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忍說下一篇才是我打這篇文的重點……

果然拖到還有下部。(欸欸)

CP:風動鳴黎莫爾X依挪,清水向,不喜勿入。

【風動鳴黎依】一隅﹙中﹚

 

  「黎莫爾……」

 

  「怎麼了?」亮眼的身影轉了過來,即使在巨大叢林的陰影下,依舊阻擋不了身為破虛神座的耀眼。

 

  「沒有。只是……謝謝你。」精緻的臉蛋,綻放出笑容。

 

  「你真的是個好人。」

 

  默默的轉回頭,感覺到後頭人兒快速跟上的腳步,嘴角似是上揚了那麼一點,其實心裡是有那麼點高興的,那唯一能讓他情緒起伏的人啊,就在他後頭而已。

 

  「黎莫爾……我們現在要去哪裡呢?」

 

  沉默的把視線移到那張困擾的臉蛋上,黎莫爾毫不意外發現自己沒有一絲不愉快的情緒,無奈嗎?或許吧,但他更想守護這笑容、這個人。

 

  「找個能安全休息的地方,順便觀察。」

 

  任務範圍是整個叢林,也就是說只要是在這個叢林內的任何處,都可以順利的執行任務,現在就只剩能過夜的地方。

 

  「嗯……那裡,可以嗎?」

 

  纖長的手指向叢林陰暗處小小的洞,看起來應該是頗能讓人放心的地方,前提是裡頭沒有什麼奇怪生物的情況下。微微頷首,黎莫爾率先朝山洞走去,方才氣息探測下裡頭應該是有隻大生物,不過不礙事。

 

  看著一雙充滿敵意的金色獸眼緊盯著自己不放,黎莫爾不慌不忙的昂起手,揮動:「破空虛斬!」

 

  不用天之破的原因是怕這隻獸類變成一具沒有任何用處又佔空間的焦炭,雖然有帶糧食和這隻獸類不確定能不能食用的情況下,獸類決對不會淪為食物,但如果晚上太冷拿來燒著取暖就是一個不錯的做法。

 

  不過大型獸類倒下的聲音,還是引來待在外頭人的驚呼聲。

 

  「黎、黎莫爾,你沒事嗎?」

 

  「沒事,不用擔這種無所謂的心。」一個神座被一隻獸打傷傳出去能聽嗎?不,如果是依挪的話,倒也不無可能。

 

  「那就好,和黎莫爾出任務真的好讓人放心……」依挪安心拍了下胸膛,剛剛聽到撞擊聲讓他嚇一大跳,趕緊跑進來的結果就是他現在有點喘。

 

  「跟我出任務……你感到安心?」

 

  很怪異的感覺湧上心頭,他表現的一直都很冷淡,不論對誰都是,即使他有特別關照依挪的意思,但黎莫爾仍舊是依照自己的方式,照理來說感覺到的只有冷淡,而不是安心啊……

 

  「嗯?黎莫爾很強又很可靠,所以很安心嘛!」

 

  依挪笑了笑,似乎不覺得自己方才說的話有什麼問題,不以為意的放下肩上繁重的行李。

 

  安心?可靠?沒想到這種詞會出現在他身上。收回視線不再多問,放下行李後隨手整理一下不算骯髒的環境,畢竟這裡是要待上兩天的地方。

 

  兩個人默默做自己的事情不再交談,一直到依挪整理好行李抬頭,才感覺到些微得不對勁,天氣上的。

 

  「黎莫爾那個……我可不可以問你一個問題?」依挪搔了搔頰,有些尷尬的看著夥伴黑色的短髮,清秀的臉蛋露出困擾的表情。

 

  「你問。」

 

  「我沒有帶禦寒的衣物,怎麼辦?」」

 

  「……」

 

  黎莫爾默默的看向洞外,白白的雪緩緩飄落,而且還有越下越大的趨勢,看來夜間的叢林勢必會變冷,更要命的是,他也只多帶了一件衣服,說要禦寒根本不夠。

 

  該說幸好特別留了隻可以拿來燒的獸類嗎?黎莫爾轉身看著被結界阻隔著以防血四處亂流的獸類,內心暗想著這隻獸應該夠燒個兩天吧?如果真的不行大不了兩個人靠近一點睡……反正依挪也沒有傷到他的本事。

 

  結界阻擋的了雪卻阻擋不了寒意,黎莫爾也沒想到他所想的事居然會成真。

---黎莫爾超有愛-分隔線---

在那之後晚點再發吧……不忍說我一個字都還沒寫。(掩面)

不過我會盡量趕出來的請放心。OWOˊ

下一篇劇情根本是我狂腦補的產物,兩個送洞房請恭喜他們。  (無誤!)  <最好。

不忍說會廚黎莫爾真的是件很奧妙的事情……

結論就是我要去睡覺。  <不對吧你

              BY冰雨

文章標籤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