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有,慎

*配對:冰炎X夏碎,雷者慎入,被雷死不付醫藥費(茶

*角色崩壞有,慎

*惡搞趣味有,先行告知

以上皆看過沒問題者,歡迎向下閱讀

以下,正文↓↓↓

【特傳冰夏】變相牛郎與織女

 

登場人物介紹: 

 

牛郎: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冰炎) 飾演

 

織女:藥師寺夏碎 飾演

 

牛郎兄:蘭德爾 飾演

 

牛郎嫂子:尼羅 飾演

 

老牛:褚冥漾 飾演

 

仙女眾:歐蘿妲、莉莉亞、庚、米可蕥、席雷.阿斯利安、帝、后、臣 飾演

 

王母:西瑞.羅耶伊亞 飾演

 

牛郎兒子:雪野千冬歲 飾演

 

牛郎女兒:小亭 飾演

 

喜鵲:萊恩 飾演

 

  無殿的扇之持有者,望著眼前的宣傳單,嘴角漾起一抹大大的微笑。

 

  § § § § §

 

  「你給我滾出去!」幕一拉開,一個狼人衝了出來,用力的推了一名俊美的少年,一旁的吸血鬼也補上一腳,之後兩人回到屋子裡,迅速而用力的將門甩上。

 

  碰!

 

  屋外,只剩少年與一隻老牛,哀淒的站在原地──

 

  一個月明星燦的夜裡,一個俊美的少年牽著一頭牛走在鄉間小路上,路旁的樹葉隨著微風颯颯地響著。

 

  「那個……牛郎先生,請往右邊轉。」這時,被少年牽著的老牛突然發話了。

 

  「不要,好麻煩!」語畢,被稱為牛郎的人就隨意地在路旁的大樹坐下,完全沒有被趕出家門的落魄樣。

 

  『學、學長,劇情不是這樣的啊!』飾演老牛的褚冥漾在心裡暗叫了聲糟。

 

  「那個……」

 

  「你不要一直這個、那個的,很煩!」老牛的話尚未說完,就先被牛郎硬生生打斷。

 

  『學長,求你去右邊的佈景湖啊──』褚冥漾在心中哀嚎著,但他就是沒膽叫出來,而身旁的牛郎早就沒在竊聽他的腦袋,所以理所當然地聽不見。

 

  「那……」

 

  「不是叫你不要那個了嘛!」冰炎朝聲音的方向吼了過去,之後卻完全愣住了。

 

  因為……

 

  他家寶貝情人夏碎穿著那件很暴露的衣裳站在那裡啊──

 

  冰炎以生平最快的速度擋住所有望向夏碎的視線。

 

  「冰、炎?」夏碎小聲的喚了一下,隨後又勾起一抹笑容。

 

  『太好了……』老牛漾漾的工作到此結束,心底鬆一口氣之餘,他也為接下來的劇情感到擔憂,因為現在的情況……根本就是亂套了嘛!他全指靠夏碎了,至於冰炎……

 

  「你是……?」夏碎歪著頭,用疑惑的表情看著冰炎,雖然觀眾們看不見夏碎生動的表情,不過這模樣也點醒了冰炎,現在正在演戲!

 

  「我是颯彌亞,牛郎。」

 

  該死的!冰炎現在非常、非常想要趕快把戲演完,然後把夏碎抱走!

 

  「你好。」夏碎露出友善的笑容。

 

  「我是夏碎,織女。」

 

  雙方的手輕握了一下,總算結束了這一幕。

 

  中場休息時間──

 

  眾人吁了一口氣,方才冰炎突發性的所做所為,簡直是嚇破他們的膽,指期望接下來不會啊……

 

  「各位聽到這邊哦!」喵喵有朝氣的聲音傳來。

 

  「因為觀眾反應良好,所以接下來要改劇本,讓各位自由發揮噢!」喵喵歡樂不已的宣佈著。

 

  『不會吧!?』眾人頓時感到千金磅壓在自己身上。

 

  「怎麼了?這裡好熱鬧啊!」剛剛去換衣服的夏碎走出,後臺頓時呈現鴉雀無聲的景象。

 

  『為什麼……這件比剛才那個衣服還露啊啊啊──』望著眾人的目光全放在夏碎身上,冰炎頓時後悔到極點。

 

  「冰炎?」

 

  冰炎難得的恍神了許久,直到夏碎拍了他一下才回魂。

 

  「你能不能不要上場啊?」

 

  夏碎感覺到冰炎旁邊都飄著幽魂了,而且還冷颼颼的。

 

  「快點上場吧,下一幕快開始了。」

 

  望著夏碎離去的身影,冰炎悄然的在心中下了個決定。

 

  下一幕,展開──

 

  「哇啊──」幕一拉開,觀眾們就聽到刺耳的哭鬧聲,映入眼簾的是與織女夏碎相仿面容的少女,還有一個頭上綁著一輪一輪圈圈的女娃兒。

 

  雖然眼前景象是兩個人都在哭,但很顯然的……發出刺耳哭聲的絕對是那女娃兒。

 

  『夏碎哥……對不起,我哭不出來啊──』雪野千冬歲輕拿下眼鏡,用衣角將之擦拭乾淨。

 

  「吵死了!」頂著閃亮五色髮的王母娘娘--西瑞,用力的拍了下椅把,比頭髮更閃亮的衣服上頭,掛著大大的「幹」字。

 

  「那邊那個喜啥鬼的東東,還不給本大爺把那個什麼鬼橋架起來!」西瑞十分有氣勢的指向某一方向,全場譁然──因為……

 

  那邊真的沒使用任何術法和道具,憑空架起橋來了啊!

 

  萊恩:「……」

 

  「颯彌亞……」橋的一邊,出現了一位美麗動人的漂亮人兒,而另一邊……應該是帥氣無比的牛郎……嗎?

 

  橋的另一頭出現的是……據妖師褚冥漾所說,白色惡鬼一枚。

 

  白色惡鬼快如風馳電掣,須臾間移動到夏碎身邊。

 

  「他是我的!再看我就把你們通通宰了!」

 

  語畢,應為主角的兩人立即消失在舞台中央,全場一片沉靜。

 

  「夏碎!」望著好不容易被他從台上擄走的情人,冰炎頓時感到無言,因為……

 

  「怎麼了?」夏碎悠閒的從贈給冰炎的禮物堆裡,揀了塊餅乾來吃,絲毫無感冰炎的目光快燒穿了他那襲極薄的衣服。

 

  「藥師寺夏碎。」

 

  冰炎的聲音變得極為低沉,聽見冰炎的聲音,夏碎挑眉,「天還那麼亮你發什麼情?」

 

  「你說呢?」

 

  冰炎輕吻上夏碎,順便把那塊尚未被他吃下肚的餅乾捲走。

 

  『唉啊!虧我還特地挑最甜的那種來吃。』看著冰炎的舉動,夏碎在心中哀嘆著,卻因為過於不專心又被冰炎狠狠啄了一口。

 

  感覺到彼此的體溫、氣息漸漸混合,以及越來越高漲的溫度,夏碎自始至終帶著微笑……

 

  七夕夜晚……總是那麼美好的,對吧?

 

  呵呵!俗話說的好,非禮勿聽、非禮勿視哦!

 

  § § 後續 § §

 

  這日晴朗,午後的微風徐徐吹來,是個十分舒適的午後。

 

  「有好消息喔!」向來活力滿點的喵喵,這次仍是活力十足的宣布著事情。

 

  「之前七夕的舞台劇啊--因為大受好評,所以校方那邊決定把之前劇照所賺的錢撥一些給我們,更重要的是啊……我們可以在中秋節的時候在演出耶!」

 

  無視喵喵歡樂的聲音,還有自己的形象,冰炎把剛剛入口的茶全吐了出來。

 

  「劇、劇照?」該死!他怎麼會忘了還有這玩意兒!

 

  「對哦,聽說最多人買的是夏碎學長的哦!還有很多人委託喵喵要帶禮物給夏碎學長呢!」喵喵從一旁拉出一個又一個的大袋子。

 

  「這樣啊──」夏碎帶著笑容,將喵喵遞來的袋子全數收下。

 

  「聽起來挺不錯的,那中秋節再演其他的好了。嫦娥、月兔和吳剛如何?」夏碎清閒的喝著茶,無視後面紅眼殺人兔的瞪視,怡然自得的和喵喵討論劇情。

 

  「藥師寺夏碎,你個王八蛋!」雖然嘴上這麼說,但冰炎心裡非常清楚,夏碎這麼做全是為了報七夕那天晚上,他拖著夏碎做整夜的仇而已。

 

  「冰炎就當月兔好了,挺合適的。」夏碎喝了一口茶,又繼續對喵喵建議。

 

  正當冰炎想要說我不奉陪,卻又被夏碎的一句話堵的無話可說。

 

  「啊!如果冰炎不演的話,我就只好犧牲點,去演穿著輕飄飄衣服的嫦娥了喔!」

 

  威脅!這是威脅!

 

  即便心裡清楚知道夏碎再想什麼,但冰炎還是拿他沒轍。

 

  沒辦法,誰叫他是「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而對方是「藥師寺夏碎」呢?

 

--小分-小格-小線--

標題有越來越長的趨勢(望

這篇不知道為什麼就寫不出來啊--

最後變成完全惡搞加亂掰

字數的話……24XX(無奈

剩下一篇啦!晚點就發嚕!>W<

大家七夕快樂嘎

文章標籤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