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有,不喜勿入

*配對:冰炎X夏碎,雷者請慎入,被雷死不賠償醫藥費(燦

*角色崩壞、惡搞劇情皆有,慎

以上OK者,歡迎看文嘎!XD

 

【特傳夏冰夏】七夕胡搞瞎搞亂搞之賀文-總是不對勁的七夕

 

§ 前言 §

 

  一切的一切,就是這樣開始的── 

 

  七夕,所謂原世界中國人的乞巧節、女兒節、少女節,名稱既多又雜,而這些名詞對守世界的居民來說,自然是一點意義都沒有。但這可不代表七夕的另一個意義不重要──情人節…… 

 

  情人節分為好幾種,贈巧克力的西洋情人節,回贈巧克力的白色情人節,還有專屬於中國人的──七夕。 

 

  這天相傳是牛郎、織女一年一次見面的機會,有說不完的衷曲、道不盡的悲情。兩人之間的愁思,化為淚水,造就了七夕終日下著綿綿的細雨。

 

  但這些古代相傳的東西早就被守世界的人們忽略,七夕變成了情侶光天化日下,放著亮到眼瞎的閃光的日子。雖然七夕對情侶們來說,是期待不已的日子之一;但對去死去死團和某些過於受歡迎的人物來說,只有「麻煩」、「討厭」幾字可言。

 

  而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又被稱為冰與炎的殿下的人,向來最討厭與情人節相仿的七夕!

 

  「夏碎、醒醒!夏碎──」午後強又熱的陽光直直地射進黑藤館裡,散著銀白色長髮的少年靠著床,拍了拍纏在一團的被子,輕喚著對方的名,卻一點動靜也沒有。

 

  「夏?」冰炎輕巧地掀開被子,映入眼簾的是黑髮少年清秀的睡顏,還有在眼窩旁、淡淡的黑眼圈。

 

  『累壞了嗎……?』望著夏碎熟睡不醒的模樣,冰炎如此心咐道。連日任務導致長時間失眠,加上任務解決後又被自己拖回黑館做了好幾回,會累是正常的一件事,但同樣很累的冰炎並沒有睡那麼久。

 

  不著聲響的嘆了口氣,冰炎起身,順手取下黑袍便離開房間。雖然下午還有任務,但偶爾讓夏碎好好休息也是必要的,況且那個任務自己來也可以。

 

  冰炎是如此想的,但上天總是不從人願,任務中途硬生生殺出個「大幫手」,雖然有幫手是好事,但冰炎一點也不想要有這個「幫手」。

 

  「妳來做什麼?」怒瞪眼前拿著扇子在一旁搧呀搧的人,冰炎衷心希望對方能快點離開,不要出現更好!

 

  「來看看小傢伙你啊!」扇抿起性感的唇,嫵媚的回應著。

 

  「如果你再廢話的話,我就請師父把你帶回去!」冰炎的耐心基本上是接近零,在面對扇的時候,更是會在前面加個負號,後面加一堆零……

 

  「哎呀呀!小傢伙果然還是小時候可愛……」感嘆了一會兒,扇轉了語氣繼續說道:「我們接到一個任務,要你和你的搭檔在七夕那天演出『牛郎與織女』,而且是一、定、要、演、出。」特別強調了句末的幾個字,扇很愉快得看見冰炎在瞬間沉默了。

 

  「冰炎,抱歉!我──」一個不屬於兩人的聲音插入,夏碎踏著移送陣跑了出來,微長的黑髮隨意地綁著,而且還有些零亂。

 

  「怎麼了?」輕將人兒拉到懷裡,冰炎順手整理夏碎亂翹的黑髮。看這模樣,肯定是很匆忙地趕出來,與平常細心整理過的模樣差很多。

 

  「抱歉──我睡太熟了,沒注意到時間。」輕閃過冰炎拂過髮絲的手,夏碎微低著頭,從冰炎的角度看不到任何表情,但冰炎能肯定對方一定很自責。

 

  「沒事。任務我都解決了,回黑館之後繼續睡吧。」冰炎心疼的看著夏碎眼下的黑眼圈,他真心得希望對方別太累,雖然……夏碎太累的原因多半是自己害的。

 

  眼角瞥見扇無聲地掩著嘴,偷笑了一下便離開,自此冰炎也安心很多,如果扇繼續待在這哩,之後可能會有一點小麻煩。

 

  「嗯。」乖巧的點了點頭,望見冰炎沒受傷,懸吊在半空的心總算放了下來,而他的注意力也轉到冰炎手上的紙。

 

  「這是──任務?」夏碎拿過方才被冰炎擱置在一旁的單子,單子的外表很熟悉,接任務的時候常常看到,只是裡頭的內容……看來要好好休息是不可能的了。

 

  麻煩……大了。冰炎無語的看著那張任務單,他總算了解為什麼扇就這樣乖乖離開了。

 

§ 特傳夏冰夏-總是不對勁的七夕 §

 

  最近Atlantis學院與之前截然不同,原本接近七夕的一個月,學生們的話題多半圍繞在七夕那天要與誰度過、要向誰告白上。但今年──學生們的話題全擺在董事會特別舉辦的節目上,而這個節目為什麼會這麼吸引人呢……?

 

  因為──備受矚目的兩位高中部二年級的學生-黑袍的冰炎與紫袍的藥師寺夏碎-要演出七夕的傳說,而且兩人還要擔任最重要的兩個主角,也就是牛郎和織女,這要眾學生怎麼不興奮呢?

 

  「嗯……冰炎,再過一個月就要演出了呢。」自小就沒什麼舞台經驗的夏碎,說不緊張的話都是騙人的,但那緊張裡也帶有著一絲絲的興奮。

 

  「嗯──」但他的搭檔總是愛潑他冷水,而且那冷水裡面還帶著大大的不愉悅。

 

  「還有你什麼時候要回去?」望著最近跑黑館跑很勤的夏碎,冰炎雖然不是不歡迎對方來,但每次來總躺在他床上就是很奇怪。

 

  「沒辦法,你這邊的床比較舒服。」把兩手臂交叉放在枕頭上,隨後又把頭靠了上去,夏碎懶洋洋的躺在自家友人兼搭擋兼情人的床上,絲毫不覺得不妥。

 

  沒錯!就是比較舒服,近幾年的黑袍因為功績較多,所以會計部的人特地撥了些錢下來,整修一下黑館,雖然對紫袍的夏碎來說,黑館怎麼樣都與他無關,但在整修完之後……一切全變了調。

 

  不知道宿舍負責人從那兒弄來一張又大又舒適的床,給了最近兩年功績最高的冰炎,而身為他搭檔的夏碎,自然有權享受下這張舒服到極點的床。

 

  但不知是否是躺上癮了,夏碎時常抱著被吃抹乾淨加上隔天爬不起來的風險,跑來黑館睡那張舒服的床睡上一覺。而且據校舍管理人的臣說,這是張符合人體工學的床。使得夏碎更愛跑到黑館睡覺了。

 

  「那麼喜歡的話我可以跟你換。」瞥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人兒,冰炎感到些許的無奈。

 

  「宿舍的東西不能亂動。」言下之意就是:能換的話這張床早就被他搬走了!

 

  「吶、冰炎,選一個。」望著夏碎握在手裡的兩張紙條,冰炎無語了。

 

  「那是哪裡來的?」冰炎按著眉間,他實在無法搞懂夏碎到底哪來的興趣,對七夕那天上台表演的興趣!

 

  「米可蕥給我的,她說要拿來決定角色。」眨了下紫眸,夏碎無辜的望著冰炎。沒辦法,任務委託指定兩個Atlantis高中部最受歡迎的兩位當主角,而那兩個人就是冰炎與夏碎,也就是說,他們其中一人必須扮女的。

 

  「我演牛郎、你演織女,就這樣決定了。」冰炎決定對眼前的兩隻紙條視若無睹,我行我素的程度無人能敵,可惜的是……他的搭檔向來對他的我行我素完全視而不見。

 

 

  「不要!那樣不好玩,如果你不抽的話就我抽,我抽到牛郎的話你就得演織女喔。」語畢,夏碎拉出了其中一個紙條。

 

  「慢、慢著──」冰炎按下那隻正要打開紙條的手,開玩笑,他可沒忘記自家搭檔最擅長物體透視,真讓夏碎抽的話,他鐵定演織女的。

 

  「放心,米可蕥有設計過,物體透視沒用的。」夏碎當然知道冰炎再擔心什麼,兩手一攤,果然紙條上面都有特別的術法。

 

  「那──我要這張。」冰炎焦急得搶過夏碎原本要打開的紙條,可見非常不想要上台扮演織女。

 

  對於冰炎的舉動,夏碎並沒有多說什麼,僅是露出淡淡的笑容,打開手上僅剩的紙條。

 

  「冰炎──」看了眼上頭寫的字,夏碎的笑容變得更大。

 

  「夠了!你給我滾回房間去!」冰炎二話不說得把自己情人轟回紫館,原因無他──

 

  誰叫夏碎手上的紙條寫著「牛郎」呢?

 

  § § § § §

 

  「藥師寺夏碎!」一聲劃破天驚的怒吼從紫館傳出。

 

  「怎麼了?」被點名的人仍安穩的坐在桌旁,手輕端著茶杯,悠閒的模樣令冰炎為之氣結。

 

  「請問一下這件衣服是怎麼回事?」冰炎把房門狠狠踹開後,將手上的衣服朝夏碎扔去,雖然對方在冰炎意料之內的輕鬆閃過。

 

  「哦!那個啊──米可蕥說衣服要輕飄飄、帶有日式風格、能露多少就露多少最好,所以我就請家族的長者幫忙製作了。」夏碎仍是十分輕鬆的喝著茶。

 

  「我要和你換角色!」冰炎用力的掐住夏碎的腰,使之與自己對視。

 

  「你偶爾讓我當一下攻是會怎樣?」夏碎無奈的看著冰炎,嘴裡仍唸著自己不甘心已久的事。

 

  「你認清事實吧!」冰炎搶過夏碎的茶杯,免得對方又有辦法迴避自己的視線。

 

  「唔……可以是可以,不過……」歪著頭,夏碎輕用手指勾住被擱置在一旁的漂亮衣服,嘴角帶著笑容,漂亮的紫眸緊盯著冰炎。而冰炎在夏碎的紫瞳裡,看到一絲玩味。

 

  「你捨得讓我穿這個上去嗎?」

 

  冰炎沉默了……

 

---分隔線---

好長的前言、好欠打的標題,一切的一切,全都是惡搞(誤很大!)

基本上重要的是這篇後面的那篇,發文時間是七夕當天,所以還很久,別擔心--(←還沒寫完的傢伙)

接續這篇的是完全惡搞文嘎!請不要以正經的眼光去看待下篇,不然你會很想撞牆(因為文完全不正經啊!{掩面})

下一篇就要演出七夕舞台劇了嘎!先說好,劇情亂套是必備(?)

故事完全不像牛郎和織女是理所當然(喂!)請大家別介意,好玩就好嘎!

接下來是一直到七夕那天的發文順序

星期四:寂風16

星期五:【特傳冰夏】實之歌後續

星期六(七夕):【特傳冰夏】咪-七夕閃亮亮賀文、【特傳冰夏】夏日狂想曲(七夕甜蜜蜜賀文)、【特傳冰夏】七夕惡搞文-變相的牛郎與織女、寂風17

好像大部分都集中在星期六!?

目前既定行程是這樣,目前有考慮要寫安漾、利狄文,但不太確定,如果我今、明兩天有把上述都寫完的話各位就可以看到不同於冰夏的文嘎(遠目。)

就先這樣啦!各位明天再來聊嘎!

--小附錄--

學姊:為啥冰夏七夕文那麼多,寂風沒半篇?(好恐怖,學姐來質問了。)

我:因、因為……

-以下為寂風人物小對話-

羅安:七夕?那是什麼?

優思:沒聽過的東西。

-完畢-

就是因為這樣啦!

各位明天見嘎!

             BY冰雨

 

 

 

文章標籤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