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賀文,攸白點。

第一次嘗試這CP(掩面)請多多指教了。

CP:沉月之鑰伊耶X那爾西,劇情莫名、平淡有,請慎。

 

【沉月伊那】拜年

 

  「喂!那爾西!」

  一大清早的,就有人來擾夢,那爾西翻了下身子,當作什麼也沒聽到,繼續睡下去。

  伊耶沉默了一秒後,走上前捏住那爾西的鼻子,在金髮人兒下意識張開嘴的瞬間低頭吻上,一個緩而深溺的吻。

  若是被吻成這樣還能不醒,那他想他可能早就死了。那爾西被吻到臉頰微紅輕喘著氣,無力的睜開眼睛,就見到伊耶一句「早安啊。」配上一臉邪笑。

  「你、你在這裡做什麼!」真是夠了,一大早就被吻得微暈,讓那爾西很想直接躺回去睡死算了。

  「不是說好要去拜年?」伊耶一臉平常。

  瞥了窗外一眼,那爾西很快就判斷出現在大約的時辰,「這麼早?」挑眉,他略為質疑的問。

  「如果你想要讓別人看到皇帝的替身和鬼牌劍衛一起出現在公開場合……」

  「夠了。」那爾西冷聲打斷,他對伊耶接下來說的話沒興趣,因為他比誰都還清楚。

  掀開被子欲走下床梳洗,未料那爾西一個不穩,就要與地板來個親密接觸。

  伊耶一愣,下意識接住那爾西軟倒的身子,「真是,身體還是一樣虛。」不忘一邊咕噥。

  微微一僵,那爾西一把推開伊耶,拒絕鬼牌劍衛的幫忙,頭也不回的走進浴室。

  該死……。靠在門板上,那爾西輕喘著氣,湛藍的眸微瞇,臉上的熱度讓他很想一頭撞死,每次、每次總是輕易的就被挑起情緒。

  任著身子緩緩滑落,磁磚傳來的冰涼觸感讓他能些微回神。

  早知道,就不要答應要一起去拜年什麼的了。那爾西煩躁的起身,進了淋浴間,開關一扭,水灑落自髮、眉、鼻,而後是白皙卻略帶病態的身體,像是要澆息一些不該有的念頭和想法,或許吧。

  愛、什麼的。

 

  噹--噹--

  撞鐘的聲音不斷響起,那爾西第一次知道西方城有這種東西,大型的鐘懸吊在水池上頭的亭子,水池旁的裝飾物泛著流光,架在上頭的鐘也輝映著光,而他因為第一次見到而多看了幾眼,引來伊耶的注意,「第一次來?」

  那爾西沉默了一下,沒有回應。

  知道自己問錯問題,伊耶抓了抓頭髮後,把話題帶往眼前的東西,「據說是在很久以前就建好的,撞一下鐘拜兩下後在許願,之後再撞一下鐘,許的願望就有可能實現。」伊耶本身自然是不信這些的,不過看在那爾西的份上,他還是把以前從自家父親那聽來的說了一遍。

  願望嗎……?藍眼裡充滿茫然,以至於他的手被伊耶抓起走了好幾個階梯,被拉上亭子也沒有反應。

  願望,多麼遙遠的詞。那爾西瞥了眼一旁已經開始許願的伊耶,淡淡的光線灑在伊耶的髮上,配上那張稚氣的臉孔,竟讓他產生一種奇怪的感覺。

  或許,偶爾放縱一下自己……也是可以的吧?

  手觸上綁著鐘鎚的繩索,輕輕一晃,悠遠的聲音更為響亮。

  噹--噹--

  輕閉上眼拜了兩下,那爾西很少如此誠心的祈禱一件事,從小以來的習慣讓他覺得即使祈禱也沒有任何意義,但今天的這個場合,還有身旁的那人,卻讓感覺到一絲絲的,希望。

  他想,他該在新的一年多做點什麼,譬如練劍、多監督一下恩格萊爾,還有宮裡的雜事能更有效處理。

  而他希望,能與身旁那人……

  噹--

  看著那爾西緩緩的步下亭子,伊耶有些不悅,「喂!你許什麼願許這麼久?」他自認為不是個很有耐心的人,那爾西讓他等那麼久,口氣自然好不到哪裡去。

  「秘密。」

  不自覺的,笑了。

 

---分隔線---

總之、新年快樂(艸)

攸白你的文奉上喏,祝食得愉快(也太慢#

       BY冰雨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