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對:冰炎X夏碎

*可能有角色崩壞,不喜勿入

*非常歡迎留言和給意見

正文↓↓

    微風輕拂著躺在草原上之人的臉龐,藥師寺夏碎靜靜的枕著自己的雙臂,仰望著天空。還記得以前,自己就是從這個角度,與搭檔一起望著天、談著最近發生的事,或是褚-自己的學弟-又幹了哪些好事。如今,身旁的人已不在,總覺得……生命缺少了什麼。

 

    憶起一年前,搭檔在鬼王塚死去,自己是如此的絕望。在替自己的弟弟擋了一槍之後,心底是有那麼點小小的後悔,怨自己的實力不夠堅強,無法達成和搭檔之間的約定,怨自己……無法與他走到最後一刻。

 

    但或許是上天再給他一次機會,自己被救活,而他的搭檔……也復活了。想起當時褚慌亂的模樣,夏碎忍不住勾起一抹微笑,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如果沒有當時褚的那句話,肯定會想也不想的再自殺,因為……沒有他的日子,太令人絕望了。

 

    任著微風將髮絲吹亂,在Atlantis學院裡,不會有太大的天氣的變化,是為了讓學生不受干擾好好的學習,平時是非常方便的,但現在的夏碎,卻想要好好得淋一場雨,傾聽雨的愁思,如同現在的自己一樣。

 

  等待的日子並不好受,甚至感到寂寞、憂愁還有……哀傷。

 

    暗暗得吐了下舌頭,在腳下開啟了移動陣,將自己傳回原世界的故鄉-日本,雖然這一舉動,可能讓很多人擔心就是了。

 

    剛移動到日本,夏碎並沒有感覺雨氣,看來短時間內應該不會下雨,雖然有些許的惆悵,但夏碎仍按照心裡所想的計畫,邁開腳步,往山頂的方向走去。

 

    山頂上有座大神社,卻不是非常有名,放眼望去,只有寥寥可數的幾人在裡頭參拜。但對夏碎來說,這座神社有著十分重大的意義──兒時,母親總是帶他到這裡參拜。

 

  夏碎靜靜的望著門旁古老的柱子,耳邊貌似傳來孩子笑聲、女性溫柔的聲響。令人懷念的時光,令人懷念的聲音,漸漸地淡去,只留下一個孩子臥倒在女人身旁,哭泣……

 

  夏碎曾經憎恨著母親,拋下自己離去。但隨著時間逐漸長大之後,夏碎開始了解到,能為自己所愛的人付出,是多麼令人幸福的事。但……看著所愛的人離去,卻無法做任何事情呢?

 

  夏碎無法再想下去了。

 

  走進正殿,輕拉了下搖鈴,清脆響亮的聲音響起,與夏碎此時的心情恰巧成了反比。

 

  自己……曾和冰炎來過這裡,一起……

 

  夏碎深呼吸了幾口氣,強迫自己把心靜下。

 

    輕拍了幾下掌,鞠躬,雙手合十,真心地祈求著神明,希冀著自己的搭檔能夠平安無事,還有……早點回來。

 

  「這不是夏碎嗎?」遠方傳來一個雖老卻十分有朝氣的聲音。

 

  一個回身,夏碎見到一名老者緩緩走來,是神社的清潔人員,也是夏碎母親的摯友。

 

  「好久不見。」微微欠身,看見老者與之前相遇時相差許多的外貌,是時光的變遷,帶走了老者的青春。這樣的想法,使夏碎想到更多、更多同樣被時光帶走,不會回來的過去。

 

  「真的是好久不見呢!都長這麼大了。」老者輕拍著夏碎的肩膀,慈祥的語氣,溫柔的笑容,都觸動夏碎心靈最深處。老者左右張望了會,開口問:「對了,上次與你一起來的……怎麼哭了?」

 

  一顆顆的淚水自眼眶流下,是止不住的思念──

 

  冰炎…… 

 

  他感覺到微微的聲響從內心深處傳來:「別再自欺欺人了!他不會再回來了!別再……思念他了。」

 

  哪個是真實,哪個是謊言,隨著時間流逝,夏碎早已分不清楚。

 

  冰炎……

 

  眼前一暗,夏碎的身子支撐不住,往一旁倒去,恰好被一旁的老者接住。

 

  老者詫異地望著昏過去的夏碎,內心忍不住有些自責,他使夏碎思起想忘卻忘不了的過去,這孩子……一定不好受吧?

 

  老者將手伸進夏碎的口袋裡,拿出手機,隨手撥了一通電話。

 

  隨後,幾名穿著藍袍的人走出,接過了昏迷的夏碎,進行基本的治療。

 

  「是因為連續的打擊所造成的昏迷,只要經過適當的休息就可以了。

 

  連續打擊嗎……?老者輕嘆了口氣,用不符合外表的力氣,將夏碎揹起,走往神社的休息處。

 

  § § § § §

 

  張眼,夏碎感覺到身處在黑暗中。漸漸的,視線開始清晰,眼前是一片大草原,以及……冰炎!

 

  紅色的長髮隨風飄逸,熟悉的紅眼正凝視著自己。

 

  「你又做傻事了。」冰炎緩緩的走向夏碎,伸出雙臂,摟住對方。

 

  「做傻事的人是你吧!明明答應過我不會輕易死掉的,現在卻……」語氣哽咽,夏碎感覺到視線開始模糊,好多好多的話,想對他說……

 

  「別忘了你現在還是個病患,四處亂跑不就,唉……別哭了。」看著眼前的人兒的淚水一滴滴流下,無奈的伸手抹去。印象中的夏碎,從來都不哭,十分的堅強,堅強到……令人擔憂,或許有時候哭出來,也是件好事吧?

 

  冰炎輕拍著夏碎的背,安撫地說道:「夏,我很快就回去了,真的。」

 

  點點頭。夏碎在對方懷裡輕蹭著,感覺著對方溫暖的懷抱,還有令人熟悉的氣味,如同孩子對母親般,感到眷戀。

 

  感覺對方的溫度漸漸散去,夏碎迅速地抬起頭,望著冰炎,「你要……走了嗎?」

 

  「嗯。抱歉!還要再讓你等一會。」輕順著懷裡人兒的髮絲,冰炎感到些許的羞愧,但絕不後悔自己所做的事。

 

  「等……」語未盡,人就先碎裂,消失得無影無蹤。

 

  缺少了那個人後,草原漸漸暗去,只剩下無盡的黑暗。

 

  「冰炎!」驚醒的夏碎,急著想捉住消散的人影,而手一揮,什麼東西也沒抓到,只有潔白無瑕的天花板在上方,身旁理所當然地也沒有見到熟悉的身影,而這又是一個……自欺欺人的夢嗎?

 

  夏碎顫顫地縮起身子,把頭埋入膝間。

 

  喀!

 

  房間的門被打開,走進來的是月見。

 

  「你竟然趁著我不注意偷偷跑掉,知不知道你現在的狀況多危險啊?你真的是……」一進門,月見劈頭就對夏碎開罵。但被罵的人一點反應都沒有,就月見的眼裡看來,還帶著一股哀傷的氣息。

 

  輕嘆了口氣,月見望著失落的夏碎,能使他心情低落成這樣,除了那位殿下之外,還有誰呢?月見掏出剛剛收在口袋裡的信封,本來想在對方乖點的時候在給的,但就目前的情況來看,不提早是不行的。月見望著夏碎死氣沉沉的紫眸,開口說:「冰炎殿下有傳要給你的訊息回來,要看嗎?」

 

  馬上就看見對方抬起頭來,眼裡充斥著名為希望的光輝。

 

  無奈地將信封遞了過去,但手才剛舉起來就被眼前的人搶走了。

 

  屏氣打開信封,夏碎只看見短短的幾個字。

 

  等我……好嗎? 

 

  一滴、兩滴、三滴……天空開始下起雨來,滂沱的大雨,沖掉了無盡的哀愁,等待著陽光再度灑下的那刻,是無限的光輝,無限的希望。

 

-  -  -  -  -

這是第一次寫同人文……不算太順利,但也沒有想像中的困難,雖然字數有點少,不過以後會更加油的!(握拳!)

第一篇是最近看的特傳,雖然很少人喜歡這配對,但我還是按照自己所喜好的,寫出這篇文章,有同好一起分享歡迎留言,給意見的也十分歡迎喔!

 

                                             BY冰雨

文章標籤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