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算……

每次只要星期六出門更文就會大打折扣。ORZ

CP:風動鳴黎莫爾X依挪,BL劇情有,清水向。

【風動鳴黎依】一隅﹙下﹚

  「好、好冷……」

 

  夜晚來臨,本來飄雪的天氣早已不知在何時變成暴雪,兩個堂堂的神座也只能倚坐在山洞裡無可奈何。

 

  身體與凡人相差無幾的依挪,僅能緊靠在用獸類燃燒的火炬邊和身旁的夥伴發抖。

 

  「還好?」

 

  依挪抬頭,眼前墨玉色的眼睛正緊緊盯著自己。現在說沒事好像也沒什麼用吧……都抖成這樣了,依挪苦笑:「冷……」

 

  「拿去。」黎莫爾單手支下披風,披上人兒纖瘦的身體。

 

  「嗯……你不冷?」蹭了蹭背上的披風,披風上同伴身上所留下的餘溫令依挪感到舒服,但自私的讓自己舒服還害得別人受寒,這類事情依挪還是做不出來。

 

  黎莫爾瞥了依挪蒼白的臉色一眼,套上一件衣服後默默的拿起書來看。怎麼看都知道誰比較需要那件披風,依挪只能無奈的貼著山洞壁休息。

 

  靠著洞裡唯一的光源,依挪偷偷看著坐在身旁的同伴。印象中的黎莫爾是個很冷淡的人,不會刻意攀附權貴,即使面對祭司公會主席-凱因.斯尤那多-也面不改色,他待人一點也不溫柔或體貼,想到什麼話也不會刻意修飾就直接說出口,也不會管會不會傷到人。

 

  黎莫爾的話語和表情一直都是全然的冷徹,在火光的映照下似乎柔和些許,被陰影稍稍遮住的是一張俊俏的臉。席德列斯家的臉一直都是數一數二的美,實力也是,黎莫爾就和依挪記憶中的另一個人很像。

 

  生命中的第一個朋友,第一個背叛的人。

 

  「怎麼?」感覺到注視,黎莫爾轉開視線,看向依挪清秀的臉龐。

 

  「呃!沒、沒什麼……」依挪慌亂的把視線轉開,他果然還是很怕這個人啊!

 

  依挪知道以黎莫爾的個性,不會再繼續問下去,這樣他可以很順利的止下內心的慌亂,只是,心底還是覺得有那麼點可惜。

 

  他還想,多認識這個人一點,能了解這個冷漠的人一點……

 

  感覺到肩膀上一沉,黎莫爾不得不把視線轉開,移到身旁的人兒身上,方才蒼白的臉有了點血色,沉穩的呼吸顯出依挪睡得有多沉。

 

  居然對他這麼放心?黎莫爾都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了。拉過滑落的披風蓋好,黎莫爾不知道該對眼前人兒說什麼話,抱持著什麼樣的想法。

 

  有在乎的感覺,是肯定的,只是他不習慣表達。

 

  感覺到身旁的人打了個寒顫,黎莫爾嘆了口氣,把書隨手擱置在一旁,扶著依挪纖弱的身體輕輕躺下。

 

  會一夜好眠嗎?感覺好像很難……黎莫爾一感覺到睡在身旁的人兒突然緊緊抱住就驚醒了,但緊繃感隨著睜眼後看見依挪平和的睡臉而煙消雲散。

 

  不會有受到任何傷害的可能,黎莫爾就隨依挪去了,頂多就是睡得有點不好而已。

 

  早晨的陽光照了進來,漂亮的睫毛微微一動,藍色的眼緩緩睜開。

   

  「醒了?」

 

  黎莫爾冷漠的聲音從頭頂傳來,依挪下意識抬頭,略為朦朧的視線中看見一張絕美俊俏的臉,帶著冰凍般的表情。

 

  呆了幾秒,依挪慢半拍發現自己半身都貼在黎莫爾身上,手還緊緊的抱住對方,天哪──

 

  「對、對不起──」

 

  臉瞬間刷紅,依挪很快收回自己的手,想拉開距離,這時才感覺到扶在腰上的熱度。

 

  「黎、黎莫爾……?」

 

  到底是怎麼睡成這樣的?依挪一點印象也沒有,只記得他看著看著,好像就睡著了……該不會發生過什麼事吧?依挪縮了下身體,顫顫的想脫離這個窘境。

 

  黎莫爾淡淡的收回手,會抱住對方僅是因為依挪動來動去的,他完全沒辦法進入睡眠就索性抱著,只是看依挪的模樣,好像是想太遠了。

 

  「醒了就去洗把臉,繼續執行任務吧。」

 

  公事公辦是黎莫爾的準則,至於昨天晚上發生的事,就只是任務中的小小插曲罷了。

 

  一個令他難得有印象,偶爾會想起的插曲。

 

  被置在心中一隅,小小的、有著那個會令他心起波動的人的回憶。

--安闇窗了好久-分隔線--

會計考卷真的好煩……ORZ

週更不保證了,我覺得好累……(嘆)

每個禮拜都在想要快點禮拜五放假,這樣真的行嗎?(遠目)

因為打的時候很趕,所以很多想到的靈感都忘掉,可能會補外篇之類的吧,大概。(別抱太大希望就是。)

有種又要段考的疲憊感,我也搞不清楚我到底是有壓力還是沒壓力了……課業什麼的除了數學外也沒覺得很難,只是很煩很煩而已,真的。

更想放暑假,這樣比較有時間休息和更文。

最後就是明天要游泳課我超想自殺!!!旱鴨子有錯嗎?

大家晚安。

                 BY冰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雨 的頭像
冰雨

雨閣。雨過,風響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