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都不歡樂的文。

文風轉變有(望舊文(抹臉)

*特殊傳說冰炎X夏碎,獸化有,請慎。新年賀文。

【特傳冰夏】咪-紅色信封

 

標題:紅色信封

 

副標題:誰說紅色信封就是指紅包的?(BY?)

 

  安靜的早晨。這是冰炎醒來後的第一個感想。手背擋在眼前,紅色的眼睛微微睜開,日光照射害他感到些許的不適。

  有個東西壓在他身上,不重,但動來動去的有點煩。雖然膽敢在他身上亂滾的也只有一個人……或者說是一隻貓。

  手被輕輕拉開,他家搭檔略顯稚氣的臉探了出來,「喵。」

  「早。」

  無法像平日一樣直接翻身起來,冰炎抬手按住夏碎的腰,緩緩的坐了起來,「那是什麼?」挑眉,冰炎完全清醒後就看到桌上擱著的東西,一個頗佔面積的盒子。

  「早上就放在外面。」夏碎蹭的一下鑽到冰炎後頭,床墊與枕頭還殘有些許混血精靈的溫度。暖暖的,很舒服,「咪嗚--」懶懶的伸了個懶腰。

  不知道是誰送來的,那就有點麻煩了。沒有理會身後的小貓,冰炎盯著大盒子,上頭附了術法無法輕易看穿內容物,如果說要是禮盒的話,未免也太大費周章了點。

  略抬起手,盒子下面立即印出一個傳送陣,「夏,以後東西不要亂拿進來。」要是冒出什麼東西會很麻煩,重點是如果只有夏碎一人的話……冰炎不想想像會有多危險。

  「喵嗚嗚。」

  把夏碎不知所以然的叫聲當作表示理解,貓咪回答的同時也抱住他的胳膊,尾巴也順勢纏了上來,不過今天他沒任務,也就任著夏碎去了。

  不過到底是誰這麼無聊的?冰炎懶得去猜,把夏碎從身上解下來後,他走進浴室裡頭梳洗。

  於是一天就這樣開始。

 

  有人敲了門,應該是住在隔壁的非黑袍居民,很例行的一件事,但冰炎卻覺得有點不大對勁。

  ……今天是原世界東方的大年初一吧?褚怎麼可能會在?想起幾天前那位腦殘學弟還特地跑來問他要不要一起過年,被他拒絕外加呼了一拳離開學院,回到原世界去。

  朝門外探查氣息,結果什麼也沒有,只有一盒不知名的箱子。

  蹙眉,冰炎開始思索是不是之前任務不小心惹到什麼生物,現在上門找麻煩了。

  雖然不是完全不可能,但冰炎想不出來有哪個白癡想復仇而殺到黑館的,搞不好還沒復仇就先被黑館的防護機制給抹除。

  算了無所謂,這種事情怎麼樣都好,反正他大半時間也都不會待在黑館,「夏碎,有想去哪裡嗎?」會這麼問自然是因為他不想讓趴在床上那隻看起來沒什麼攻擊力的貓危險,雖然那個不知名的生物有沒有比夏碎危險還是個問題。

  「遊樂場。」夏碎蹭到冰炎身邊。

  「不行。」想也不想的回答,他可不想重溫以前的悲劇。

  「嗚--」委屈的巴住冰炎的腳向上爬,夏碎最後坐在他的大腿上甩著長尾巴,「那要去哪裡玩?」

  「褚那裡?」雖然會很吵很不順眼,但總比要追著夏碎跑的遊樂場好上不止百倍。

  輕搖了搖頭,夏碎只是用尾巴勾了勾他的手,冰炎就懂眼前貓咪的意思了。想要兩個人、就好。

  揉了下墨色的髮,冰炎抄起擱在一旁的書,「那就做點有意義的事。」什麼事都不做絕對不是他的作風。

  「那可以把那個拆開嗎?褚一早拿來的。」

  小小的手指指向被放置在角落的東西……和稍早傳到別處的大盒子有點像,重點是一樣探查不出什麼東西。

  「褚拿來的?」

  很懷疑也很具行動力的拿起電話打過去,在幾秒接聽後直接開口,「褚那盒子是怎麼回事!」

  『學學學學長--什、什麼盒子--?』

  「夏碎說你拿來的盒子。」如果電話另一端的人打算裝蒜的話,冰炎不介意馬上殺過去找對方,讓他吐出真話來。

  『啊?啊--喔,那、那個盒子是阿利……拿來的,說要給學長。』

  「你確定?」

  『呃,是……』

  「如果有問題的話,你放完假回來就……」直接把後面的話消音,冰炎相信褚冥漾絕對知道敢耍他會有什麼下場,在落下威脅後便把電話掛了。

  甩著尾巴把盒子推到沙發前,夏碎攀在盒子上,「可以拆了嗎?」

  ……據說貓的好奇心都很強,看來是真的。冰炎默了幾秒,起身走往房門,把被放在外頭的盒子拿了進來。

  果然,是很像的東西。

  「不行。」

  貓尾巴立即垂了下來,爪子輕刮在盒子上發出略為刺耳的聲音,冰炎依舊冷著臉沒有什麼反應。

  「冰炎--」這次小貓直接巴在他腿上瘋狂搖晃,懇切的表達他的欲望。

  真是夠了!「要拆就拆!」話說完,冰炎反手劈在盒子上,煞時盒子連同包裝紙一起裂開。一旁的貓咪也發出歡呼聲,三兩下就用爪子把箱子給拆了。

  偌大的盒子裡頭只躺了個紅色信封,依然看不透裡頭的東西。冰炎挑起眉,制止夏碎繼續拆下去的動作。

  「阿斯利安是在做什麼。」雖然大概能相信那位紫袍應該不會做出什麼傷害人的事情,但如果是惡作劇就很難說了,畢竟紫袍狩人和他家還沒變成貓的搭檔有某種程度上的相似。

  拾起兩個紅色的信封丟在桌上,記憶中狩人一族雖然沒有什麼慶祝活動,但就算現在去找也不一定找得到人,倒不如先把東西放著等遇到人再問就好。

  夏碎眨巴著眼睛,扯住冰炎的衣角,「不能開嗎?」

  「不行。」

  不管夏碎寫滿渴望的紫瞳,冰炎一把抱起夏碎後腳下瞬間展開移動陣,「去神社參拜。」以前冰炎新年沒有任務、夏碎又有空閒時間的時候,兩人都會去神社求個平安之類的。

  就冰炎的說法是夏碎高興就好,不過對夏碎而言,能讓工作狂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好好休息的時間少之又少,他說什麼也要拖住冰炎不准他出任務。

  不過現在更麻煩。冰炎一手抱住夏碎,另一手戳著他家搭檔白嫩的臉頰,參拜完之後他沒事做不想回黑館,又不能出任務打發點時間。

  「冰炎不回黑館嗎?」夏碎晃著尾巴,「扇扇說盒子打開會有東西跑出來。」

  臉色一變,冰炎托起夏碎使兩人面對面,「扇什麼時候來的?」

  「早上!」夏碎揮動著小手,努力的想靠近冰炎,「她說盒子放久了會跑出紅紅的東西,會咬人。」

  紅色的東西加上會咬人,依扇那種惡劣的性格,可能會是……非常應景的東西。冰炎立即打開傳送陣回黑館。

 

  「唉呀呀、臭小子終於回來了。」

  青筋暴起,冰炎一秒覺得他回來根本就是個錯誤。眼前兩隻幼年年獸在她的房間竄來竄去的,因為是他和夏碎拿進來的東西,黑館防護機制自然沒有把這兩隻獸轟出去。

  「扇扇、扇扇!」夏碎掙脫冰炎的懷抱,蹦跳的跑到衣著和服的少女旁邊,「紅包!」

  搖著扇子一把揮開撲上來的獸,扇從衣服裡掏出一個紅色信封,「乖小孩有獎勵。」說完還嫵媚的朝冰炎眨眼。

  「扇!」

  一槍把其中一隻年獸捅爆,結果分裂出更多的小年獸,冰炎開始覺得煩躁,「把東西給褚的是你吧?」他早該猜到褚冥漾之前的態度絕對有問題,而眼前這些獸只是披著年獸的皮、不知打哪兒來的東西。

  「真是的、對待稀有獸類都是這樣嗎?」扇沒有否認,轉移話題兼悠閒的在一旁看指甲,「這樣人家會絕種的很快喔,真可憐。」說完又抹了抹根本不存在的淚。

  冰炎一秒把眼前的獸全部冰封傳到公會特別研究的部門,「滿意了吧?」冷笑。

  咕噥著「臭小子真不可愛」、「不懂敬老尊賢。」之類的話,扇一轉身人就不見蹤影了。

  好戲當然是要留到之後再玩。

  不知道扇在想什麼,冰炎把夏碎抓過來,「還有什麼人告訴你什麼?」他不喜歡有人利用夏碎的感覺。

  夏碎歪著頭看冰炎半晌,隨後輕晃了晃頭。

  「沒有就好。」

  抱起貓咪往浴室走,冰炎覺得就這樣睡死一天也沒什麼不好,省得被某些傢伙煩都快煩死。

 

  躺在床上,混血精靈什麼事也不想做。

  「冰炎、冰炎。」

  抓住夏碎不太安分、在捏他臉的手,冰炎無奈的睜開眼睛。

  「新年快樂!」親暱的蹭上前。

  「新年快樂。」紅眼輕輕閉上。這句話每年兩人都會講,有時候是簡訊,有時候是手機談話,但更多時候兩人是靠著彼此。

  --不對!誰讓夏碎說這句話的?睜眼,夏碎正把玩著自己的耳朵,一副很無聊的模樣,「夏,誰和你說要說新年快樂的?」要說現在小孩模樣的夏碎自己知道,那冰炎覺得前些天他就不用那麼頭大了。

  「扇扇說要和冰炎說新年快樂,你才會開心。」

  說完不知道從哪裡拿出扇給的紅色信封,一打開,不久前才看到的幻獸又要衝出來。冰炎一下把獸塞回信封順便冰封起來傳走。

  「靠!」

  他腦袋不對勁才會覺得扇會這麼容易放過他,某個無良長輩的笑聲彷彿就在耳邊。

  「冰炎--新年快樂!」

--新-年-快-樂--

現在文風不適合寫超歡樂的咪(乾)

我有試圖扭回來過了,真的orz

 之後應該還會再打一篇冰夏……應該。(#

大家新年快樂//

        BY冰雨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