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有,慎入

*配對:冰炎X夏碎

*角色崩壞有,慎。

*獸化有,慎!

 以上均接受者,歡迎往下看^^

以下,正文↓↓↓

標題:特傳冰夏-咪II

副標題:「路邊的小貓不能亂碰,特別是那隻貓叫『藥師寺夏碎』的時候。」(BY冰炎)

受害者1:「……」(石化中)

受害者2:「唔……」(摀著手中)

受害者持續增加中……

 

  清晨──

 

  「唔……」感覺到過於刺眼的光線,夏碎挪了挪屁股,背對著陽光,意外的察覺到自己身上沒半點傷,正打算繼續睡眠時,聽到一股非常熟悉的聲音傳入耳朵。

 

  「夏、醒醒!夏……」把頭埋進枕頭裡,然後什麼叫喚的聲音都聽不見了……嗎?

 

  「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夏碎翻起身子,像隻被惹怒的貓咪(不是好像,是根本就是吧!),摀住自己被扯痛的耳、朵。

 

  到底是誰教這傢伙叫貓咪起床要扯耳朵的?要知道貓咪的耳朵不算太脆弱,但太大力扯還是會痛啊……如果讓他知道是誰和冰炎這樣提議,他藥師寺夏碎覺得會讓對方好好品嘗冬翎甩的滋味。

 

  變成一隻小貓就夠可憐了,還要被自家死沒良心的搭檔虐待,接下來呢……?夏碎有種前途黑暗的感覺。

 

  「很痛嗎?」冰炎皺了下眉頭,看著眼前氣到發抖的小貓,只不過捏一下有那麼痛嗎?

 

  「哼!」我瞪、我瞪、我瞪瞪瞪,我用力地瞪……

 

  夏碎用著幾近要噴出火的雙眼,怒視著眼前的半精靈,只可惜某黑袍的臉皮和他的實力一樣厚,就算夏碎瞪到眼睛脫窗也不會有感覺。驚覺這點的夏碎,又狠狠的瞪了冰炎一眼後,縮進了被子裡面。

 

  「夏碎!」冰炎伸手,戳了戳那團明顯凸出的被子。

 

  沒有回應……

 

  冰炎按了下眉間,在這樣耗下去會沒時間的,等一下還有任務要解決……只好使用那招了嗎?

 

  「夏碎我給你三秒鐘,看你是要自己出來,還是我讓你直接在床上躺一天。」

 

  「三……」被褥動了動。

 

  「二……」白白的貓耳探出。

 

  「一……」夏碎小貓咪乖乖地把頭從被褥裡鑽了出來。

 

  「這樣才乖。」冰炎伸出手,輕揉著夏碎的頭,直到頭髮全弄亂後,才把夏碎整隻從被子裡抱了出來。

 

  「喵嗚。」夏碎發出了意謂不明的叫聲。

 

  冰炎溫柔地揉著方才被捏疼的耳朵,熟悉的溫度……厚實的掌心……總是那般地,令人感到安心。夏碎輕靠了過去,臉頰輕蹭著冰炎的手。

 

  噗……真的是隻貓咪呢!冰炎無奈地看著蹭完自己的手,接著又爬進自己懷裡,蹭了幾下後開始喬位子,一副要繼續睡覺模樣的夏碎。

 

  「乖,要睡回來再睡,先去找提爾。」手指輕戳了下那白白胖胖的臉頰,不過很顯然地,某人(貓?)完全不買他的帳,翻了下身子繼續睡。

 

  無奈啊……用力捏下去一定會有人(貓?)跳起來,不叫醒又會很麻煩。

 

  「呼~」已經有貓睡到不知道哪邊,在打呼了。

 

  「夏……」算了,等到保健室再叫好了,現在叫醒等一下又睡著也麻煩。冰炎很明智得放棄現在叫醒睡死的貓咪,殊不知因此而逃過了一劫。

 

  藉著移送陣到達保健室,出乎意料的,裡頭一個人都沒有。『發生什麼事了嗎?』張望了會,仍沒有任何人出現,看來是發生事,動用整個駐校醫療班,才會導致沒半個人駐守在保健室裡。

 

  「真麻煩……」冰炎又看了會,隨意找了張椅子就把躺在懷裡的小貓放了上去,反正提爾回來看到了應該知道怎麼處哩,應該……吧?

 

  在任務緊急的情況下,冰炎也沒有多想,把夏碎安置好便離開,孰不知這是個慘劇的開端。

 

  在冰炎走後沒多久,保健室地板印出一個大大的移送陣,裡頭走出了幾人。

 

  「抱歉了,千冬歲,給你添了這麼多麻煩。」據說是妖師中人見人怕的少年,現在疑似虛脫,僅能靠著身旁的兩名友人攙扶著。

 

  「漾漾,小事一件而已,不必道歉。」回答的是一個戴著粗框眼鏡的少年-雪野千冬歲-,鏡下的面容與某人十分相似,不過眾人似乎還沒查覺到,一旁躺在椅子上的某位。

 

  「萊恩,你不是還有任務嗎?」半吶,被稱為漾漾的少年再度開口,問題轉向另一邊幾乎快與空氣結合的少年。

 

  「臨時取消了。」萊恩瞥了漾漾一眼,不再多說話。

 

  「我說……漾漾你是不是想支開我和萊恩?」把人放到床鋪上,千冬歲輕推了一下眼鏡,銳利的視線直盯著漾漾。

 

  「呃!哈哈哈……怎麼可能。」漾漾乾笑了一會兒,之後又回到方才沒話題的尷尬景象。

 

  三人都安靜了下來,只剩下千冬歲替漾漾清理傷口所製造出的些微聲響,四周有點過於的安靜。

 

  「呼~」

 

  倏地,三人的視線同時投往剛剛發出疑似發出呼吸聲的地方。

 

  一團小小、毛絨絨的東西躺在不遠處的椅子上。

 

  「什麼東西?」向來以膽大著名的千冬歲,這次仍毫不畏懼的朝不明物體走了過去。

 

  「呃……應該是輔長的東西吧?不要碰會比較好……」話語尚未結束,名為千冬歲的少年就已經把那團東西揪了起來。

 

  「喵!!!」疑似貓的尖叫聲(?)傳出,高分貝的聲音讓遠處的漾漾和萊恩可以有時間按住耳朵,但較近的千冬歲可就沒這麼幸運了,從呆愣的神情可以看出是被剛剛那尖叫聲嚇到,不過手仍緊緊揪著那團東西。

 

  剛從驚嚇中恢復的千冬歲,察覺到手上的東西有點眼熟,待他抬起頭後,千冬歲又再度陷入震驚的狀態。

 

  「夏碎哥——」在千冬歲尚未反應,一個東西迅速地朝他的臉頰揮來。

 

  「啪!」本應是軟綿綿的貓掌,由不是尋常貓咪的夏碎揮出,頓時威力十足,把千冬歲的臉狠狠打偏,嘴角的血絲若隱若現。

 

  「夏、夏碎學長!?」事情正呈現跳躍式發展,至少對另外兩人是如此。

 

  那團躺在椅子上的東西,從原本的雜物在發出奇怪的聲響後,瞬間晉升成不明物體,在千冬歲的確認下,又變成了他們的學長。

 

  緊接著千冬歲被他最愛的哥哥賞了一巴掌,目前呈現石化狀態。而趁著千冬歲呆愣的時候,掙脫的夏碎早就跑得老遠。

 

  「追上去。」萊恩不愧為白袍,很快的就反應過來,隨手把及肩的頭髮綁了起來,彈指間從路邊存在感極低的流浪漢變成殺氣騰騰的流氓。

 

  而現在……還要充當捕貓大隊……

 

  他,褚冥漾,今年十八歲,第N次後悔進入Atlantis學院。

 

  「萊、萊恩,為什麼要抓住啊?」被揪住後領子,現在被拖著跑的漾漾,即使從進入Atlantis學院就有N次被拖著走的經驗,但那不代表他會習慣!

 

  「還有、我有腳可以自己走啊~」這句話也說了N遍,不過還是一點用處都沒有。漾漾雖然身為人見人怕的妖師,但在朋友眼裡還是和之前相同,順手拖了就走。

 

  「最近聽說右商店街出現會讓人變成貓的妖怪,很明顯夏碎哥就是被那種妖怪附身,才會變成那副模樣。」推了下眼鏡,不知道什麼時後恢復的千冬歲拿起了破界弓,箭尖直指著那隻在保健室裡四處亂奔的小貓。

 

  「……」萊恩也招出了破界刀。

 

  『原來拿網子捉貓咪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嗎?現在流行的是直接拿武器對著貓,嘿嘿嘿的揮過去,沒捉到就乾脆殺掉嗎——』這同樣也是漾漾在Atlantis學院,第N次無法套用普通模式。

 

  「我說……你們在幹嘛啊?」漾漾感嘆著夏碎雖然變成貓咪,但身手一點也沒退步,仍很俐落的閃著後面的箭和刀,還能一邊逃跑,果然紫袍就是不一樣啊……慢著!

 

  漾漾把視線擺到剛剛發話的方向,看到的是一個蓬毛獅……保健室的輔長。

 

  『救星……』漾漾用著非常閃亮的眼神,看著剛進門的輔長,『總算有人……可以來幫忙了……嗎?』

 

  「哦!這就是之前冰炎殿下說的小貓嗎?真可愛呀!」那個被漾漾命為救星的人正以捉小雞的姿勢朝夏碎飛撲過去。

 

  碰!

 

  被閃掉了……

 

  「漾漾,往你那邊過去了。」千冬歲的聲音傳了過來。

 

  『咦!?』一個小小的身影映入眼簾,不知何時夏碎跑到漾漾身邊,兩隻小小的短腿仍賣力得往前跑。下意識地,漾漾伸出手,攔住了跑過來的夏碎。

 

  「啪!」這次不是撞擊的聲音,更不是有人跌倒在地的聲音,而是……骨頭碎裂的聲響……

 

  「啊啊啊--」許久不見的孟克的吶喊再現,誰能來告訴他貓的尾巴能夠打斷人骨的,果然這個學院就是住著一群怪物。漾漾在心中不斷吶喊著。

 

  「糟糕!跑出去了。」在漾漾捂著被尾巴打到的手時,夏碎已經打開保健室的門衝了出去,而當眾人跟著出去時,望見的景象是……

 

  那隻小貓正在和同為他們學長的冰與炎的殿下,在難得乾淨、沒有大排隊情況的保健室外,卿、卿、我、我!

 

  這是他褚冥漾首次想要詛咒藥師寺夏碎這個人。

 

  「咪嗚~」

 

---小、分隔線---

呀啊~好久沒出冰夏文了~好懷念~

這次仍舊是歡樂的(有嗎?)夏碎小貓遊記,這次已經把後續想好囉!正文寫完的話……可能還會再寫番外吧。

接下來是寂風的問題,想了很久很久,決定繼續堅持寫下去,畢竟是我第一個小說文,還是希望寫完

不過時間上可能會慢慢出,雖然存稿還有剩,不過我打算在全部寫完之後,在快速的發,所以可能要請大家等會兒。

另外呀~寂風的空閒期會發冰夏文,不會再拖那麼久了,真的!

還有,我最近在學做LOGO,所以拖到文別來巴我頭,更不能踹我,就這樣。

最後啊~感想殺來,不然就把頭留下!

                  BY冰雨

 --補上--

去特傳官網晃到的小圖一張,因為兩人放著亮亮的閃光,所以就貼出來了XD(人家最好有!)

請以冰夏模式(?)去看,其實……那才是正常的兩人交流方式!(你也知道啊!)

 111.jpg  

文章標籤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