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算蠻滿意的安闇文吧。(搔臉)

有我想要的feel所以寫得很愉快,也希望各位看得愉快。(行禮)

*CP:風動鳴安加西奈X神闇,BL劇情有。

【風動鳴安闇】The new life

 

  『安加西奈……你原諒我了嗎?我好高興……』

 

  真的,好高興……

 

  「笨蛋!快點把手給我!」

 

  頭頂傳來一陣疼痛,神闇感覺得出來他被某個始亂終棄他的人打了。慢著!不論是他還是安加西奈不都死了嗎?

 

  「算了,把腳抬起來。」

 

  「喔……」神闇愣愣的回應,下意識的順從那個發話的人,把腳抬高。

 

  「哇啊──!安加西奈你做什麼!」

 

  一陣勁風從腳下掃去,逼得神闇越高以免腳被斬斷,雖然他不是很在意遺容的人,但想到人都死了還要被斬腳就……呃?變輕了?

 

  「你睡醒沒?幹嘛一副呆愣的模樣?」安加西奈向來不是個很有耐心的人,伸手過去便是要把人拖來。

 

  「安加西奈,你……活了?」

 

  「笨蛋!是你死了!」

 

  一掌劈下。

 

  「痛!你幹嘛又打人啊!」

 

  神闇摀著頭後退好幾步,腳下一不穩,不幸面臨臉與大地親密接觸的危機。雖然他不在意遺容,但他很在意他的臉啊──神闇欲哭無淚的想著,依舊無法使用靈活的身法逃離這窘境。

 

  「傻瓜,你的靈魂還沒穩定,這樣撞下去是想靈魂消散啊?」

 

  安加西奈向前接住神闇傾倒的身體,手習慣性的置在神闇背上,似是輕柔得摟著神闇的纖瘦身軀。

 

  對於突如其來的接住,神闇著實嚇了一大跳。

 

  「安加西奈……呃?」方才回頭時,雙唇,好像貼到某個軟軟的東西……

 

  「哇啊!」

 

  神闇驚叫一聲,手準確往安加西奈的臉搧去。

 

  「喂!被親的人是我耶!你打什麼啊?」安加西奈精準的捉住那隻下意識反應就想打他的手。

 

  「我……」臉上一紅,神闇撇過頭不想讓眼前人看到,直想找個洞鑽進去,都變成靈魂了,應該鑽得過去吧?

 

  「你是嫌當土撥鼠不夠久嗎!就這麼喜歡待在地底啊?」一眼看穿神闇的意圖,安加西奈臉色一沉,都已經死了幹嘛還要死守他母親的遺願啊?用一生守住那個束縛他的東西有這麼重要嗎?

 

  「我會一直待在地底,還不是因為……」我害死伯父,而你……也對我感到厭倦,而把我送回這不見天日的地方。倘若可以自主決定,我也想待在有日升日落的愛修諾神殿啊。

 

  瞧見神闇倏地暗下的臉龐,手卻輕扯著他的衣角不放,安加西奈吶吶開口:「你該不會……根本就不想回來吧?」

 

  「我又沒說過我要回來!」

 

  「那你之前幹嘛一直吵著要回來!」

 

  「我沒有打贏過你啊!」意思是,回去D.M.B對那時的神闇來說,是遙不可及的夢,換句話說,根本是嚷好玩的。

 

  或許……心底還有一絲想和安加西奈作對的念頭吧?

 

  安加西奈按住自己無心深鎖的眉,完全不想朝那張隔了許久不見的臉看去,腦中只有一個想法:「他們之間有代溝……而且還不是普通的大!」

 

  「安加西奈……」

 

  「幹嘛?」

 

  「現在要做什麼?」神闇縮著肩膀,如安加西奈方才所說靈魂不穩的他,此時幾近透明的身體飄忽不定,好似隨時都會消失一樣。

 

  安加西奈看著神闇半吶,把那隻捉著他衣角的手抓下來改用牽的,接著就頭也不回得把人往外拖。他才不要神闇死後還繼續待在這個地方!

 

  靈魂沒有溫度,靈體的手當然也沒有溫度,但神闇還是能感覺到那雙本是溫暖的手,依舊有熱度,一股從心上湧出的暖度。

 

  「神闇。」

 

  「嗯?唔──」

 

  還來不及反應,一雙沒有溫度的唇就抵在他的唇上。

 

  「安加西奈?」

 

  生前的契約搭檔不斷在他唇邊磨蹭、舔拭,讓神闇只感覺到令人無法言語的羞赧,還有……溫柔。

 

  「安加西奈……」

 

  隨著不斷加深的吻,情色的水聲不斷在耳邊迴響著,讓人感到窒息。

 

  「嘖。居然這樣就昏了。」

 

  扶住那個突然忽然昏倒的人,安加西奈不滿的嘖了一聲,人兒的臉龐依舊是令人不滿的病態蒼白,這點不論何時都沒有變過。

 

  「還是和以前一樣沒用啊……」

 

  環抱住快要消失的人兒,自體內散出能量轉移到神闇身上。良久,安加西奈輕吁了一口氣,看著神闇漸漸穩定下來的靈魂,狀似很滿意的點點頭。

 

  「就這樣待著吧……待在我身邊。」別再離開。

 

  § § § § §

 

  「他是教主,黑魔法比我高明千百倍,不信我給你看胸口……」

 

  神闇醒來時,很熟悉的晚輩的聲音傳來,睜眼就看到兩個晚輩蹲在……他的墓前祭拜。

 

  「停!別在戶外隨便脫!小心伯父從裡面跳出來揍你!」

 

  聽見這句話,神闇止不住的笑意從口中溢出,站在艾洛德身旁的安加西奈確實嘴角一抽,若不是靈體狀態,可能早就一拳讓自己的兒子倒在地上面地思過。

 

  「他不會的,現在應該忙著跟神闇敘舊……」

 

  敘舊嗎……

 

  「醒來了啊?」

 

  眨眼,神闇看著不知何時飄到自己身旁,發現自己無法對一把就抱住他的人回神,只能在原地發愣。

 

  「發什麼呆!」

 

  手指一彈,聽見人兒吃痛的聲音,安加西奈這才滿意的收手,將臉頰貼在人兒頰邊,深深的望著那雙透明藍瞳。

 

  「安加西奈……你幹嘛?」

 

  「沒有,只是研究一下原來靈魂也是會臉紅的。」

 

  「安加西奈──!」

 

  手依舊揮空。

 

  「怎麼啦?這麼想我也不用用這麼熱烈的方式表示吧?」

 

  撇了剛剛躲掉他的拳頭後轉往從背後抱住他的人,神闇不滿的哼了幾聲,對於契約搭檔亂不正經的語言刺激無動於衷。

 

  「不感動嗎?那我換個方法說好了。」

 

  俊美的臉孔剎那間貼近。

 

  「闇,我想你,在身邊陪我好不好?」

 

  沒有實質溫度卻讓人悸動的氣息,從耳邊緩緩送入,微微的暖意,染紅了漂亮的耳朵,也讓神闇的臉龐染上一層紅暈。

 

  「安加西奈……我真的可以留著嗎?」留在這裡,留在你身邊。

 

  「有什麼不可以的?我說可以就可以啦!真麻煩耶你……」

 

  神闇枕在安加西奈手臂上,淡淡一笑。

 

  明明可以,活得很幸福的,不是嗎?就如現在一樣。

 

  過去的,會被止不住的風吹散;未來的,會被吹不息的風帶來。

 

  靈魂的新生,在有你的世界展開。

---安闇許久不見-分隔線---

算是近期最滿意的一篇安闇文吧?

打完之後心裡不斷吶喊這就是我想要的安闇感覺啊啊啊--害我看到之前有點亂來的安闇文有種羞恥的感覺。(掩面)

這篇前半是陳跡已久,不知道在何時何堂課(我只確定在上課唷唷唷--(這沒什麼好得意的吧!#)寫的安闇文,感覺好到讓我有在課堂上瘋狂寫文的衝動啊啊--(慢著!)

最近又再度進入心態調適期,之後寫出來的文說不定文風又會改變吧啊哈哈。(乾笑)

安闇有新生我也想要有新生啊。(拜)

最後就是,自未來祝福系列確定會大修後出本唷~劇情主線不變可是可能會把一些旁支剪掉或是多出來,有些部分章節劇情則是會合併或是改掉唷,所以到時候有買本的人大概會看到很多不一樣的東西這樣。(飄飄飄)因為有大量修改的關係,所以就會有試閱文,估計是一部丟幾章二部丟幾章三部丟幾章,如果剛好是丟到沒改的部分那就是一切都是命(喂喂!)其實我可以確定二部改動會最小啊哈哈……可能只會有多劇情吧大概。

修改部分會在暑假開始後盡早完成,有意願大量繪製內插圖的人請洽詢唷~會給修完的文稿pdf檔。請善加利用不要給我拿去四處給人看。

反正應該會有很多外篇外加不給人看的H啊嘿嘿。(告非)

                  BY冰雨

文章標籤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