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多字,廢話文後(茶

*BL劇情有,不喜勿入

*配對:安地爾X漾漾,雷者請慎

*角色崩壞有,第一人稱(漾漾)視角

以下,正文↓↓↓

【特傳安漾】咖啡杯(中秋賀文)

 

   中秋……常見的故事有嫦娥奔月、月兔搗藥以及吳剛伐樹。但這對褚冥漾-妖師一族當代先天能力者-來說,一點都不重要!他現在只想早點擺脫身後緊追不放的千年老鬼罷了! 

 

  中秋……在不知多久以來的習俗,逐漸演變成闔家烤肉的節日,而褚冥漾在難得假期打算回家烤肉,好好平復最近以來驚動不已的情緒,卻在好端端的半路上殺出個程咬金,而那個人叫,安地爾‧阿希斯──鬼王第一高手。

 

  「可以請你喝杯咖啡嗎?」

 

 § § § § §

 

  「不要!」我怒吼出聲,並不是因為看見安地爾不恐懼了,而是當同樣的問題在一天、不!是一小時內被問超過二十次以上,敢情脾氣再好的人都會憤怒,何況我只是個小小的普通人,恐懼早就被憤怒取代了!

 

  安地爾聳聳肩,繼續他的跟監(?)行動,完全不管我拒絕他上萬遍了。

 

  你問我為何落得這樣下場?這話就說來話長了啊……

 

  本來打算和喵喵一同在中秋節烤個肉,意思意思一下就好,沒想到臨時出了個大事,全部醫療班緊急招集,之後的烤肉活動不了了之是理所當然。

 

  據說後來千冬歲回老家,萊恩被拖著回去;難得沒被招集的夏碎也拉著學長出去。這也就是我現在落得這下場的原因,根本就是事件肇事主的人(?)就在旁邊,還悠閒的一直邀我去喝茶,寒毛顫慄也就算了,我更怕他不耐煩直接把人打昏帶走,最後下場就算被救回來,肯定還會被學長親手把我種到地心去。

 

  一想到這樣的結局,我莫名悲傷了……

 

  「真的不去嗎?」安地爾又問了一次,雖然他臉上仍就掛著笑容,但這次我感受到更強烈的寒風吹過。

 

  「那就只好這樣了。」

 

  來了……終於來了……我要被打昏了啊啊啊──學長救命!

 

  過了片刻,預期的疼痛一直沒有出現。那就……偷偷看一眼吧?

 

  不過我將眼睛瞇起一條線後,我後悔了!人為什麼就是這麼犯賤啊?

 

  安地爾那年老仍俊麗到邪魅的臉孔在我面前放大好幾倍,而我的臉……就這麼不爭氣得紅了……

 

  「就這麼討厭嗎?」安地爾的語氣……聽起來好像有點哀傷,還有……不滿……?

 

  他說話的氣,全都吐在我臉上,我感覺……自己的心跳好像快跳出去了……是那般的……令人感到窒息。

 

  「呃……也不是啦。」

 

  「很好,那就走吧。」

 

  果然……給這傢伙好臉色看下場就是如此。默默的被安地爾拖著走,並不是我不甩開他的手,只是……我想,偶爾這樣也不錯吧?

 

  糟糕……要是讓學長知道不被宰了才奇怪。

 

  「今天怎麼這麼安靜?」安地爾在耳邊輕聲說話,溫熱的氣息吹過害得我又臉紅了……這傢伙……

 

  一向被說有點遲鈍的我……這次仍很遲鈍的發現,周圍人的眼光早已聚焦我與安地爾身上。而我……討厭被這樣看著,卻不討厭被他這樣拉著。

 

  「安地爾你放開啦!」注意到周圍的目光,我窘迫的對安地爾低聲說道,而他老大仍自我的回了一句:「不要!」

 

  忽然好想拿出米納斯在他腦袋上開一槍,不過能不能打到還是個問題……而且我……好像有點捨不得打下去。

 

  米納斯冷冷的哼了一聲,大概是對我這樣反反覆覆的主人感到厭煩吧?雖然我也不喜歡這樣的自己。

 

  一群女生的尖叫聲流入耳裡,轉頭,一點也不意外的看到那群女生猛指著安地爾,他那樣俊型的人會備受注目是理所當然的,但我意外的是……安地爾對她們露出笑容,不是冷笑或是假笑,只是單純的微笑……

 

  心底……有股酸酸的感覺,好不舒服、好討厭。

 

  眼睛微微發痠起來,明明我和安地爾……只會是敵人,不會有其他關係,不是麼?

 

  那為什麼……心裡會感到難受,那麼想哭呢?我不懂、真的不懂。

 

  「怎麼了?」大概是察覺到我的異樣,安地爾收起微笑,轉而用擔憂的眼神看著我,但我……討厭那樣的眼神。我寧可他用蛇盯蛙的眼神看著我,盯到我全神發毛,我也不要那樣的擔憂,因為……我和他只會是敵人,只會是……

 

  「褚?」頭頂多了點溫度,這時候我才發現到,鬼王第一高手原來也有屬於人才有的溫度,那麼……這是不是代表他也有屬於人的感情呢?

 

  一路上,我不再說話,只是任著安地爾拉我到他所謂的咖啡廳,雖然我到現在仍懷疑那是不是真的是一個普通的咖啡廳,不過我沒有多想……又或者說,沒那個思緒可以多想。

 

  「你怪怪的。」點完餐後,安地爾又看了我一眼,還是帶著那抹擔憂……

 

  天知道他是因為擔心我,還是擔心妖師損傷,想必……一定是後者吧?

 

  想到這裡,本來就已經夠差的心情更是在瞬間盪到谷底。唉……我何必給自己找麻煩呢?

 

  「要喝什麼?我請。」語罷,安地爾遞上菜單,一抬眼便看到了菜單上的黑咖啡……安地爾最愛的一種飲品。

 

  深吸了一口氣,忽然有種想嘗試看看的感覺,即便我對咖啡一點興趣都沒有。

 

  「我要黑咖啡。」

 

  安地爾挑眉,似乎是不太滿意我的回答,我猜想他剛剛一定以為我會點菜單上唯一不是咖啡的可可吧?只可惜……他猜錯了。一想到鬼王第一高手窘迫的模樣,我忍不住輕笑出來,但那笑馬上被安地爾瞪掉。

 

  「那就一……兩杯黑咖啡吧。」看著安地爾硬是將本應出口的熱可可字眼吞回肚子裡,我更想笑了。

 

  「你很大膽嘛。」安地爾的臉孔又在我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放大好幾倍,還有……唇上的一抹溫熱。

 

  「你幹什麼啊?」快速的把椅子往挪仰還差點跌倒,雖然事後我真心覺得寧可跌倒跌到死就是了……安地爾那傢伙……在我即將與地板親吻的前一秒,把我拉到他懷裡抱著……

 

  好熱……感覺到一股熱從下面竄了上來,全部集中在臉上,我趕緊把頭低下來,不想認安地爾看到這模樣……雖然我覺得他早就看得一清二楚了。

 

  將我扶正拖回椅子上後,安地爾又從容的坐回他的椅子,好似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但……這可不代表咖啡廳裡的其他顧客會這樣覺得……就算我反應在慢也能感受到越來越多的視線了。

 

  而安地爾……還悠閒的和一旁的女服務員拋媚眼。

 

  「小心點啊,要是你不小心摔死我會很麻煩的。」安地爾看了我一眼,又繼續愉快的和越聚越多的服務員拋媚眼,完全沒有察覺到……我的心情麼?

 

  本來悸動的心因為他的話停止,好似方才的羞郝的感覺都是幻影一般,根本就沒有存在過。

 

  果然……一切都只是我的癡心妄想,或許我根本不該有這樣的想法過……

 

  要是我不是妖師,他不是鬼王第一高手該有多好?

 

  一直到咖啡送上來,我們沒有交談,在咖啡送上來後……我們仍維持著這樣的沉默。

 

  看著深不見杯底的黑咖啡,還有一旁白的亮麗的砂糖和潔白的鮮奶,我毫不猶豫的……將咖啡杯舉起,灌下。

 

  黑咖啡的所有苦澀,沒有經過其他東西的修飾,直接在口中蔓延開來,苦得讓我想哭……更想笑!嘲笑自己的愚昧!

 

  安地爾眨了眨眼,難得地一句話也沒問,這樣的態度……苦澀與難受的感覺,如波漪般,在心底不斷擴散。

 

  安地爾又看了我半吶,開口:「褚,你沒有話要說?」

 

  搖頭。

 

  「那、我有話要說。」

 

  聽見話語,乏力湧上心頭,爬滿全身。但我仍然故作鎮定的點點頭,或許……是不想在這人面前被察覺出任何情緒吧?其實我也說不上來到底是為了什麼……才會如此苦,如此痛。

 

  「我……」

 

  「嗨!」肩忽然被拍了一下,說沒嚇到都是騙人的……但更讓人驚恐的是……

 

  「夏碎學長!?」

 

  本應該在藥師寺家族裡的人出現在後頭,而且還有……臉臭到可以把人嚇到地心的學長。

 

  「呃……」一想到身後的安地爾,我大概知道學長臉臭成這樣的原因……沒想到明年的今天會是我的忌日,該說和中秋節在一起才不會被老姐、老媽遺忘嗎?

 

  我莫名悲傷了……

 

  一旁的椅子被拉開,夏碎一派輕鬆的坐了下來,臉上總掛著的笑容看不出任何的敵意,甚至有股……曖昧的氣息。

 

  我聽見學長嘖了聲,和安地爾大眼瞪小眼了幾秒,就把我從椅子上拖起來,往安地爾的方向推去,他老大還毫無慚愧的坐在我的椅子上。

 

  這次仍就是安地爾替我穩住身子,但這次我不想回頭看他,拍掉他的手拉開另一把椅子,正是因為我沒回頭,才忽略掉安地爾臉上的落寞……

 

  「那件事是真的?」學長挑眉,語氣不是很好的將話鋒指向安地爾,但我也不求學長好聲好氣的說話了……這兩個人一見面不打起來就不錯了。

 

  「是哦。」安地爾輕鬆的笑了笑,身體往我的方向湊了過來,我總覺得這兩個人打的謎語一定與我有關,更重要的是我根本不知道他們在講什麼!

 

  學長又看了安地爾一會兒,之後起身──拉著夏碎頭也不回得離開。

 

  沒想到……連學長也不要我了呢。思至此,苦澀的笑容如剛才下肚的咖啡一樣,難受……

 

  「在看哪邊?」溫暖的氣息又從耳邊滑過,安地爾這傢伙又趁別人不注意時在別人耳邊講話了!

 

  「你……」

 

  一個力道將我狠狠壓入安地爾的懷裡,怎麼掙扎也無法掙脫,這麼近的距離會……

 

  「乖乖地趴著,聽我說好嗎?」他的手指輕輕滑過後頸,溫熱的感覺引起微微一陣輕顫。

 

  「我、喜、歡、你。」

 

  腦袋在瞬間發白,安地爾斬釘截鐵所說的幾個字,狠狠得鑽入我心中,刺中最深的慾望。

 

  「你……」

 

  無法置信。

 

  「這是……送你的。」安地爾難得在言詞上有了停頓,他從身後拿出一個小小的盒子,包著的……是一個精美的咖啡杯音樂盒。

 

  「一起喝咖啡,好嗎?」

 

  「好……」

 

  也許……中秋節不一定要吃烤肉,有時候單純得喝一杯咖啡也不錯,如果是與他一同品嚐的話……這樣真的很好、很好,我與他不是敵人,只是坐在身旁一旁喝著咖啡閒聊渡節的伴

 

  望著安地爾所送的咖啡杯音樂盒,我心裡總算了解到……

 

  若我不是妖師……他不是鬼王第一高手,命運之鎖根本就不會相纏,咖啡杯也不會有可以旋著音樂轉動的機會。

 

  今年中秋……是第一個我與他一同渡過的中秋;中秋之後,我與他只會在戰場上見面。

 

  而咖啡杯……只留給回憶,還有下一個中秋。

 

--分隔-線--

中秋節的突發賀文……本來是只想寫利狄的,但沒想到第一篇生出來的竟然是安漾!!!

雖然說是中秋節賀文,但我完全想不到和中秋節有什麼關連……感覺上好像套到哪個節日都可以……

欸欸!總而言之是第一篇的安漾,寫得蠻順的所以在寫這CP的機率很高

不過第一人稱讓我寫得很囧啊…… <寫第三人稱寫習慣的傢伙

看完去CWT買的本本後,真的有種想自己出書的感覺>"<  <不要臉!

高二的時候也想辦一個小說創作社(但能不能成功還是一個問題QQ

不知道有沒有人願意幫我畫封面之類的……(望

之後的事之後再說吧……   <喂!

晚一點應該會有預期的利狄文,夏冰夏能不能生出來還是個問題(撐頭

最後的最後,別問我咖啡和中秋有什麼關係!因為我也不知道啊--(抱頭逃離

順帶一提,剩下的兩篇也和中秋沒關(炸

文章標籤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