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煙憶雨
我希望大家都能夠尊重每個創作者,嚴格禁止盜文、盜圖行為。 若有文章段落無法顯示,可能是字體顏色問題,歡迎回報。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雨閣。雨過,風響。」的文章亦屬於「冰雨(冰煙憶雨)」所有,勿擅自盜文,引用請在該文章告知。
公告:本子相關詢問,請至社團部。
--
連結索引:
自介(新進請入) OSO團部 Lofter
【安闇】自未來的祝福 【冰夏】曲 【RO】真實之聲

2/2更。

夜安這裡是冰雨//

在看到1月發文量是0後驚悚了一下……呃,說好的寒假日更是啥我不知道(遭毆)廢話文後見//

CP:風動鳴安加西奈X神闇,BL劇情有,原劇情+延伸劇情+片段劇情,悲文趨向,請慎。此為試閱文,請不要要求完坑之類的事,坑會填完只是不會發完。

    0﹒

 

  沒有溫度的風,我依舊聽著,聽著。

  聽著寄宿在風中的──回憶。

  是什麼,越來越遙遠?

  是什麼,逐漸的崩毀?

  又是什麼──令人如此難以忘懷?

  我想你、好想你。……闇。

 

    1﹒

 

  「神闇!」優雅的踹門而入,安加西奈意外的看到某團白白的東西正好滾下床……不、其實也不在意料之外,自從他「拜見」神闇的睡姿後,就沒什麼好意外的。

  「神闇你現在最好給本少爺醒來,否則就別怪我……」黑眸流光一閃,唇角勾起危險的笑,「讓甜點從這世上消失!」

  語畢,裹著被褥的神闇象徵性的動了動,又繼續睡下去。

  「神闇!」

  一直到安加西奈不耐煩的往神闇的傷處搧去,睡死在地上的少年才有轉醒的跡象。

  「混帳安加西奈……」揉眼,神闇拖著腳步緩慢的走入浴室。過沒多久,浴室嘩啦嘩啦的水聲流洩不停,安加西奈眉頭一蹙,看來那傢伙還真不是普通的會睡啊。

  直接果斷的推門而入,毫不意外的在朦朧的視線中,隱約看到有個人影靠在浴缸旁邊,一動也不動。

  安加西奈笑了,笑得充滿惡意。

  走近幾步,因為水氣沾濕衣物而不悅的皺起眉,安加西奈做了一件就算讓他待會得換衣服,還是非常想做的事情。撩起衣袖,修長的手探入水中,「天之破──」

  「啊啊啊──」

  閃過白髮少年下意識撲過來的身影,他單手接住將與地板親密接觸的人,優雅一笑,「神闇啊,我怎麼都不知道你這麼愛我。」

  「你這混蛋給我去死──!」用力一瞪,神闇非常想一拳揍過去,無奈方才的電流就算非常微小,通以水之後威力仍十分強大,他現在只能趴在安加西奈身上哀哀叫。

  「唉啊,這麼不可愛?」安加西奈作勢鬆手。

  神闇一嚇,下意識抓緊安加西奈的衣服,「自戀狂、混帳、王八蛋!不准給我鬆手,你鬆手的話,我、我就……」

  「就怎麼樣?」靠在神闇的耳邊,安加西奈充滿惡意的輕呼出一口氣。

  「白癡、王八蛋,啊--。」

  神闇狠狠跌坐在地板上,原因自然是安加西奈鬆開手了。「唔,好痛……」當疼痛帶來的昏暗過去後,神闇只來得及看見破虛神座離開浴室的腳跟。

  出了浴室回到自己房間,安加西奈才淺淺的,呼出一口氣。「呼--」好不容易才壓下那股強吻某個白髮傢伙的衝動,好不容易才鬆開手,而非把人緊緊鎖在懷裡。

  一直到離別之後,才知道他早就不想鬆手,也捨不得鬆手。

  但他還是放開了。

  一直到離別之後,才知道思念是如此苦澀而甜蜜。

    2﹒

 

  難得被特允外出,神闇一上街道便十分有精神的四處走走逛逛,不時發出驚嘆聲,看到珍貴花草的驚喜,見到特殊表演的讚嘆,遇上稀奇事物的喜悅,就這般單純、開心的,笑著。

  「安加西奈,那是什麼?」

  站在一個放有木編竹簍的攤位前,透明藍的眸露出好奇的色彩,神闇像個孩子一樣,東看看西摸摸,忍不住上前好奇的碰了一下竹簍,十足十的好奇寶寶。

  「蠢,連弄蛇人都不知道嗎?」僅瞥了一旁吹奏木笛的人,安加西奈嗤笑不已。

  「你少瞧不起人!我當然知道那是弄蛇人,只是沒真的看過而已!」

  「你之前到底都過什麼樣的生活啊?」見到神闇臉色猛地下沉,安加西奈的眉不著痕跡的蹙起,他知道眼前白髮少年無時無刻都想打敗他,回到他從小生長到大、那不見光的地底。

  「在打倒我之前,你休想回去。」語罷,安加西奈沉著臉,頭也不回的向前,自然略過神闇驚喜又痛苦的神色。

  他想要死死掐斷,少年回去的任何希望。

  「喂喂、安加西奈你走慢一點啊你!」

  後方傳來少年欲跟上的快步聲,噠噠噠的,越來越接近。要是能就這樣,一前一後的繼續走下去,該有多好?安加西奈想,一邊不著痕跡的加快速度。

  他想要身後的少年,就這麼繼續追逐他下去,而不是回到那黑闇的地底,即使他往後仍會有後輩不斷繼續欲逐上他,但當他回頭時,他只想看到那個有著白色長髮、透明藍瞳的人。

  一恍神間,安加西奈感覺到身後急促的腳步聲越來越小,他回頭,蹙眉,「跑去哪了……」已經走到沒什麼人潮的街道,而不見神闇的身影,沒有一絲跡象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神闇?」他輕喚。

  沒有回應,僅有風聲呼嘯而過。

  向來是行動派的安加西奈,毫不遲疑的朝原路走回,他要找到那人!--直到眼前飄過一絲白髮,心中的大石才落了下來,「神闇!」

  他跑上前,伸手想抓住少年的手,卻在觸上的前一刻,恰巧的被人群擠開,而後是震耳欲聾的歡呼聲。

  神闇沒有回頭,他錯愕。

  「神闇……」手仍置在半空中,沒有放下來,像是還有抓住什麼一樣。但掌心只握得到一片空氣。

  看著被人潮帶動而漸行漸遠的身影,他沉默。

 

  已經分不清,誰想拋下誰,誰想留著誰。彼此的情感是愛,亦或是交錯剎那間的疼惜。

 

    3﹒

 

 

 

  「這什麼鬼地方……」破虛神座面色極為不善,兩眼直瞪著眼前泛起些微霉味的屋子,大有用天之破把眼前可及之處全部燒掉重蓋的氣勢。

 

  「這已經是這邊最好的房間了。」

 

  相較於安加西奈的不悅,神闇滿臉不在乎的說著。

 

  確實,和地底比起來這房間好上不知道幾倍,但安加西奈可沒有打算苦了自己,「那、是、你。」咬牙切齒。

 

  到底為什麼會讓他落入這樣的窘境,安加西奈已經不想回想,他現在只想轉身就回愛修諾神殿。

 

  「喂、」神闇伸手推一直站在門邊的破虛神座,但還是得不到半點回應,「你不去洗澡嗎?」神闇邊說邊走向床鋪,一臉驚奇的看向安加西奈,有潔癖的自大神座難得沒在進旅社的第一秒就衝進浴室,居然還是他先洗好澡,堪稱奇蹟。

 

  「那、算、浴、室?」修長的手指向陰暗的空間,只有一扇木門區隔,勉強阻隔水潑入臥室。

 

  「喔,除了熱水要自己燒以外,其他都還算不錯。」仍舊是一臉不在乎,長期待在D.M.B讓他對惡劣的環境相當習慣,走了一天有地方休息就好,他從不奢求什麼物質享受。

 

  「你──」黑瞳危險的瞇起,安加西奈現在並不想探討神闇是真不懂還是裝不懂,「走!回神殿!」說完便一把扯起坐在床上的神闇。

 

  「痛!」一吃痛,神闇下意識想抽回首,無奈他施多大的氣力,仍無法順利抽回手。

 

  「你個自大狂快點放開我的手!」痛死人了!死安加西奈、臭安加西奈、混帳安加西奈!

 

  「放手!」

 

  挺拔的身形一僵,手順勢鬆下,神闇還來不及反應,便向後滾了好幾圈。

 

  「安加西奈你到底在幹嘛!」

 

  一下不爽拖他走一下又站著不說話,在發什麼神經?神闇冷冷一哼。

 

  「沒事!」

 

  語畢,安加西奈走進浴室,狠狠甩上門。

 

  「碰!」

 

  放手、放手……越來越深的羈絆,能用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就輕易斬斷麼?

 

 

 

    4﹒

 

 

 

  木門被甩上後,發出「咿咿呀呀」幾聲,向前一倒,正式宣告陣亡。

 

  裡外兩人皆是一愣,隨後神闇向一旁倒去,笑得無法言語,「噗呵、哈哈──」

 

  「神闇!」

 

  「哈哈哈──」

 

  在破虛神座的瞪視下,神闇忍著笑轉過身把頭埋入被窩中,肩膀抖動得厲害。

 

  「再笑就不帶你去看煙火!」安加西奈惱火的說道。

 

  喔對、他就是因為答應神闇要帶他去看煙火,才會出這種糗的。

 

  視面子如命的破虛神座現在只想把說要放煙火的人全宰了。

 

  「不行!」聞言神闇猛然抬起頭,透明藍的眼裡寫滿不可置信,「你打算不遵守諾言?」

 

  「我……」

 

  諾言……能不遵守就好。這樣你也不必,一直想要完成你母親的遺言。

 

  累了。

 

  這是他們相遇的數個月後。

 

 

 

    5﹒

 

 

 

  曾經溫柔的笑,凝結在死亡的那一刻,溫柔的灰色眼睛,再也不會睜開。

 

  無法相信。

 

  「父親……」

 

  顫抖的雙手,觸上失溫的臉龐,聽著風之精留下的、最後的話語。

 

  「……好好珍惜你的朋友……」

 

  有什麼東西破碎了、再也拿不回來了。

 

  『對不起,都是我自己在鬧脾氣,是我太任性、太固執,又拉不下臉……』

 

  「啊啊啊--」

 

  充滿血色與最後溫暖的牢獄,葬在記憶的最深處。

 

  再也無法見面了。

 

  心上碎裂的那塊,再也無法填滿。

 

  『其實……我很愛你……一直一直很愛你……』

 

  為什麼,你再也無法聽見呢?

 

  喪禮過後的一個月,在滿是孤獨與懊悔中度過,就算頂著最強的名號,依舊無法守住最重要的人。

 

  「安加西奈,你沒事了?」

 

  推開房門,迎面而來的白髮少年,臉龐上與話語裡的擔憂淺顯易見。

 

  「嗯。」頷首,墨色的瞳仔細看過眼前的少年,「準備準備,我送你回去。」

 

  「回去……?」

 

  「送你回D.M.B去,你不是老嚷著要回去嗎?」

 

  有拿不回來的,也有好不容易看明白的。

 

  既然無法守住,就任它隨風飄散吧。

 

  不論是回憶,還是過往的情感……都散去吧。

 

--1月-分隔線---

夜安這裡還是冰雨(兩次招呼意義何在#

這篇會發出來的原因,除了發文量之外,也算是給讀者風憶本試閱的一種(雖然還沒完坑(#

總之寫作模式就是這樣<<

另外這篇的更新不會再另外放一篇文章,是直接更新,但會在最上面放上更新日期告知。

內容還會再修改加長(所以每次看可能都會有不一樣的驚喜(笑)。

這篇主要內容分兩段,前半段是安加西奈視角,後半段是神闇視角,前半段是順著時間,後半段則是逆向。

這篇試閱只會放上片段,詳細試閱會在完坑後放社團網站(請點選旁邊球魚logo)

試閱只會斟酌放前半片段(後半片段考慮中。)

有意願購買的歡迎留言信箱(可悄悄話)在開放單子時會發mail通知。

這次印刷可能只會極少量,就是除了訂購的人外,印刷數量只會多2~3,換言之沒意外殘本只會有2、3本。預購單子大概會放上1個月左右,之後收單印完不再刷(除非反應熱烈,欲購買人數超過20)

這本採預購方式,預購付款時間和印刷時間相隔會大約1個月(預購單放上1個月後收單,請願意等待的讀者在購買,絕對不會不刷的!)預購方式是先付款後填單,確認付款後會回mail告知,若付款後很久還沒有收到通知,請來信詢問,會盡快確認。

還有一點,本身還是學生其實無法常常跑郵局的(假日有時候要上課(ryyy)盡量是採用小七或是全家比較方便出貨,也有可能久久才刷一次簿子,造成可能隔好一段時間才出貨,這點還請見諒。(抹)

如果害怕匯款失敗不保險的話,可以mail到信箱詢問,看到信之後會盡快確定並給予回應,但出貨可能還是會比較慢點。(特別是郵局……(抹臉)

另外之前的舊刊都還有殘本,歡迎露天賣場詢問或是e-mail。

正經時間結束。

雖然說1月發文量是0,但看留言應該會知道我沒有棄痞客不顧的意思……吧?(#

2月我會努力更文的嗚呃呃,忙cos的事忙到很多事都忘記OAQ

然後CWT-T9有要來的歡迎搭訕ˊ艸ˋ這裡應該是(?)Day1夏碎唷!

        BY冰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雨閣。雨過,風響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ngel0425
  • 這裡一樣是為了安闇而來的小安ww((何
    『既然無法守住,就任它隨風飄散吧。』
    這句不管看幾遍還是覺得好心痛((到底是在心痛什麼#
    總之請冰雨大繼續加油囉~^ ^
    新年快樂ww
  • 嗨嗨(艸)
    這篇已經悲文確定了。(ryyy
    謝謝唷!新年快樂!

    冰雨 於 2013/02/10 20:5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