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有,慎

*配對:冰炎X夏碎,雷者請慎入,雷死不管得哦(微笑

*崩壞、獸化劇情有

以上均讀完沒問題者,歡迎向下閱讀:)

以下,正文↓↓↓

【特傳冰夏】咪Ⅲ

 

標題:咪Ⅲ

副標:「可愛與危險總是同時存在,但就是這樣才美啊啊啊--」(BY羅林斯‧提爾)

 

  「喵!」

 

  「痛、痛痛……」

 

  從方才冰炎把夏碎帶回保健室,又接到電話而在外面講電話開始,漾漾等人就看著提爾輔長因為要檢查夏碎的身體,所以努力地將手往夏碎的方向伸去,但提爾的手才靠近一丁點,夏碎馬上就嫌惡的用貓掌將那隻手伸向自己的手拍掉。

 

  這樣的情況重複了好幾次,看到漾漾都覺得應該上前幫忙,但夏碎身後的長尾巴一直在漾漾視線裡晃來晃去,使他立即想起之前被打斷的手,雖然已經上過藥,估計明天就能恢復,但漾漾隱約覺得應該沒半點痛覺的傷口還在作痛。

 

  「提爾,我等下還有任……」

 

  「痛啊──」冰炎還未說完話,就先被提爾的慘叫聲打斷。大概是不想在繼續糾纏下去,夏碎這次發狠的把貓爪伸出,狠狠地劃過提爾的手臂,而其爪的銳利,讓提爾的手臂剎那間就皮開肉綻。

 

  「喵~」一看見冰炎,夏碎又很主動地貼了過去,完全不在意身後抱著手尖叫的人。

 

  沒接住朝自己飛撲過來的夏碎,冰炎就任著夏碎這樣半吊在自己身上,反倒是一旁的千冬歲看了越來越心驚,深怕一個不穩,他的哥哥就會摔下來受傷。但他也忘了身為紫袍的夏碎,就算從一百層的高度摔下來,一點傷也不會有。

 

  「提爾,我還有任務要先走了,我會叫人來幫忙。」七手八腳得想把纏在身上的夏碎解下來,冰炎卻又意外的發現,夏碎的長尾巴不知道在何時已經纏在他的手臂上了。

 

  「夏碎……」

 

  「喵。」紫色的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著他,好似在期待什麼。

 

  「說什麼我都不會帶你去的!」

 

  「咪嗚──」

 

  偏過頭不去看夏碎,冰炎清楚的知道,要是在這麼看下去,自己一定會忍不住答應夏碎的哀求,但就算去的地方不算危險,他還是沒把握能夠保護好處於貓型的夏碎,哪怕只是萬分之一的機會讓夏碎遭遇危險,他還是要把那個機會降到零。他沒有任何的籌碼可以賭,賭夏碎會不會從他身邊永遠離去,他賭不起!

 

  「乖,很快就回來了。」以紫袍來不及反應的速度,迅速的把夏碎解下來並放在椅子上,正欲離開時,仍被夏碎捉住衣角。

 

  「很快就回來嗎?」帶著些微哽咽,夏碎拉著黑袍的衣角,心裡仍帶著一絲絲的期盼,他會帶著自己一起去,雖然是不可能實現的……

 

  「嗯,很快。」忽略掉夏碎泫然欲泣的表情,輕在夏碎的額頭啄了一下,又順手把夏碎的頭髮揉亂,打算稍加安撫一下再離開,但……

 

  「咳嗯──冰炎殿下儘管放心,我會把你家小貓照顧得好好的,放心的去出任務吧!」提爾的聲音穿入在旁人眼裡看來,閃到不行、但在兩人眼裡,氣氛正好的情景中。對那兩人來說--非常得不識時務!

 

  「咳!那我走了。」再補了提爾一腳、又順手拍拍夏碎的頭後,趁所有人都來不及反應時便離開了。

 

  「唔──」呆了幾秒,之後夏碎猛然撲上提爾,掌上的利爪狠狠的抓了提爾好幾下。

 

  千冬歲和萊恩中途接到任務而離開,只剩漾漾一個人待在保健室裡,默默的在一旁看著夏碎的暴行,雖然他有那麼一點想上前叫夏碎停手,但……他有一點忌憚夏碎的利爪,還有……提爾臉上掛著爽歪歪的笑容。

 

  「哼哼!」甩了下充滿血的爪子,夏碎瞇起紫眸,轉頭看著待在一旁的漾漾。

 

  「呃!」漾漾終於理解到,什麼叫做青蛙被蛇盯著了。一種恐懼從心底竄起,漾漾有點想轉身就跑,只是……動不了……

 

  「可愛的小貓咪呀~」原本倒在一旁的提爾,不知何時起身朝夏碎撲了過去,但夏碎連看一眼都沒有,一爪就把提爾巴回原位。

 

  夏碎起身,緩步朝漾漾走去。

 

  「夏、夏碎學長……」漾漾開始往後退。

 

  「咪……」意謂不明的叫了聲,夏碎面露殺氣、筆直的往漾漾的方向走去。

 

  「嗚、哇啊!」眼見夏碎忽然朝自己飛身撲過來,漾漾驚叫了聲,因恐懼而緊閉了雙眼,卻漏看了出現在身後的某人。

 

  預期的疼痛一直沒有出現,還隱約聽到某種聲響,漾漾總算鼓起勇氣睜開雙眼,而映入眼簾的是……

 

  「肚子餓、肚子餓。」夏碎親暱的蹭著不知何時出現的席雷.阿斯利安,長尾巴纏繞在阿利手上的袋子,而方才的那股殺氣,很明顯的對著位於漾漾正後方的袋子。

 

  「呃……」與原本預期的情況相差十萬八千里,漾漾的腦袋直接當機了,內心暗想著要是被千冬歲看到這幕,不知道會石化多久。

 

  「原來是你來啊。」從剛剛就被晾在一旁的提爾走了過來,伸手試圖想掰開夏碎纏緊袋子的尾巴,但尚未掰開,就先被賞了好幾巴掌。

 

  「沒辦法,冰炎學弟說只有我有空,就來幫忙了。」看著僅用一隻手支撐身體重量,因此而晃來晃去的夏碎,阿利捏了把冷汗,要是掉下去可不是開玩笑的。而阿利也著實忘了夏碎摔下去根本不會受傷的事情。

 

  但阿利手還沒碰到夏碎的身體,就被夏碎狠狠瞪著。

 

  無奈……

 

  「學第,至少用兩隻手抓好嗎?」半吶,阿利收回伸在半空中的手,改用勸的方式和夏碎溝通,雖然打起來不一定會輸,但阿利可不敢真的打下去。

 

  算是接受了阿利的意見,夏碎乖乖的用兩手抓住阿利的紫袍,但這可不代表他沒辦法對付身後的變態。

 

  「啪!」羅林斯.提爾-鳳凰族的第二把交椅-成為第二個慘死在夏碎長尾巴底下的人。

 

  而阿利也因為尾巴的破壞力而愣住了。

 

  「阿利,我要吃這個。」用尾巴打完人之後,夏碎又用尾巴捲起塑膠袋裡的某物。

 

  「慢、慢著!那是我午餐的牛奶啊!」荒野獅頭發出了哀嚎聲。

 

  「我要吃這個。」伸出一隻短短的手指,明確得指向那瓶牛奶,夏碎仍堅持自己的立場。反倒是一旁的阿利因為夏碎開始晃起的身子,而捏了把冷汗。

 

  「那、就吃這個吧。」語畢,阿利拿起在自己眼前晃了許久的牛奶罐,順手將上面的蓋子扭開,之後便讓夏碎穩當的坐在保健室的椅子上喝牛奶。顯然某紫袍也敵不過貓咪的要求。

 

  「漾漾,要一起吃嗎?我有多買。」拉了下被擱置在一旁的塑膠袋,阿利友善地笑著問漾漾,但漾漾卻覺得身處在北極嚴寒的氣候中。

 

  「不、不用了,我可以自己一個人到外面吃。」發覺阿利笑容裡有多黑,漾漾只想趕快逃離這個困境,兩個腹黑到不行的紫袍外加一個看起來隨時都要爆發的蓬毛土著,漾漾深深得覺得,快點離開才是上上之策。

 

  「褚,一、起、吃、吧~」夏碎放出了男、女性生物都不可抗拒的笑容。

 

  『老、老大!不用特別強調每個字吧?』望著拉住自己衣角的小小貓咪,漾漾疑似看到應該是要出現在奴勒麗身上的尖角與尾巴。

 

  「留下來吃飯吧~」夏碎發出制裁宣言。

 

  『不~~~』

 

  即便是在內心哀嚎千萬遍,仍改不了現況,漾漾只能欲哭無淚得坐到椅子上,吃著那個看似很高級的便當,但即使是頂級的美味,漾漾也無心品嘗了。

 

  『千冬歲、萊恩,快來救我啊~學長、我真心地求您快點回來啊!快點把你家貓咪帶走啊──』

 

  「咪!」長長的尾巴伸來,捲走了擺在漾漾面前的副餐牛奶。

--可-愛-小-分-隔-線--

唷呼~好像很久沒在這裡見面了欸

好啦!我知道,我真的很久沒發咪的正文了,對不起嘛!QQ

最近打算填冰夏的坑,加上我家網路很不穩定,所以我都有乖乖打文哦

而且我還發現,我心情不好的時候稿量特別多= =+

之前難產的寂風在某次極度不爽的情況下,飆了一篇出來,真高興(茶

另外呀--咪這篇文在今天正式完稿--(放煙火

這可是我第一個填完的坑啊啊啊--超感動的

目前沒打算寫外篇(其實外篇就是七夕賀文啦!)目標把下一個坑填完~

加油啦~~~!

小預告一下,咪正文總共5篇哦!

應該這幾天就發完嚕!XD

                BY冰雨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