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煙憶雨
我希望大家都能夠尊重每個創作者,嚴格禁止盜文、盜圖行為。 若有文章段落無法顯示,可能是字體顏色問題,歡迎回報。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雨閣。雨過,風響。」的文章亦屬於「冰雨(冰煙憶雨)」所有,勿擅自盜文,引用請在該文章告知。
公告:本子相關詢問,請至社團部。
--
連結索引:
自介(新進請入) OSO團部 Lofter
【安闇】自未來的祝福 【冰夏】曲 【RO】真實之聲

*BL劇情有,慎入

*配對:冰炎X夏碎(雷者勿入)

*獸化有,慎

*角色崩壞有,慎

如果以上看過皆沒問題者,歡迎繼續往下看^^

以下,正文開始↓↓↓

標題:特傳冰夏-咪I

副標題: 做人絕對不能太好心(BY夏碎)

 

  在一座高聳的山腳下,一名車夫哼著歌曲,駕著馬往前方的小村落前進。途中的道路上,有一團小小的紫色不明物體被扔在道路上,雖然很想直接略過,但那紫色實在過於亮眼,使得車夫不得不在紫色物體旁停下馬車。

 

   輕拉了韁繩,示意馬兒停下來,待車子停妥後,車夫微彎著身子,看像那團紫色不明物體。靠近一看才發現,原來是一團紫色布料,而且還是很高級,可以讓普通人家吃上好幾星期食物的那種。

 

  又望了會,車夫實在不知道是誰會把這麼高級的物品丟在這鳥不生蛋的地方,想來也十分可惜,不如……

 

  車夫露出爽朗的笑容,隨後跳下馬車,抱起被置在路邊的紫色布料,『這樣就可以少跑一點地方,拿多一點的時間來陪家人,還可以吃飽睡好,反正也是被丟棄的嘛……拿走多做一些有效利用不是很好嘛!』車夫如此安慰自己,順便戰勝心中的小天使。

 

  在把布料抱上車廂後,車夫重新坐上馬車駕駛的位子,繼續邊使車邊哼著歌前進,而那團布料,乖乖地躺在車廂內……

 

  倏地,布團抽動了兩下,從布料裡面探出了一隻貌似為人手形狀的東西,接著發出細小的聲響。

 

  「唔……」又掙扎般地動了一下,布料裡又伸出了一隻手,緊接著是兩隻腳,之後又探出了一顆頭,勉強算得上是一個人形,只是……

 

  從布團探出的東西,暫且稱為人好了。有著黑色及肩的頭髮,雖然有些紊亂,但勉強還能分得出臉孔,是個有著清秀面容的可愛孩子。

 

  但無論長得如何,對一個普通平凡的車夫來說,一塊布料長出頭來實在是令人無法相信,而車夫也十分配合地往旁邊一倒,昏迷了事。

 

  一陣靜默……

 

  「鈴、鈴……」一陣悅耳的聲響傳來,來自孩子微鼓的衣服旁邊。

 

  孩子從布團裡面翻找出那隻比自己手大好幾倍的手機,吃力的按下通話鍵,又吃力的把手機提到耳朵旁。

 

  「夏碎!」孩子……現在該稱他為夏碎,眼睛不自覺地瞪大,那樣的表情,生動得表現出十足十的詫異。

 

  「夏?」這次傳來的聲音帶著困惑,也點醒了呆住的夏碎。

 

  「冰炎……」慘了。

 

  從醒來的那刻,夏碎就感覺到身體的異樣,但只要沒人發現,私下處理掉身體的怪狀,就可以當作從沒發生這回事。本是如此想的夏碎,卻在自家搭檔的一通電話和自己不經意的開口,就把計畫全部打亂,那該死的童音……

 

  「夏碎?」很顯然地,電話對面的冰炎也呆愣住。

 

  「我這邊還有點事,之後再和你說。」迅速地把按下結束通話鍵,雖然明知這樣會造成對方的擔心,但再怎麼樣也不會比被看到變成這樣還要糟糕。

 

  夏碎拖著明顯變小的身軀,掙扎似的從地上爬起來,但過了許久,連一旁暈倒的車夫都醒來,夏碎還是維持在爬起來又跌倒,爬起來又跌倒的狀態。

 

  「呃……需要幫忙嗎?」一旁的車夫看了好一會兒,確定孩子沒有危險性,再加上一直看著一個可愛小孩在跌倒又爬起來的無限循環中,終於忍不住出聲詢問。

 

  對看,沉默……

 

  「麻煩了……」夏碎無言的看著自己一雙看似健全卻怎麼站也站不起來的腿,沒想到除了身體變小,連腳的功用也沒了嗎?

 

  車夫走進車廂,替夏碎扶穩身子,鬆手。只是一鬆手,失去支撐的夏碎又跌坐回木板上。

 

  又是一陣長長的沉默……

 

  「沒辦法站起來嗎?」車夫搔了搔頭,無奈的看著眼前的小孩,接著又道:「要不要先回我們村莊,村裡有醫生專門治療腳的。」

 

  「麻煩了。」

 

  一路上,車夫仍哼著農歌,與方才不同的是,身旁多了個小男孩,兩人就這樣乘著車,駛近了農村。

 

  「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子啊?」大概是無法忍受車上過於沉悶的氣氛,車夫放棄哼歌裝作無視氣氛的模樣,轉而開口對著一旁的孩子說。

 

  夏碎偏過頭,望了車夫一會兒,確認對方沒有其他目的後,才開口道:「夏碎。」

 

  『怪了……話都能說得那麼順,為什麼就是不能站,是有隱疾嗎?看起來又不像是有……』車夫在心中如此咕噥著。

 

  「對了,小朋友,你頭上的貓耳是哪買的啊?看起來好真呢!」車夫用著感嘆的表情,望著夏碎頭上的兩只耳朵。

 

  「貓耳……?」夏碎反射性的摸著自己的頭,真的摸到了一個毛茸茸的東西,不會吧……

 

  「唉~你不會一點感覺都沒有吧?」車夫無奈地從隨身包裡翻找,拿出要送給妻子的鏡子,遞給了夏碎。

 

  看見鏡中的自己,夏碎沉默了……雖然從小就備受良好的教育,面對著任何狀況都能應對自如,但誰能來告訴他頭上莫名長出白色貓耳該做出什麼反應才是正確的。

 

  最後氣氛又被車夫無心的一句話,給打回了尷尬的情況。

 

  在無法對談的情況下,車夫只好繼續裝作無事得哼歌,而氣氛也慢慢回升些許,直到了兩人到了村莊,車夫停好馬車,抱起小夏碎下車的時候。

 

  夏碎的表情冷了好幾階,手伸到後頭,緊緊抓住後面晃來晃去的,貓、尾、巴。

 

  最後車夫實在受不了夏碎的表情,冷到讓他可以看到居住在寒帶,名為「企鵝」的生物在一旁晃來晃去。而為了轉移對方注意力,車夫趕緊開口說:「哎!別再抓了,會斷掉的。」

 

  夏碎的表情更冷了。

 

  車夫感覺一陣惡寒的暴風雪吹來,打到自己結成大冰塊了。

 

  「呃……要不要先進屋裡去?」車夫開啟自己冷到打顫外加可能張開後會因為太冷導致口水結冰而閉不了的口,抖抖的對著夏碎說。

 

  「麻煩了,謝、謝!」雖然他現在只想去宰了那隻天殺的貓咪。

 

  本來只是好好地出任務,然後任務結束後就要回到紫館補眠,但在回去的路上看到一隻奄奄一息倒在地上的小貓,本是想好心的撿回去治療,反正自己正好要去保健室一趟,但在碰到小貓的瞬間,身體傳來一陣猛烈的劇痛。昏迷了一段時間,醒來就變成這副鬼模樣,把身體變小還不放過,還加上了那該死的貓耳朵和尾巴,而且夏碎也感覺到自己的手也怪怪的,恐怕也被裝上了某種東西,到底是誰這麼惡趣味啊?

 

  就這樣,夏碎被帶進車夫的房子,打算在裡頭好好休息一晚,但在進門的那刻,被車夫的十來個小孩瞬間淹沒,而他的打算又再度宣告破裂。

 

  而夏碎的苦難還沒結束,到了睡覺時間但小孩不想睡覺,被一群小孩丟在床上,臉被左拉右扯,手腳全攀了小孩,耳朵被捏、尾巴被抓……直到深夜才解脫。

 

  夜裡的農莊與白天的熱鬧相反,僅剩下蟲鳴以及貓頭鷹的咕咕聲,但今晚的夜,卻比白天還要吵。

 

  吵鬧的中心是一名有著銀長髮、左額前有一搓紅髮 手持銀色略帶透明、有著紅色的圖騰花紋的長槍,緋紅色的眼瞳十分銳利,被他看著的人們都不自覺得打起冷顫。

 

  「那個……我、我想您要找的人應、應該不會在我們的小村莊裡。」眼前的人雖然長賞心悅目,但……

 

  「我已經感應到他的氣息了,夏碎呢?」冰炎拿著槍,直指著村長的咽喉。

 

  一旁的車夫變了臉色,怎麼辦?那人一副要找人復仇的模樣,把夏碎交出去他會有危險,不把夏碎交出去會被滅村,該怎麼辦……?

 

  而事主之一的夏碎卻只能無言地從二樓望著窗外,想走出去,但腳不能動;想直接叫人,可是那層隔聲術法阻擋了聲音傳出。

 

  氣氛僵持了許久,久到夏碎從床上爬到床下,從床下爬到書桌上的窗台旁。

 

  夏碎費了點時間把窗戶撬開,又意外的發現自己的指甲可以變得和貓爪一樣,但現在的他也沒時間抱怨那麼多了。

 

  好不容易把窗戶撬開,夏碎探出身子,往著吵鬧中心出聲道:「冰炎,我……」話語尚未說完,夏碎就因為腳部無力,無法平衡而重心不穩,身體往前傾斜,接著感覺到重力把身體往下拖。四周的風速越來越快,而身體正在做等加速度運動……簡而言之,就是他墜樓了--

 

---小分--小隔--小線---

這篇比較長一點,具體來說會幾篇完結我也不知道(還沒想那麼遠……不可以巴我!),而且是在某種詭異情況下所產生的糟糕產物@@

夏碎在我的筆下,化身為一隻人見人愛的小貓咪,特別在文中夏碎內心OS到底誰這麼惡趣味時,我真的有種衝出去大喊:「是我!」的衝動(被打飛)

這篇文章卡了許多次,而且卡在各種奇妙的地方,一邊和幾個朋友討論一邊渡過,在某次討論中,我突發奇想想把對話PO上來

所以就有之後的更糟糕產物,發生原因很多元(?)

不過因為內容嚴重劇透,所以決定之後再發。><

在此仍要先老話一句,歡迎留言亂聊給意見喔!

               BY冰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雨閣。雨過,風響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虛寒
  • ㄚㄚ!我希望之後夏碎只能喵喵叫!!
  • 有考慮過耶……
    不過這樣要附贈翻譯機= =

    冰雨 於 2011/06/29 22:20 回覆

  • 虛寒
  • 就讓他覺得反正沒人聽得懂,冰炎又會讀心術,乾脆當個啞巴(喂)就好啦!
  • 其實翻譯機就是我這個可憐的作者(攤手)
    文裡是一樣可憐的冰炎(冰炎:你也知道。)
    不過喵喵叫還蠻可愛的,有萌點。XD

    冰雨 於 2011/06/29 22:30 回覆

  • [[ ` 腐 魂 菈 比
  • 這篇有趣 xD

    有些地方好令人會心一笑。
  • 呵呵!其實我在打的時候也一直笑(還被我哥罵說你有病嗎?)
    我覺得打文時,自己要笑才有辦法讓別人也笑。
    也非常高興你能笑出來(畢竟這是打文的用意之一)
    謝謝留言喔!^^

    冰雨 於 2011/06/29 23:58 回覆

  • 鵼月嶋
  • @@
    我也要讀心術!
    跟一群人打才不會輸XD
  • 呃……跟一群人打是怎麼回事啊?
    讀心術喔……據說冰炎是和某隻兔子學的

    冰雨 於 2011/07/04 16:1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