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點忘了要發賀文(汗顏

時間不太夠了,所以沒什麼廢話

告示照常

配對:夏碎X冰炎不喜勿入

其他的……沒時間啊--!文奉上!

【特傳夏冰】萬聖、萬惡?(萬聖節賀文)

 

  「Trick-or-treat?」這是冰炎結束堆積成山的一連串任務,回到黑館正準備休息時,聽到的第一句話,而且還是出自於他的搭檔的口。

 

  冰炎很努力壓下額上跳動青筋,忽略掉開門之後看見那些飛來飛去的奇怪生物,還有掛滿彩帶的大廳,以及很明顯是某些袍級人物和Atlantis學生身上的歧異打扮,現在的冰炎只想回到房間,關門、洗澡、睡覺,但他的搭檔正擋在他的正前方,若是無視直接走上去,肯定會……

 

  「這是怎麼回事?」冰炎一掌巴掉飛來的蝙蝠,現在的他疲憊到連動手都懶,否則他肯定一槍戳死這隻不要命的蝙蝠。

 

  「Halloween的派對啊,你還沒回答喔。」夏碎搖了搖手上可疑的南瓜造型盒子,咖啷啷的聲響發出,推測裡頭應該是糖果之類的東西,雖然冰炎一點也不想知道到底是什麼。

 

  「我需要休……」

 

  「嗨!學弟。」狩人,席雷‧阿斯利安手掛上冰炎的肩頭。

 

  「學長,trick-or-treat?」號稱有小型移動式圖書館的千冬歲冒出,手上拿著疑似和夏碎一樣的南瓜盒子。

 

  「……」白袍萊恩冒出了一下,又變回空氣。

 

  「學、學長──!」曾是他代導學弟的褚冥漾正被一堆有的沒的東西追著。

 

  「學長,這裡有很多喵喵親手做的餅乾喔!」醫療班出身的學妹,滿臉崇拜的圍在冰炎旁邊。

 

  很好,看來他今晚真的不用睡了。冰炎環起手,冷眼望著包上來的一群人,心裡滿是想快點把事情解決掉的焦躁。冰炎嘖了聲,比任務還棘手……遇到妖靈鬼族等等的東西他可以一槍捅爆,面對眼前這群人他卻不能一掌打飛,麻煩……

 

  冰炎望了他的搭檔一眼,夏碎也回以微笑,這群人肯定很清楚他身上沒糖果,意思就是……

 

  「Trick。」

 

  語畢,黑袍俐落的往旁邊閃,隨即一串伴著火花的閃光砸向冰炎方才所站的位子,還有一桶又一桶的水潑了過來,冰炎仍是氣定神閒的閃著,衣角連一滴水都沒沾到。

 

  不知覺間,冰炎脫離了人群正中央,這就是冰炎想要的……看準了人群間的縫隙,一個漂亮到令人喝采不已的閃身越過人群,直往樓上奔去。本是完美的計畫卻硬生生被打斷,方才一直沒什麼舉動的夏碎準確地捉住冰炎的手腕,將人拉進懷中。

 

  冰炎在心底按叫了聲糟,夏碎搗蛋起來可比身後那群人難纏不知道幾百倍,他寧可現在去和鬼王高手對打,也不要面對自家掛著詭異微笑的搭檔。

 

  「Happy  Halloween,冰炎……」夏碎笑著,手輕在冰炎白皙的臉上捏了一下,給了他最愛的人一個深到令人窒息的擁抱之後就放開了。

 

  「累了就去睡吧。」

 

  就、就這樣……?冰炎腦袋有點當機,他是不是應該檢查一下他的搭檔是不是被調包還是腦子根本就被燒壞了啊?

 

  「不累嗎?」偏頭,夏碎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微笑,就這麼望著冰炎。

 

  「不,很累。」冰炎飛也似地逃離,天曉得夏碎會不會突然就回心轉意,然後他今晚的睡眠就全泡湯了。

 

  夏碎意味深長的看了冰炎一眼,笑著……

 

  迅速地賞某隻小幽靈一巴掌,甩上房門,冰炎很慶幸自己的房間沒有被裝飾成奇奇怪怪的模樣,否則他肯定會決定外宿。雖然之後他真的很後悔沒外宿,但那一切都是後話了。

 

  冰炎蹙著眉,不太能理解為什麼突然跑出一個萬聖派對,雖然他出任務已經離開學校好幾週了,所以有什麼突然的活動他並不覺得意外,但在黑館舉辦這點就有點詭異了……冰炎忽然有種預感,10/31-也就是明天-他可能會看見一些更詭異的東西,說不定他再找個任務出去會比較好?

 

  無奈的嘆了口氣,把所有思緒拋到腦後,冰炎躺上床,疲憊不堪的身體一放鬆很快的就進入夢鄉。

 

  夜裡,一個萬分熟悉的氣息輕柔的包覆著他,應該是夏碎吧……冰炎已經累到連睜眼都是耗費一分好不容易恢復的力氣,自然也沒辦法對夏碎的舉動做出任何表達不滿的回應。就當作……偶爾的縱容吧,況且他們已經許久沒見到面了,這麼說起來……還真有點想念。

 

  「冰炎,別動來動去的。」夏碎好聽的聲音在耳畔邊響起,冰炎忍不住勾起一抹笑,放鬆身體輕靠著夏碎,替自己調個舒服的位子便沉沉睡去。夢裡,他聽見夏碎溫柔的呢喃,以及記憶中……夏碎模糊的笑臉,而且還是帶有點惡質的那種……

 

  冰炎醒了,原因無他,他既不想浪費時間在睡覺這方面,更不想被自家搭檔惡整。

 

  身旁邊潔白無皺的床單,若不是空氣中飄著夏碎身上若有似無的茶香,冰炎肯定會以為昨天兩人傍著彼此睡的事情是幻覺,雖然他現在寧可相信是幻覺。

 

  「冰炎、醒了?」浴室的門被拉開,白霧散了出去,朦朧間隱約見到夏碎模糊的身影,還有沐浴乳的香氣。

 

  待夏碎的身影完全清楚,冰炎感覺到一股窒息的熱流往臉上竄燒。

 

  「夏碎!你幹嘛不穿衣服?」冰炎隨手砸了一顆枕頭過去,但隨手就被一臉莫名奇妙的夏碎接住,臉上可疑的紅暈一覽無遺,夏碎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害羞?」修長的手指輕戳了下冰炎美麗的臉孔,夏碎覺得有點有趣,搭檔那麼久彼此的裸身並不是沒看過,現在冰炎的模樣實在是……太、誘、人了。

 

  「才沒有害羞!」某黑袍氣急敗壞的否認,但臉上的紅暈卻是怎麼樣也遮不住的。

 

  萬聖節或許是個美好的節日,但身邊有個萬惡的搭檔在一旁,再美好的日子也會變得一點都不、美、好。冰炎咬牙切齒的在心裡想著,紅眼瞪著壓在自己身上,笑得一臉純良無害的夏碎。

 

  「藥師寺夏碎,你最好別──唔唔……」

 

  「冰炎,是你自己選Trick的喔。」語罷,夏碎貼了上去,溫熱的氣息染上兩人的身子,豔紅的花蕊綻放……夏碎仍舊笑著,一臉好心的提醒冰炎他的選擇以及……接下來「應該」會發生的事。

 

  「唔唔──嗯……」

 

  不給冰炎任何喘息的機會,緊依著彼此的身子,夏碎感覺到許久不見積成的思念即將爆發。

 

  Hallowee……果然就是要這樣過才有意義。夏碎滿足得笑開臉。

 

  「藥師寺夏碎,你給我自制點!」

 

  不久,某黑袍惱怒的聲音傳出,但在下一秒又沒了聲響,若仔細聽的話……還有一些曖昧的聲音斷斷續續的飄出……前提是要有膽貼在房門前聽。某個住在隔壁的妖師膽顫心驚的走過去,心底不斷祈禱著事後不會背烽云凋戈捅或是被冬翎甩鞭死。

 

--

各位晚安(奔離

文章標籤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