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終於還稿一篇,我都快崩潰了嗚嗚嗚(懶#活該#

點文者:愔捺 (Plurk BZ跟風)

TAG:夏冰夏 關於分開很久後的相見(至少三年)

【特傳冰夏】魚雁往

 

  不知不覺間,冰與炎的殿下房間的桌子被貼滿各種顏色的便條紙,白的紅的藍的紫的黑的,紙條後面的背膠早已有脫落的痕跡,但仍被人很細心的黏回去。

  每個細節都極為慎重的被留存著。

  已過三年。

 

  作為冰與炎殿下的搭檔,夏碎很平靜的在那堆紙條上又多添一張,黑館的這個房間已經很少人會進來,幾乎成了紫袍人類的私人空間。

  房裡的每個角落都寫滿回憶,卻不再增加。

  自從三年前的某日,公會傳回冰炎失蹤的消息開始,房間的主人不再撕下黏貼在桌上寫滿各種訊息的紙張,造成這副情景的人也沒有動手清理的打算,任憑紙張越積越多,甚至在紙條掉落時還用膠水貼回去。

  留紙條僅是混血精靈黑袍與人類紫袍這對搭檔之間交流的常態,對於如此原始的方式,某個妖師學弟還驚訝了許久,大概是因為兩人都不像是會用這麼麻煩方式的人吧。

  會如此其實只是單純因為就算強大如公會發下的手機,在某些特殊的任務地點也無法收到訊息,有事情要告訴對方時就會像這樣在彼此桌子貼下紙條。

  又基於某種搭檔間的信任,相信對方在回來時一定會看到,所以很放心的留下大大小小的訊息罷了。

  深信不疑,對方一定會回來。

  冰炎失蹤的三年來,夏碎就如以往一樣留下信息。

  只要他送給冰炎寫有藥師寺家族特殊術法的護符仍毫無異常,他就願意繼續相信他會回來,即使是在遙遠未來的某一天。

  只是很久沒見到,人平安無事就好。夏碎是這麼認為的,但當收到自家搭檔平安回來的消息時,他比自己所想的,還激動不只一點點。

  希冀實現的喜悅佔據大腦,怒火卻充斥整個胸膛。

  看著從遠處走來、最為熟悉的身影,夏碎帶著已經好久沒露出的真切笑容迎上前,「歡迎回來。」語罷,迅雷不及掩耳的在冰炎開口前狠狠朝自家搭檔的腹部揍了一拳。

  「事不過三。」

  紅眼盯著眼前依然笑得燦爛的紫袍人類,嘖一聲。

  「……我知道。」

 

  藥師寺夏碎的桌上貼了張紙條。

  即使表面上看起來再怎麼不動聲色,還是不斷的在心中祈禱,信息會有返回的一日。

--分隔線--

在洗澡的時候忽然想到紙條甚麼甚麼的然後就靈感大神降臨寫出來的文章WWW

很短我知道可是我沒靈感了唔啊啊--(倒地

反正本來就說好短文的嘛、短文!(自暴自棄

痞客幫太久沒用有點不習慣,嗯……之前積著的留言都清掉了,如果沒回到的話還麻煩浮水一下真的是太久了(被拍死

by冰雨

 

補圖一張,感謝魚酥贊助ˊˇˋ

P_20140902_122525_1_1_1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雨 的頭像
冰雨

雨閣。雨過,風響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