?

我還沒滿18歲可是不能寫H文的!(我是奉公守法的好孩子!   <才怪!

所以想看的等我18歲以後在期待吧(遠目

這篇應該看得出颯彌亞和夏碎他們倆還是和樂融融吧?

所以真的不要誤會颯彌亞哦!他是無辜的!

因為小小的私心,阿利還是跑出來囉~不過卻只提到一點點(默……

大致上就這樣了,我要去睡覺囉!各位晚安~

 

文章標籤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