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搬搬文,LOFTER都有放了w

*CP:全職高手 韓文清X葉修

*清水加點砂糖吧。(?
6630739011722440251  

《綠》

  睜眼,隔著窗簾的窗依然沒透出一絲光線。掃了眼不遠處的鬧鐘,離他睡下的時間只有一個多鐘頭。

  葉修是被冷醒的。

  人生大半時間待在H市,他對於冷的忍耐力只能說是普通,至少在沒有暖氣的Q市清晨無法安然睡到天亮。

  嘗試摁下暖氣的遙控,一點反應也沒有。他感受著被裡的餘溫慢慢散去,身下暫時性的睡墊更是冷得可怕,偷看了眼躺在大床上依然睡得安穩的韓文清,裹起被子走到床邊。

  雖然前兩天才鬧著脾氣要分床睡,韓文清被他煩得也有火氣,索性弄來張大長椅作臨時的床,不用被管作息更不用怕吵到比他早睡很多的大爺,葉修也樂得就窩在這張小床上,反正就是個休息的地方,床還是椅子他也不是很在意。

  但睡到一半被冷醒又是另一回事了,看著韓文清寬大的背他伸出手,接觸到寒冷的空氣更是瑟縮一下,最後還是用手指戳了戳韓文清。

  「老韓……」

  沒有反應。

  改用手掌拍打人,「老韓!」

  「……嗯?」

  完全沒有清醒的聲音,被冷醒脾氣自然沒多好的葉修一怒,「韓文清!你家暖氣壞了!」

  「……晚點再找人來修。」

  「老韓……」

  「做什麼?」

  「我冷。」

  聞言韓文清總算睜開眼,一翻身便看到葉修披著被子身體還在發抖可憐兮兮的模樣,只好掀起被子一角,把人往懷裡拉。

  總算感受到期待已久的熱度,葉修舒服的拱了拱韓文清的胸膛,「謝啦老韓。」眼睛一閉,夢周公去也。

  反倒是被吵醒的人,無奈看著戀人像隻饜足的貓咪窩在他的懷裡熟睡直到鬧鐘快響時才進入夢鄉。

 

《紅》

  被子裡伸出一隻手拍上惱人的鬧鐘後又迅速縮回被窩裡,「呼呵──」葉修懶洋洋的打個哈欠,早晨的冷空氣讓他完全不想起床,只是拍拍身旁人的肩膀,「老韓你不起床嗎?」

  被點名的人只是揪住在身上作亂的手,好好握在手裡便沒了反應,像是沒聽到方才的鬧鐘與葉修的聲音似的。

  「老韓……」

  放在腰際的手微微收緊,兩人的距離又近了些,葉修好笑的看著韓文清臉部剛毅此時卻又顯得慵懶的線條,「賴床啊?」湊上前在人緊閉的眼睫間親了口,腰隨即被掐一把作為警告。

  嘟噥著「真不公平啊平常你叫我起床我都沒這樣」、「張新杰知道你會這麼賴床嗎?」、「哥好心叫你起床居然這樣對哥,好心沒好報。」見韓文清一點也沒有理他的意思,對方的睏意像是感染他,眼皮開始打架的人果斷閉上嘴不再碎念。

  「老韓……」又打了個哈欠,看人完全沒有要起來的意思,葉修闔上眼又窩回韓文清溫暖的懷裡,「別怪我沒叫你哈。」

  蹭在脖頸之間的髮帶來些許癢意,此時韓文清才睜開眼,便見自家戀人難得溫馴的窩在他懷裡,總是噴著垃圾話無限拉高仇恨值的嘴卻掛著一抹淡淡的、滿足的笑。

  放棄起來準備早餐的計畫,他默默決定晚點在起床,拖著葉修去小區的早餐店隨意吃吃就好,復而閉上眼。

 

《黑》

  兩人一起賴床又睡著的後果就是雙雙直到快中午才從床上起來。對於有著霸圖養成良好生活習慣的韓文清而言相當罕見,他只能歸咎於天氣太冷被窩太暖,還有他的枕邊人難得安分。

  不像葉修像要拆了衣櫃似的翻找衣服,韓文清簡單套上厚衣服和毛衣後便走向廚房,已經略過早餐午餐自然不能耽擱,從冰箱裡拿出食材正準備處理,背部就撞上毛茸茸的東西。

  「老韓……」

  手不規矩的摸進衣服裡,圈住他腰部的手依然冰涼,韓文清皺眉放下手裡的東西,按住亂摸的手,「你怎麼搞的?」

  「太冷唄。」

  葉修眨著眼睛以示無辜,指尖卻在韓文清掌心輕輕刮過,而後被緊緊抓住。

  「沒事就去整理衣櫃,別搗亂。」

  「老韓你有沒有良心啊……」葉修依然賴在自家戀人身上,一點也沒有去整理那堆雜亂的慾望,反倒是撩起袖子走到流理檯前,「機會難得,不讓哥打下手嗎?」

  「你?不要愈幫愈忙。」

  「少瞧不起人,泡麵肯定煮得比你好吃。」

  「泡麵?」

  「咳、當我什麼都沒說。」

  見韓文清臉色全黑,葉修識相的閉上嘴拿起刀子切菜,他可不想櫥櫃裡的緊急糧食全進垃圾桶。

  又盯著葉修的動作一會兒,雖然有些生澀但看得出來對方的認真,韓文清才放心繼續手上的工作,多一個幫手準備自然快上許多,只要葉修不搗亂他也樂得能清閒一些。

  將煎魚擺上餐桌,韓文清返回廚房便看到葉修一手拿著盛滿蔬菜的盤子另手執雙筷子,隨意夾起盤中飧送到他眼前,一臉討好的笑笑,「老韓試一口?」

  妖孽。沒來由的念頭浮上心頭,儘管如此韓文清仍是一臉淡然接受葉修的餵食,在葉修從身旁經過時勾住人脖子頭一低,恰好把口中的食物度過去。

  「還不錯,就味道淡了點。」無視中僵直狀態的前榮耀大神,他逕自把菜接過放上餐桌。

  直到韓文清拿著兩裝滿白飯的碗走過時,葉修才從呆滯中回神。

  「臥槽,老韓你什麼時候改行當流氓的?」

 

《藍》

  「老韓!韓文清!」

  「修暖氣的什麼時候來!老韓──!」

  吃飽飯後葉修抱著筆記本窩回床上克難的打起榮耀,倒不是不想好好坐在桌前,但手指凍得僵硬造成操作上困難,連連失誤又挽救的場面讓他有些吃不消,索性待在床上裹好棉被刷起小怪。

  但離開床舖好一段時間棉被自然失去睡醒時的熱度,他待一會兒仍感覺不到一些暖和,渾身上下冷得緊,最後忍不住不斷哀叫韓文清的名字。

  剛洗完碗的韓文清面不改色繞到手口皆不停的人身後,冰冷的手直接覆在葉修脖子上,毫不易外收穫戀人的顫抖。

  「靠靠靠!韓文清你謀殺啊!」

  手上的操作一偏,戳不到小怪還被轟遠,連受身都失敗角色還擺著狗吃屎的姿勢真是一大恥辱。葉修一怒,三兩下解決小怪後拍開韓文清的手回身瞪向始作俑者。

  連地圖炮垃圾話都不怕的人哪會畏懼區區一瞪,他迎上葉修憤怒的眼神挑起眉,「冷就去穿衣服,別老嚷嚷。」

  「哪有人在家裡還穿大衣厚外套的……」低聲咕噥但見戀人依然不為所動,葉修自顧自攀在韓文清身上,除了方才沾水的手外身體都溫暖得很,完全就是個活體大暖爐,「你來幫哥暖個被唄。」

  「下來。」

  「暖了就不吵你啦,我保證。」

  一把將韓文清扯進被窩裡,葉修輕輕一笑,「你看看你手也這麼冷,不要一退役就馬虎啊。」蔥白的手指順著掌心,不輕不重的按摩,又拉對方的手緩緩做起手操。

  見總是嘲諷的臉掛著淡淡的笑容,韓文清嘆了口氣,把人拉進懷裡,天生體溫偏高的他不用多久手就恢復原有的溫度,搓起戀人的手腳直到有一點暖意,暖烘烘的被子順勢將人包個緊。

  天冷,心口依然溫暖。

 

  至於葉修在被窩暖了以後一腳把他踹出床外什麼的,還是別提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雨閣。雨過,風響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