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呼呼呼--我總算生出來了嘎哈哈--(壞掉了)

窗很久了,下禮拜段考八成又會窗,接下來丙檢不大確定。(死目)接下來應該會好過幾個禮拜吧……(遠)

CP:風動鳴安加西奈X神闇,BL劇情有,架空。

【風動鳴安闇】在那之後-八

 

  「神闇,醒醒。」

 

  用力推了推身旁睡死的人兒,仍是一點反應也沒有。加奈西安無奈一嘆,低下頭盯著那即使主人在睡夢中,依舊誘人的雙唇。

 

  修長的手指輕撫在神闇的唇上,是印象中的柔軟。加奈西安偏過頭,吻了上去。叫老半天還不醒的話,用偏激一點的手法也無所謂吧?加奈西安有些壞心的想著。

 

  緩慢催深難得的早安吻,加奈西安饒有興味的看著那張因缺氧而略為泛紅的俏臉,以及那雙一睜開就不滿瞪著他的透明藍瞳。

 

  吻罷,加奈西安望著那張百看不厭的臉,微微一笑:「早安,神闇。」

 

  「安加西奈你一大早在幹什麼?叫人就不能好好叫嗎!你這個變態!」

 

  「現在已經不早了,還有……」加奈西安眼神飄往窗外早就不知道照耀多久的陽光,不過眼前的人兒若是不叫醒可能要在太陽正頭頂的時候才會醒來。

 

  「你叫不醒我才我吻你的。」言下之意就是,早就叫了可是你不醒,所以就任我宰割親下去。

 

  「你、你這個……不理你了!」深知自己講不過加奈西安,神闇哼了一聲,隨即打算下床梳洗去,但一隻手懶懶的圈在他腰上,掙也掙不開。

 

  「安加西奈.席德列斯──給我放手!」

 

  「不要。」

 

  簡單俐落的一句話後,神闇又被拖回床上,透明藍的眸死瞪著加奈西安,彷彿可以見到那雙眼中迸出的火花,大有「再不放開我就跟你拼個你死我活」的氣勢。

 

  瞧加奈西安一點放開的意思也沒有,神闇冷冷一笑,直往加奈西安……的手臂撲去。

 

  「慢著神闇你幹嘛!喂,這樣很髒知不知道啊你!」

 

  儘管破虛神座的房間爆出怒吼聲,神殿人員和修行祭司仍舊沒膽靠近那個房間,破虛神座說變就變的脾氣,大家還是有目共睹的。就連來訪的客人也只是乖乖待在大廳,連舉步往怒吼聲傳來的方向走去都沒有。

 

  過了好一會兒,像是吵架的聲音才慢慢平息。之後房門拉開,一頭漂亮的白髮甩蕩在空中,不過頭髮的主人臭著一張臉,神闇走出來後對身後的人比了個鬼臉,冷哼了幾聲就轉往大廳。

 

  神闇身後的人自然是加奈西安,只見他神色自若的走出來,輕輕關上門後才優雅的跟上神闇的腳步,完全沒有是剛剛發怒的人的感覺。如果衣袖口處沒有那排依稀可見的齒印,或許會更好吧。

 

  「唷!小闇,好久不見啦!」

 

  一拐入大廳,一張帶著燦爛笑容,金色閃耀的髮和漂亮的藍眼就在眼前。冉墨瞥見神闇身後走來的加奈西安,仍保持著笑容。「不過……你們早上就這樣也太激烈了吧?」很顯然奉晨神座沒漏看破虛神座手上的齒印,還有剛剛不斷傳出暴跳如雷的聲音。

 

  「哼!」神闇又瞪了一眼後面的人,隨即轉向擺在大廳的早餐,悠悠得晃了過去。

 

  「嗨!席德列斯,你們吵架啦?」熱情不減的冉墨笑了笑,絲毫不介意神闇不大禮貌的縮起腳放在沙發上悶悶的啃麵包,反正神殿人員剛剛在加奈西安進來後就全退了出去,形象什麼的也就不太需要顧慮。

 

  「不算吵架。」瞥了眼生悶氣的神闇,加奈西安發精神波過去安撫,神闇也只回以冷哼聲,使得加奈西安不禁有種弟弟難養、搭檔難搞、情人難哄的錯覺。「對了,斯尤那多呢?」

 

  冉墨和燁煇這對搭檔平常任務也是兩個人一起去,三不五時的會議也都是兩個人一起來,總是成雙成對的,只差沒一起住而已,可見兩人的關係也不匪淺,大概就和那個也很黏他的搭檔一樣吧。想到這裡,加奈西安無奈的推了早餐裡的點心給斜對角的神闇,當作陪罪。

 

  雖然不是他的錯,不過經過一世的輪迴加奈西安的脾氣也變得稍好了點,懂得沒必要每件事都和神闇爭。

 

  有時候禮讓是種美德,不過也沒必要讓到對方得寸進尺。

 

  『神闇,你到底吃不吃?』

 

  『哼!』

 

  雖然嘴上仍是不滿的哼著,不過神闇還是把點心盤拉到自己面前,緩緩吃下肚,看來氣是消了大半。

 

  『闇,你到底要氣到什麼時候?大不了我下次換個方法叫嗎。』

 

  『不准拉棉被害我撞到床、也不可以偷親我,更不行毛手毛腳,聽到沒有!變態!』

 

  ……這種時候,他能說什麼?畢竟事情都做過否認也沒用,但……『那你幹嘛不自己起來?』

 

  『哼!』

 

  「你們兩個還真是暗勢洶湧啊!」敏銳感覺到兩個人之間使用的談話方式,冉墨無奈一笑,朝加奈西安丟了個信封過去。

 

  「喏,第三大陸上有某個國家的高官,辦個無聊的宴會還特地邀請神座祭司出席,大概是想要張顯權威吧。」儘管對於這類事情感到非常不屑,該交代的事情還是得交代,冉墨把邀請函交過去後,就不再多說明繼續低頭吃飯。

 

  宴會啊──加奈西安是不太感興趣,不過感覺到某股剛剛明明很不爽他,現在卻異常熾熱的視線,他深深明白不跑這趟是不可能的。

 

  誰叫家有一個愛吃甜食的弟弟呢?

---我要放暑假!-分隔線--

分隔線依舊心聲。(汗)

我有種在那之後也會到十幾章的感覺,說不定會比第一部多。(默望預定劇情)

一切就隨緣吧~  <欠打

最後就是因為很晚、很晚了,所以很想睡覺,錯字什麼的請告訴我吧,真的沒精神再看一次。(扶額)

晚安囉!

               BY冰雨

文章標籤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