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TD已經完坑了,剩下發文(茶

預計十二點左右再一篇。

慣例小提醒↓

*BL劇情有,不喜勿入

*配對:冰炎X夏碎,微安地爾X夏碎,雷者請慎

*角色崩壞有,文為架空。

以下,正文↓↓↓

【特傳冰夏】The Divinity 章之肆

 

  你知道嗎?你不只是藥師寺夏碎的唯一,也是祂的唯一……你是他們緊緊抓住,向上爬的梁柱。 

 

  當「他們」失去了唯一的梁柱──

 

  摔下去,會粉身碎骨,如同那天一樣……

 

  其實……他們早就有「失去」你的準備。

 

  因為他們早就知道,沒有任何一根柱子,會「永遠」讓他們緊緊抓著。

 

  他們只是「曾經」覺得,你是會讓他們抓住的柱子罷了……

 

  那個令他們「厭惡」的曾經……

 

 §  §  §

 

  「夏……」颯彌亞感覺到一股苦澀梗在胸口,果然……夏碎還是把他忘了麼?

 

  「你……」眼前之人,讓夏碎也一種無法言語的熟悉。

 

  「他是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你就是他的替身,他就是被稱為傳說的那人,Atlantis的下一任王,冰與炎的殿下。」一旁的安地爾好心的幫夏碎說,但現在安地爾的心底可是爽翻天,除了夏碎遺忘颯彌亞這事情之外,這可是安地爾第一次見到這位高傲的殿下吃鱉的表情。

 

  「唔……」夏碎的腦袋現在亂哄哄的,根本無法思考,他……

 

  「夏……」一個溫度緊緊將夏碎環繞住。

 

  好溫暖……

 

  好熟悉……

 

  夏碎漸漸沉迷在這懷抱裡,而把一旁的安地爾忽視的一乾二淨。

 

  「喂喂!這麼多年來我連碰你都不行,為什麼這個當初拋棄你的傢伙一回來你就給他抱啊!」安地爾不滿的在樹下怒吼,幾年來因為夏碎不喜歡的緣故,他一直和夏碎保持身體上的距離,怕的是夏碎想起颯彌亞的事情而難過,只是……現在這樣怎麼能叫他不吃醋啊?

 

  「哼哼!」看著明明忘了他是誰,卻依然在他懷裡快睡著的夏碎,內心有種喜悅感,夏碎果然沒有完全忘記他是誰,不然怎麼會安心的躺在他懷裡呢?

 

  但如果樹下沒有某個一直在叫囂的話,會更好!

 

  「夏,我帶你回房間喔。」颯彌亞輕拍了一下夏碎的背,湊在他耳邊低聲說著。祭典休息時間快到了,放夏碎在這裡天曉得安地爾會做出什麼事,還是在他房間比較安全。

 

  紫眸微微張開,似乎不怎麼高興颯彌亞叫他,輕哼了兩聲之後又閉起雙眼。

 

  『真可愛……』

 

  颯彌亞看著夏碎昏昏欲睡的臉蛋,果然還是夏碎可愛呢──跟無殿的那群傢伙完全不一樣。

 

  一把抱起夏碎的身軀,颯彌亞心情極佳的往自己房間移動,完全忽略了樹下某個氣得快冒火的傢伙。

 

  把人安置在床上,看見夏碎縮起身子窩在被窩得可愛模樣,忍不住笑了出來,任誰都看得出來冰與炎的殿下目前心情特別得愉快。又偷親夏碎一口之後,颯彌亞才心滿意足的回到祭典。

 

 § § § § §

 

  「安地爾!你憑什麼資格說愛他!」一個怒吼聲傳近了夏碎耳裡,本說得安穩的夢從此與安、穩二字無緣。

 

  「那麼,請問冰炎殿下,當他孤單一人在Atlantis痛苦的時候,您在哪裡?」這次是一個平穩的聲音流入夏碎耳裡,雖然聲音平淡的,但卻不失氣勢,更別說那造成的聲響跟颯彌亞的怒吼相差不遠。

 

  「我……」颯彌亞去無殿修行的事,整個Atlantis的人們都知道,但颯彌亞清楚得明白,那都只是藉口,改變不了傷害到夏碎的事實。

 

  當事者之一的夏碎蹙著眉,心底有股不愉快的情緒向上竄起,他完全不懂門外兩人到底再吵什麼,而且還把他吵起來,實在是……

 

  夏碎翻起身子從床上爬起來,把窗子拉開打算好好教訓外面不懂尊、重二字的傢伙,但接連著的場景又讓夏碎的話梗在喉嚨裡,腳步也硬生生的停了下來。

 

  「如果真要說的話,真正沒有資格待在他身邊的是冰炎殿下你吧。」安地爾嘲弄的說著,在安地爾的眼神中,更是滿滿的嘲諷,直直刺在颯彌亞纖細的身軀上。

 

  聽見安地爾這話,夏碎皺起眉,感覺這事情好像與他有關……

 

  颯彌亞知道,自己這回敗的狼狽,但要是這樣就認輸的話,他就不叫颯彌亞‧依沐洛‧巴瑟蘭了!

 

  「是,我承認我沒有在夏最需要我的時候,待在他身邊……」聽見自己的名字,夏碎屏氣凝神的聽著颯彌亞接下來的話。

 

  「但我可以發誓,在他生命裡往後的每一刻,我都會待在他身邊!」颯彌亞斬釘截鐵、用著毫不後悔的語氣說著,嘴角的微笑雖是自嘲,但更多的是自信。

 

  「哼!少說的這麼好聽,他最後選擇的一定是我,看你還有沒有臉這樣說、這樣待在他身邊!」

 

  「只可惜……他選擇的決不會是你!」回應安地爾的,是更多、更多得自信。

 

  『颯彌亞嗎……?』好像……有那麼點印象,夏碎只記得,自己曾經非常、非常想這個人,但那都是過去了……現在他對颯彌亞這個人一點感覺也沒有。

 

  『還是……想知道……我真的有這麼重要麼?』夏碎望著兩個吵翻天的人,開口:

 

  「為什麼?」

 

  再吵架的兩人愣了一下,回頭看就一抹身影倚在門邊。

 

  「為什麼你要對我這麼執著?我不是把你忘記了麼?」夏碎腳跟一墊,躍出窗外,在颯彌亞的眼前落下。

 

  颯彌亞望著夏碎美麗的紫眸,那雙眸子的主人他可是盼了十年啊……嘴角不自覺得泛起一抹微笑,「因為你是夏碎啊。」

 

  夏碎歪著頭,紫眸這次裝載的是滿滿的疑惑。

 

  「不懂。」

 

  颯彌亞笑而不答,只是伸手抱住夏碎有點涼的身軀,利用自身炎的力量幫夏碎暖身子,過去的寒冬都是這樣度過的,他不祈求夏碎能夠想起過去的事,如果會令夏碎感到難受的話,他寧可不要!他只要夏碎快樂,就夠了……

 

  「抱歉,吵到你了嗎?」看著夏碎又染上睡意的眸子,颯彌亞覺得自己十年來的笑容都在今天補足了。

 

  「進去睡吧。」

 

  房間的門,緩緩闔上──

 

  門外的安地爾,只能不甘的咬緊下唇,自夏碎出生以來,安地爾就一直待在夏碎身邊,在他需要幫助的時候伸出手;在他需要安慰的時候借他肩膀;在他……在夏碎身邊的,應該要一直、一直都是他安地爾.阿希斯才對!

 

  其實真正敗的人,從來都不會是那高貴的冰與炎的殿下,安地爾自颯彌亞出現以後,就知道這個既定的結果了,但是……

 

  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我要你付出代價!

 

  安地爾憤恨的瞪著那扇早已關緊的門,轉身離去──

 

---冰雨的呆呆分隔線---

嗯!TD完結囉!是第二個填完的坑呢!(拉砲

害我不知道接下來要寫什麼(囧

很努力的思索要填新坑還是把曲之系列補完(遠目

但不管怎樣!TD完坑啦!(猛灑小花   <又HIGH起來的小孩

嗯……快要開學了呢@@

希望颱風能幫幫忙啦~~~晚一點開學唄!再怎麼說颱風也是學生的一大福音,這次就幫忙幫到底吧~

                     BY冰雨

文章標籤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