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呃我終於發文了,許久不見啊!(遠目)  <你也知道!##

順便一提就是如果今天有再打好一篇的話,就還會再發這樣。(我想快點完結嗚喔喔!!)

CP:風動鳴安加西奈X神闇,BL劇情有,不喜勿入。

【風動鳴安闇】在那之後-拾壹

 

  「席德列斯,快點來啦,大家都再等你了。」一名金髮青年在瑪索西加大神殿的階梯上招著手,看到加奈西安出現似是鬆了一大口氣,雖然青年很清楚知道現任破虛神座絕對不可能遲到,但越來越接近集合時間還不見人影還是會讓人緊張啊。

 

    「冉墨,好久不見。」

 

    在加奈西安身後的神闇探出頭來,十分熱情的對好久不見的友人打招呼。

 

    「咦?小闇怎麼也跟來了?」

 

    「一個人在家無聊嘛。」

 

        「我說你們……」倚在神殿柱子邊的燁煇看著差點就要天南地北聊起來的友人和搭檔,很無奈的出聲提醒:「敘舊就先到這邊吧?你們幾個再不進去可真的會遲到。」

 

        「啊啊,燁煇又來了。」冉墨笑著拉上神闇,很快的消失在大殿內。

 

    穿越過走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廳堂,就像穿越時間軸一樣,在這裡訂下契約、分別,過了一世之後在這裡重生,再次訂下搭檔契約,只是這次不會再分離了。

 

        「安加西奈,你在想什麼?」

 

        不知不覺間已踏入後殿,直到手臂傳來異樣的觸感,加奈西安才回過神,迅速的伸手捉住那根不太安分的手指,轉過頭便看到白髮人兒不解的盯著他看,嘴角隨即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身體不會不舒服?」

 

        「你去死。」

 

        語罷,神闇氣憤的抽回手轉身就走,但走沒幾步就被加奈西安拉了過去,額也被輕輕吻了一下。

 

        「等我一下,回去再弄東西給你吃。」

 

        加奈西安這次很乾脆的先行放開手,走往早已站在各自水潭邊,曖昧笑著的七個同伴身旁。

 

        「好了,大家開始吧。」菲特克恩朝眾人笑了笑,便在手上輕輕一劃,血滴隨即落入水潭中。其餘神座也都快速跟進。

 

        孩子成型還需要一小段時間,許久不見的眾神座們自然而然的開始閒聊了起來。

 

        「小闇,你今天有沒有空?要不要一起出去玩?」首先開話的是昊絕神座。泠潁掛著燦爛的笑臉靠向好奇湊在水潭邊看著的神闇,一出口還是萬年不變的邀約。

 

        「諾曼登你也真是的,人家神闇可是有家室的人喔?這樣明目張膽的邀人不好吧?」冉墨笑笑的耶揄著。

 

        「西卡潔啊,你可以不要這麼誠實嗎?」泠潁略帶責怪的撇了冉墨幾眼,隨後轉向一旁被瀏海遮住大半臉,默不作聲打算看好戲的九殷神座。「斯尤那多,你都不管管你家的嗎?」

 

        「管什麼?他管得著嗎?」

 

        冉墨依舊笑著,不過身後竄出的黑影還是讓泠潁頗為忌憚。

 

        「嗚啊──這樣的話,那我只好去席德列斯家找小闇了。」

 

        「過來做什麼?礙事嗎?」加奈西安沒好氣的回了一句。

 

        燁煇帶著有些算計意味的目光看了加奈西安好幾秒,才帶著笑意開口插進話題:「這麼說來,我們以後也可以去愛修諾神殿聚聚啊?」

 

        「斯尤那多,你這意見真中肯,我贊成!」

 

        「可、可以嗎?」

 

        「席德列斯你看連淂懮都開口囉,要不要考慮一下?」

 

        「慢著你們是把我家神殿當作什麼啊!後花園嗎!」

 

        菲特克恩看著打鬧起來的同伴半呐,才猛然想起好幾天前接到的消息。

「對了,你們接到消息了嗎?下任祭司主席似乎是諾曼登呢。」

 

        「主席?」泠潁瞪大了眼,誇張的摀住自己的嘴,但神情似是早就知道這件事。「我要主席位子做什麼?難道可以讓小闇過來陪我辦那會壓死人不償命的公文嗎?」

 

        「如果可以的話,我在這裡就一刀先劈死你。」

 

        「席德列斯手下留情啊。喂!別真的拔刀!」

 

        「哥……你的血滴,分開了耶?」一個不同於玩鬧的聲音插了進來。從方才一直專注在水潭堪稱奇蹟滴血造子上的神闇,輕聲開口說出自己一直觀察的血滴變化。

 

        「神闇,我可不准你隨便被拐走──慢著,你剛說什麼?」

 

        「血,分成兩半了。」而且還越分越開,各自成型。

 

        方才愉悅的氣氛沉靜了好幾秒。

 

        「噗哈哈──席德列斯你要養兩個孩子耶!兩個耶!」

 

        幾個稱號為「損友」的人在泠潁的話末後,很沒形象的一同靠向水潭邊大笑不已,只有加奈西安黑著臉,很想直接把那些敢笑他的人用天之破劈成兩半。

 

無視於身旁的吵鬧與誇張的笑聲,神闇在其中一滴血成型之後就興致沖沖的把孩子抱了出來,定睛一看卻愣了好半呐:「頭髮……是白的?」除了自己這個不算席德列斯家的人外,神闇只有見過前世的長輩帕黎修蒙.席德列斯是淺黃色頭髮,其他都是純正席德列斯家血統的黑髮黑眼。

 

        氣氛又沉了許久,過了好一會兒冉墨才勉強開口:「原來你們兩個的關係已經達到這種地步了嗎?連孩子都有了……」而且還是神賜的,這會不會太誇張?

 

        眼尾瞥到另一滴血也成型,加奈西安伸手把另一個孩子也抱了出來,短短的黑髮讓人鬆了口氣,不過嬰孩哭鬧的聲音讓加奈西安很想把孩子再摔回去。

 

        「席德列斯,孩子禁不起摔的喔?」

 

        「閉、嘴!」

 

  § § § § §

 

---好久不見噢噢-分隔線---

特地起了個大早把下一篇打完才敢發文。(扶額

就如前面所講的,今天有打完存稿下一篇的話就會再發文,如果今天靈感大神眷顧打了兩篇,就再發兩篇(雖然不太可能ww)換言之就是存稿都會比現在的進度多一篇。

因為現在暑假加上之後會暑輔,目前有趕本的壓力,所以之前的點文和獎品文請容我挪到暑輔上課的時候再來寫。我真心誠意的不想窗本啊!(哭)  <那你還不快寫還混!

最後就是請讓我任性的三不五時在痞客神隱。(拜)  其實噗浪還是找的到我啦,留言我也會天天上來看,只是發文可能會沒很固定而已。

另外就是抓錯字大感謝,最後的特殊符號是之後出本接下面劇情用的。(接下來劇情進展就很快囉,畢竟快完結了嘛……)

      by冰雨

文章標籤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