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有,慎

*配對:冰炎X夏碎,雷者請慎入

*角色崩壞、獸化有

以上均沒問題者,歡迎向下閱讀

以下,正文↓↓↓

【特傳冰夏】咪Ⅳ

 

  標題:咪Ⅳ

 

  副標:「撒嬌、破壞力集在一身的貓咪」(BY席雷‧阿斯利安)

 

  夏碎在用牛奶填飽肚子後,便躺在椅子上縮成一小團,漾漾終於知道先前看到的奇異小小毛球怎麼來的了。

 

  「夏碎學弟──」阿利的手伸了過去,但尚未碰到夏碎的身軀,就被不知道從哪裡生出膽子來的漾漾硬生生截斷。

 

  「漾漾?」

 

  「阿利學長,求你別碰。」漾漾用著嚴肅無比的語氣說著,他忽然想起之前冰炎說過夏碎起床氣很重的這件事,要不是方才冰炎剛好回來,不然他們可能會追夏碎追到氣結而死。

 

  而現在--要是阿利把沒睡飽的夏碎吵醒,漾漾無法想像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呃……」雖然手是收了回去,但阿利對直接這樣睡覺的夏碎頗為擔心,要是這樣受寒了怎麼辦?夏碎現在的身體可不一定能照正常人來處理。

 

  「咪嗚~」絲毫不知道那群圍著自己看的人的擔憂,夏碎小貓發出了小小的聲音,縮了縮身體繼續沉入夢鄉。

 

  當阿利想到一個折衷的辦法,拿了一條薄被輕蓋住夏碎的小小身軀,卻在下秒……棉被被打飛了……

 

  肇事者是夏碎那白白長長的尾巴,在把棉被甩出去後輕晃了一下,又捲成圈圈縮回夏碎毛球裡面。

 

  靜默──

 

  「漾漾!」千冬歲的叫聲伴隨著吵雜的拉門聲,剎那間充斥著整個安靜的保健室。

 

  「咪──」

 

  漾漾身旁的椅子,發出了疑似地獄冤魂的超低沉貓聲--

 

  「嗚哇啊!」看見夏碎猛然飛躍起來的身影,漾漾尖叫、千冬歲呆愣、阿利手伸了出去卻沒比夏碎快,而輔長……

 

  十分歡樂地朝著夏碎撲了過去,但卻又被一飛尾掃了回去。

 

  就在眾人尚無反應的時候,夏碎尖銳的爪子就已經到達千冬歲面前,利爪狠狠劃下──

 

  「唔!」千冬歲反射性一擋,但紅袍還是被劃下狠狠一痕,袍下的肌膚散出一滴滴鮮紅的血珠,可見方才那爪的力道有多大。

 

  夏碎一落地,腳又是一蹬,比方才速度更快的攻擊朝著千冬歲襲擊,千冬歲僅能擋住部分攻擊。就這樣來來回回許多次,千冬歲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保健室潔白的地板也被染上緋紅的鮮血,當眾人想辦法出手幫千冬歲時,又被夏碎機靈地閃過,鬧劇就這麼持續下去,直到──

 

  冰炎忽然現身在千冬歲旁邊!

 

  「夏、為什麼亂打人?」冰炎的手硬生生截斷夏碎甩往千冬歲的尾巴攻擊,將夏碎躍在半空中的身子攔腰抱住,大掌輕摸著夏碎的頭。

 

  「咪嗚──」夏碎輕叫了一聲,小頭又撒嬌似的輕蹭了一下冰炎,彷彿剛剛那場鬧劇他是受害者,但流在保健室地板上的那一攤血跡,就是最好的證據。

 

  「夏……」冰炎蹙起眉,顯然也對縮在懷裡的小貓沒轍,特別是夏碎的紫瞳眨巴的看著他,無辜的眼神更讓冰炎無奈。

 

  輕拍了下對方的頭,舊任著夏碎縮起身子,貌似是打算繼續睡覺,在一旁看的人都為夏碎懸吊在那的身子捏了把冷汗,但想想方才夏碎的破壞力,又都不敢伸手過去幫忙。

 

  「真是的……」輕托起夏碎小小身軀,放任著他替自己調好舒適的位子後,冰炎才把視線擺向眾人。

 

  「下次他要睡覺就讓他睡,夏碎的起床氣很大。」很明顯的,這是個非常、非常重要的警告。

 

  眾人一致點頭。

 

  「既然學弟都回來了,那我先走了喔。」阿利勉強扯出笑容,揮了揮手和眾人道別後就迅速地用移送陣離開,看來夏碎的問題再不解決,可能很難找到除了千冬歲以外的看顧者了。

 

  「那、千冬歲你來做什麼的?」漾漾嘗試著讓氣氛別那麼尷尬,而他……少見的成功了。

 

  千冬歲推了下眼鏡,從紅袍口袋裡拿出一大疊資料和幾個小罐子,表情十分嚴肅,但……和他放了一攤血的蒼白神情著實不合。

 

  「我查到讓夏碎哥變成這樣的原因了。」千冬歲說著說著,眼睛還偷瞄了熟睡的夏碎好幾眼,嘴上雖然不說,但心底肯定很介意夏碎打他的這件事。

 

  「嗯。那、是為什麼變成這樣的?」冰炎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夏碎挪了挪身子仍躺在冰炎腿上睡得十分舒適,完全沒有當事人的模樣。

 

  「判定應該是右商店街出產的玩意兒,會讓人變成各類獸型,貓類就是其中一種,另外……」千冬歲又推了下眼睛,表情變得有些難看,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緒後才繼續開口:「在自然狀況下,必須要一個月才會恢復。」

 

  聽到千冬歲這麼說,冰炎的表情也變得難看起來,夏碎變成這樣才沒幾天就鬧成這樣了,他很難想像要如何度過這一個月。

 

  「這幾天我會盡量想些辦法弄看看有沒有解藥,這是目前的資料和注意事項。」千冬歲將那疊紙遞給冰炎後,就匆匆離開了。只剩下冰炎、漾漾,和一直窺伺著夏碎的提爾面面相歔。

 

  「雖然看起來很難照顧,不過我還是很樂意幫忙照顧夏碎閣下哦!」傳言愛美麗東西的輔長立即自告奮勇的衝上前,但在下一秒就被冰炎踹回原位。

 

  「呃……」雖然漾漾有點想幫忙,但他很怕夏碎突然爬起來把他秒掉啊!

 

  又環視了保健室一圈,冰炎總算得到了結論。

 

  「算了,我最近也沒什麼任務,我自己再想辦法吧。我先去上課了。」語畢,冰炎起身離開,當漾漾還在想翹課大王怎麼會那麼想上課時,耳邊就爆出提爾的哀嚎聲。

 

  「慢、慢著啊──要是你這樣帶出去,我這邊豈不是又要來一堆傷患了嗎?」提爾邊哀嚎邊衝了出門,但門外除了淡淡的清風外,哪裡還有黑袍的身影?

 

  聽著提爾如此說,漾漾也覺得事情鬧大了。雖然夏碎現在模樣破壞力比以往低上幾個階層,但不分青紅皂白打人的程度可是更加的高了。

 

  雖然目前夏碎仍有著不能忽視的攻擊性,但真正讓人頭大的是……他那可愛到不行的模樣,帶出去不造成轟動才怪。而漾漾的學長……剛剛不假思索的把人帶去班上……

 

  漾漾可以想像出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慘劇了。

 

  § § § § §

 

  異能學院中首屈一指的Atlantis學院高中部,下午兩點一刻時,爆出來驚天動地的慘叫聲……

 

  而事主之一的冰炎,正無語地望著眼前一群人倒在地上慘兮兮的模樣,心底暗暗懺悔著自己的粗心。

 

  另一真正事主的藥師寺夏碎,正站在人群中央,一臉無辜地望著冰炎,但手裡沾滿血跡的冬翎甩,正是他身為事主最直接的證明!

 

  而事情……就是這樣發生的──

 

  冰炎執行完任務後,特地在課前繞到保健室看夏碎的情況,因為夏碎的情況比他預料的還要糟糕,所以冰炎在沒任務的時候盡量把夏碎帶在身邊,以免他四處誤傷他人。

 

  接完夏碎後,冰炎並沒有多想便回到班上,當他將教室的門拉開時,全學生的目光倏地全部集中在他身上……的夏碎。

 

  而夏碎不知道在何時就醒來了,把身體半掛在冰炎身上,任著身子晃來晃去的,絲毫沒有半點危機意識。這更是眾人將目光擺在兩人身上的重點!

 

  當冰炎還沒有任何反應時,夏碎在須臾間就被人群淹沒,還包含著各種驚奇訝異的尖叫、喧嘩聲。

 

  冰炎嘗試著想搶回忽然靜到不行的夏碎,但寡不敵眾,冰炎很快的就被擠到人群邊緣;當他嘗試想叫喚夏碎時,慘劇就發生了--

 

  自從夏碎變成貓型之後,就非常厭惡被冰炎以外的人觸碰,特別是在沒有他允許之下碰到,那更是罪不可諒!

 

  夏碎倏然的安靜,自然是沒被吵鬧的群眾注意到,而自他身旁微微散發出的殺氣,則被瘋狂地眾人掩埋掉。

 

  而夏碎就在剎那間,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抽出冬翎甩,迅速的舞動鞭子,彷彿是有生命在串動的毒蛇般。

 

  而被這條毒蛇竄動過的地方,便是哀嚎聲所編出的饗宴,一聲又一聲的哀嚎,高與低、快與慢、大與小,不斷交錯纏繞著,而冬翎甩所造成的啪啪聲,更是為這饗宴增添效果。

 

  直到把眾人打倒在地,夏碎舞著的鞭子才慢慢停下來,當最後一人被冬翎甩掃到而迸出血花時,這場血之盛宴才正式宣告落幕。

 

  而一開始被擠到外圈的冰炎,直到眼前擋住視線之人都倒下時,才能看見在中心的夏碎,掛著滿臉的淚痕還有滿腹吐不出的委屈。

 

  「夏……」這下子,冰炎都不知道該不該罵夏碎了。

 

  「咪嗚嗚──」夏碎躍了一大步,跳過擋在中間的傷者,直撲到冰炎的懷裡,放聲哭了出來。

 

===分隔線===

本來想要偷懶不出的,可是還是跑來發文了XD

這篇夏碎哇哇大哭了起來,某種層面上還挺有萌點的(←怪人

冰炎和以往一樣,完全拿夏碎沒轍

接下來再發一篇咪就完結囉!預計是明天就發囉!(感動

小小預告一下,咪之後開的坑是TD喔!(TD是簡寫,全名太長>W<)

風格和咪有點差異就是了,不過還是有它的特色!(TD是架空文哦!)

希望大家也會喜歡TD!:)

口禾火、口米~

               BY冰雨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