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在不貼文太對不起自己了(你也知道?

最近都在瘋狂做LOGO啊~文都打少少的,得想辦法補回來才行!(握拳  {補不補得回來還是個問題……

好啦!文前慣例提醒(茶

*BL劇情有,不喜勿入

*配對:冰炎X夏碎,雷者請慎入

*角色崩壞有,此文為架空文

以下,正文↓↓↓

【特傳冰夏】The Divinity 章之壹

 

  「夏、夏碎!」

 

  紫瞳猛然睜開,對上的是一雙亮眼的紅瞳。

 

  「夏,你還好嗎?叫你好久了你都沒反應。」颯彌亞在被他喚為夏碎的少年旁邊坐下,神色十足十的擔憂。

 

  夏?我不是夏,我是……什麼?

 

  呆愣的看著坐在身旁的颯彌亞,方才淺意識裡還想反駁什麼,但在下一秒又全都消散。且說……他剛剛夢到什麼?

 

  夏碎皺著眉,努力的想憶起夢裡的東西,無奈的是,怎麼想都沒有想出個東西,而看見皺眉的夏碎,颯彌亞僅能在一旁乾著急。

 

  「夏,你真的沒事吧?」

 

  颯彌亞的聲音打斷了夏碎的思緒,而從聲音聽來,對方十分、十分的擔憂。

 

  「抱歉,我只是有點恍神了,什麼事都沒有。」夏碎露出了令人安心的微笑,但笑容裡暗藏的不安仍被颯彌亞捕捉到,但他也沒有點破。

 

  「沒事就好,明天要舉行替身儀式還記得吧?長老們要我們先回去提早準備,預定時間快到了,走吧。」颯彌亞伸出一隻手,讓夏碎拉著方便起身。兩人就這麼手拉著手跑回颯彌亞口中的儀式地點。

 

  兩人交握的手,即便到達了目的地也一直沒有鬆開,對颯彌亞來說,這只是個長久以來的習慣,反正他也不排斥握著對方的手,就著麼任著這個習慣繼續下去。

 

  但……對夏碎來說,交握的手,似乎……代表的不只是習慣而已……還有另外一些……更特別的東西,但他也說不上來是什麼。

 

  一路上走過,只有是有人的地方便是一陣竊竊私語,恍神的夏碎根本沒注意到他人詭異的目光,但可不代表颯彌亞會這麼放過那些人。

 

  狠狠瞪了對他們指指點點的人群一眼,颯彌亞才轉回頭對一旁的夏碎說:「夏,你準備好了嗎?」

 

  夏碎仍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沒有回話。

 

  又轉頭瞪了一眼,颯彌亞沒再理會那些人們,直接把和他身高相仿的夏碎擁入懷中。

 

  「你再不看我以後可能就沒機會囉。」

 

  「什麼?」澄澈的紫眸這回總算盯著他了,這讓颯彌亞很高興,當初選夏碎為他的替身有很大的關係,夏碎總是不自覺散發出寧靜氣息。

 

  「替身儀式結束後,我要開始修行了。」

 

  「你會想我嗎?」兩個人的距離近到可以感覺到對方的鼻息,颯彌亞望著對方,帶著另一絲,被他深藏住的情感。

 

  著迷似得盯著颯彌亞漂亮不已的臉龐,夏碎的話語脫口而出:

 

  「會。」

 

  「我也會想你哦。」趁夏碎愣住時,颯彌亞飛快的在夏碎臉頰上啄了一下,果不其然看到一團紅暈在夏碎的臉上蔓延。

 

  「颯彌亞!」夏碎飛也似的逃開。

 

  「呵呵!」兩個年紀相仿的孩子在庭院的道路上不斷地追逐、玩鬧著。直到兩人累時,才並肩躺在草皮上。

 

  「亞,你修行完會回來的吧?」夏碎偏過頭,眼瞳緊揪著銀髮男孩,他要離開了……感覺好糟。

 

  夏碎鬱悶地縮起身子,不料又被颯彌亞猛然抱住。

 

  「當然會回來啊!你在這裡我怎麼可能不回來?」

 

  「颯彌亞!放開、快點放開啦!」夏碎不斷掙扎著,但颯彌亞看似纖細的臂彎卻意外的有力,仍緊緊得把夏碎鎖在懷中。

 

  「你會等我的吧?」

 

  「嗯。」夏碎用力的點了下頭,但雙頰還是止不住得紅了起來。

 

  「會等你的,一定會……」夏碎小小聲的說著,但還是被耳尖的颯彌亞聽到,引來對方一連串的笑聲。

 

  「颯彌亞你這個白痴!不準笑!」夏碎氣憤得上前捶了颯彌亞幾拳,最後的結果仍是被颯彌亞緊抱住。

 

  「放開啊──」

 

 § § § § §

 

  「好煩……」隔天一大早,颯彌亞就起床了,美其名是早點為儀式做準備,實際上根本就是颯彌亞想去找夏碎。

 

  粗暴得刷著牙齒,紅眸閃過一絲又一絲的煩躁。他,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為下一任Atlantis的王,強大的實力自然是必備的,但這根本算不上是被送到那個被簡稱為無殿的虛與無之殿修行的理由。

 

  颯彌亞清楚的知道,這一切都為了要拆開他和夏碎。特別是在先王早逝,而他年紀尚不能繼位的時刻,必然得拆掉他們倆個。

 

  身為下一任王,按照歷代以來的傳統,必定也要選出一名藥師寺家族的人作為替身,而那個人--就是夏碎。

 

  當他在一群備選的孩子群中,選出夏碎時,那群長老並沒有說什麼,也當然沒有反對,畢竟替身這特殊的術法必須在兩情相悅的情況下才能施展,所以王的替身都是由王親自選出,而會聚集在這裡的孩子們,都是要想當王的替身的意願。

 

  有些人是為了權力,有些人是為了金錢,有些人是貪圖……總而言之,聚集在這裡的孩子多半被家族長輩們洗腦,而看上了之後的某個優勢,才會自願當王的替身,因為誰都知道王被殺的可能性有多高,這是需要替身的原因,也是沒有人會在沒有任何好處的情況下,自願當王的替身的原因。

 

  長老們對於替身的野心心知肚明,但仍無視著那些野心,只要不危害到整個國家長老們都不會管,因為替身實在過於重要了。

 

  但這可不代表王會這麼想。

 

  當颯彌亞在選替身時,看見那些孩子外表下隱藏的野心,只感覺到一陣又一陣的噁心。

 

  當他經過一個孩子面前,他們都盡量表現得很聽話,女孩花枝招展似的勾引著他,男孩露出笑容來表達善意,但他可沒漏看那些人眼底所露出的貪婪!

 

  當颯彌亞厭惡那些人到想一把火燒了事時,一雙純淨的眼瞳進入他的視線範圍。

 

  是個黑髮的男孩。

 

  一雙漂亮的紫眸輕望著他,眼底與旁邊的人截然不同,是完全的乾淨,眼同的顏色好似紫水晶般,閃耀地亮著。

 

  颯彌亞朝男孩靠了過去,男孩只愣了一下就綻放出笑容,很單純的笑,純淨的模樣令颯彌亞煩躁的心有了些舒緩。

 

  「名字?」

 

  「夏碎。」男孩的聲音輕輕柔柔的,很好聽。

 

  「嗯,那就你吧。」語畢,颯彌亞就拉起夏碎的手,向長老們走去。這是他們第一次相遇。

 

  一開始,長老們對於夏碎並沒有多大的反對,甚至有人稱讚颯彌亞的眼光,因為夏碎沒有任何的野心可言,而長老們也就不用處理替身所造成的問題。

 

  但日子久了,反對夏碎成為颯彌亞替身的聲浪開始出現,甚至越來越高漲,原因出在颯彌亞對夏碎那過於明顯的好感。

 

  他們的王是個同性戀!這事情傳出去,不管到哪裡都不好聽,雖然用盡很多手段,但怎麼樣都無法把夏碎從颯彌亞替身的位子上拉下來,事情就一直拖到替身儀式那天,長老們早就已經放棄了,至少王和自己替身搞愛戀比之前替身搶了王的老婆還要好聽一點。

 

  「亞。」在颯彌亞陷入沉思的時候,夏碎神不知鬼不覺的溜到他後面,全身放鬆得靠在颯彌亞的背上,慵懶的模樣引人遐想。

 

  「怎麼了?」颯彌亞悠閒得把臉洗乾淨,完全不把身後人兒誘人的模樣當一回事。

 

  「你會介意嗎?」夏碎把頭放在颯彌亞肩上,藉由鏡子來互看著彼此。

 

  「怎麼可能介意?但你還是我的替身喔。」颯彌亞望著那雙他最喜歡的紫瞳,嘴角止不住勾起一抹微笑。

 

  夏碎傾身,從後面緊緊抱住了颯彌亞。

 

  「謝謝。」

 

--分隔線--

這兩天要早早睡覺,所以就……廢話不多說了

各位晚安啦!

                  BY冰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雨 的頭像
冰雨

雨閣。雨過,風響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