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前+--

  最後還是發文了啊(掩面)喜歡RO已經很久很久了,想要寫文的想法也一直有,但這次總算真的下筆了,題材也算十分的……特別吧?嗯,大概就是與平常網路上看到的RO同人文有點不一樣,應該算是差很多啦(乾笑)

  如果覺得看不習慣或是討厭這種題材的,就自行右上小叉吧,有點小怕雷到人。

  這次的題材是以RO這個遊戲為底本的網遊

  沒看錯,分類上是網遊無誤,不是以RO的世界直接作為藍本,自然也會和現實扯上,這點必須先說明。

  一如以往的是BL,預計是HE大概,配對是:超魔導師X神官(咒術士X大主教)裡面的設定會和真正的RO相差……很多,畢竟會是配合文而作修改的,我會盡力做到不去動本來的設定,但我想很難光詠唱就很有問題了啊,誰能來跟我解釋無詠唱以人的角度而言要怎麼達到(毆)文長目前還是謎。

  總之,希望大家會喜歡。(行禮)

  補充一點就是我還要衝本子的稿,更文速度可能會很……我會盡量在暑假結束前寫完。

  另外還是會有一些像一般同人文RO世界為主的短文,還請大家捧場(笑。

 

正文+--

RO同人】真實之聲 楔子

 

  闇色的迷霧中,響起屬於你的溫和嗓音,止不住的渴望,伸手、觸碰。

  或許只有你的聲音能令我駐足、回首。

  我在等你。

 

  「辰先生,有您的包裹!」

  炎炎夏日,某某貨運公司底層的小快遞職員看著手上最後一件掛著「急」字樣的包裹,腦海裡只裝載著快點回到公司納涼的念頭,這時間、這溫度、這工作,真不是人幹的!

  「辰先生--」快遞員拉開嗓子嚷叫,心裡想著要是再沒人回應,那麼他就東西放著提早收工回去,反正嘛、這年頭,要偷要搶還得看東西認不認主人呢。

  正當快遞員打算把東西丟下了事,緊閉的大門「喀、」一聲打開了。

  金色的髮在陽光下閃著柔和的光芒,從屋裡走出個不論氣質、舉止都散發優雅的青年,那人走至快遞員面前,輕巧的取過他的包裹,指尖在上頭的紙勾勒出龍飛鳳舞的「辰亞穗」三字,隨後撕下那薄薄的一張紙塞入快遞員手裡,轉身回屋。

  門關上時,快遞員仍愣著,他幹了二十多年的快遞員,從沒見過這樣的人,優雅而乾淨,讓人……。

  算了吧,反正不過是場沒有姻緣的際會,就當作偶爾見到個特別的人唄。快遞員想通了便一腳跨上身後的機動機車,哼著不成曲的小調離開。

 

 

  回到屋子的辰亞穗並不知道外頭快遞員的糾結,掂了掂手上不重也不輕的玩意兒,朝中心的鐵圈一按,盒子順勢打開,露出了裡頭類似舊時名為安全帽保護頭部的東西和微小的晶片。

  夢境遊戲機。

  辰亞穗盯著手上的東西半晌,隨手把東西放在床頭,人就隨意的躺上床。

  西元兩千一百年,科技大革命後,日新月異的科技使得生活更便利,人類自然更懂得享受,生活上不論多麼瑣碎的時間,都想要享受生活,為了因應廣大的需求,模擬實境運用在遊戲上,開發出在睡夢中也能玩遊戲的機器,也提高遊戲真實度,隨意一個遊戲真實度至少都有百分之九十以上,再配合網路應用,線上遊戲崛起新的風潮。

  舊時的經典遊戲一個個被翻新,成了最新科技的夢境線上遊戲,辰亞穗從中挑選了一款遊戲--仙境傳說。

  至於選擇這款遊戲的原因,便是基於某種程度上的好奇,他家的倆老就是因為這個遊戲而認識的,他在遊戲封測的第一天就搶下開放的一百名額,當然會這麼積極有一大部分是因為他偉大的娘親掐著他的脖子逼著他去玩。

  收回飄遠的思緒,辰亞穗抓過擱在一旁的夢境遊戲機,便戴了上去。

  刺眼的光芒排開黑暗,眼睛微微瞇起,他靜靜看著眼前出現的六角形的能力欄和圍繞整個空間的鏡子,印出了沒什麼表情的自己。這遊戲很方便,沒有什麼種族問題,只要選定素質、簡單修改髮色和髮型後就可以開始。

  辰亞穗調動了能力盤,燦金色的髮在光耀後淬成白色,朝鏡子微微一笑,看鏡中自己的笑容,滿意。剩下最後一個空白欄位,他猶豫了半晌,才填下遊戲裡最重要的ID。

  辰穗亞風。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那是發生在他進入遊戲一年後的事。

 

  亞風看著染上大片鮮紅的土地,臉上表情有些許的猶豫,他一向不愛多管閒事,不過這情況……什麼也不管似乎不太好?

  前面的道路倒了一片沒有生機的人們,根據遊戲設定,十分鐘後沒有人復活便會回到重生點並且有降經驗值的懲罰,而不遠處還不斷傳來獸類的吼叫聲,應該不是遇上暴走就是王級的魔物吧?

  略為思索一會兒,他向前走了一小段距離,果然見到了一龐然大物,以及一旁勉強閃著攻擊的超魔導師,對方臉色蒼白得很,看來撐不到幾下就鐵定會倒在地上吧?他想。

  手上凝聚起專屬於治癒術的柔和光芒,眨眼間又施放了好幾個治癒術照在超魔導師身上,頓時對方身上的傷口好了大半,一雙墨色的眼睛也看向了他,閃過一絲訝異。

  拿起收在隨身包裡頭的藍色魔力礦石捏碎,手上混合著獨特藍色光芒的魔法,復活了幾名倒在地上的人。

  這樣就夠了。在消耗掉最後一顆藍魔的魔力後,他低聲輕念,「瞬間移動。」

  「等--」

  沒有理會超魔導師的話語,亞風選擇了地圖上隨意一個地點便順著旋繞的魔力離開。

  沒有必要,多作停留,他是這麼認為的。

  而在幾日後,當他在普隆德拉的咖啡廳裡發呆時,一隻手拍上了他的肩。

  「是你啊,真巧。」

  抬頭,是笑得燦爛的超魔導師,一頭率性的黑髮遮住了陽光,對方墨色的眼在光線折射下,顯得閃閃發亮。

  那是他眼裡唯一見到的光芒。

 

  那是邂逅。

, , ,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