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見的發文,依舊和愔捺的合文。OUO

有點羞恥不忍說(抹臉)

*特殊傳說冰炎X夏碎,不喜右上小叉歡迎戳。

*聖善

 

  「左手還是右手?」在任務後,藥師寺夏碎掛著燦爛笑容走向坐在床邊的搭檔,冰炎應該老早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吧?他想。

  「啊?」從手機螢幕中抬頭,上一秒還在確認下次任務內容的冰炎愣著看向沒頭沒腦問出這話的搭檔。

  「選一個,左手還是右手?」依舊保持著微笑,「猜對了就有禮物。」夏碎補上一句,免得自家搭檔一腳踢過來。

  不解而狐疑的目光依然望著對方,不過倒是依言給了個答案,「左手?」

  伸出左手,攤開,理所當然是空的。夏碎淺淺一笑,「錯了。」

  「搞什麼?」蹙眉,覺得今天搭檔笑得很不一樣,像有什麼陰謀似的。

  沒有正面回答冰炎的問題,夏碎臉上的笑容更深,「猜錯了,所以陪我出去?」

  沈默地看著夏碎卻依舊探不清對方的意圖,想說對方八成又是個心血來潮,「要出去就直講,去哪?」收起手機,隨手拎上兩人的外套。

  非常清楚自家搭檔多沒情調,夏碎僅是聳肩,「還沒想到,你隨便提個地方?」其實是故意這麼說的。

  短時間內第二度蹙眉,這傢伙腦袋壞了跑來問他要去哪兒?「我怎麼知道。」揮開擋住了視線的那綹紅色頭髮。

  「那、去原世界走走就好?」夏碎無視冰炎虐待自己頭髮的行為,歪著頭說道,他有種拉長線掉大魚的感覺。

  「你高興就好。」這麼說著,將對方的那件外套扔在他肩上,「穿好。」腳下是漸漸浮現的光點,「地點?」他問。

  聞言夏碎乖乖的套上衣服,「……日本?」想想他也很久沒回家鄉了。

  沒有多說什麼,瞬間的光亮過後,兩人已經抵達夏碎曾幾次帶冰炎前來的某處街道。

  「是這裡啊……」有些訝異的說。雖然他知道冰炎八成是不知道要傳哪裡好,而不是特意帶他來的。

  「……換地方?」將對方的反應解讀為不滿意,冰炎看了看四周後這麼問。

  「不、不必了。」夏碎輕笑幾聲,拉起冰炎的手往街道上走。

  頭一個想法是對方今天可真愉悅,順著被牽起的力道邁步,握著在冬季依然比自己來得溫暖的手掌。

  「哪,先吃飯好嗎?」兩人才剛結束任務,胃裡自然是一點食物也沒有。

  「嗯。」輕應一聲表示同意,冰炎一向不用思考接下來要做什麼,搭檔總像是早就安排好一切似的走在前頭。

  拖著冰炎走,夏碎最後拉著人轉進一家茶館。在決定吃飯的地方讓他苦惱好一陣子,一段時間沒來,似乎多了不少家餐廳?「這裡好嗎?」雖然擺明要直接把人拖進去,但夏碎還是回頭問了一聲。

  見對方一隻腳都已經踩在店家門檻上了,冰炎只得無奈地在心裡笑了下,「看起來不錯。」瞥了眼店面後回應。

  「嗯哼。」感覺到對方心裡的無奈而輕哼了一聲。把人隨意的帶到桌邊坐下,夏碎攤開菜單,「要吃什麼?」

  因為任務的關係空腹一段時間確實有些餓了,不過這種茶館好像是應該吃些小點?隨意看了看菜單後,點了幾樣尋常的食物,醬油丸子等等。

  夏碎靜靜的看著坐在對面的人點餐,很難得的一句話也不說。

  依然看著菜單思考什麼樣的食材是對方所喜歡的,忽然注意到夏碎今天挺安靜的,抬起頭來,「你覺得?」

  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都可以。」反正冰炎都知道他喜歡吃什麼,誰點都無所謂

  似乎總是如此,清楚彼此的喜好習慣,於是什麼都不用想太多。

  多點了一壺茶後,冰炎問向搭檔,「什麼左手右手?」想到今天出門的緣由。

  「嗯?」手撐著頰邊,紫眼有些無神的盯著桌上褐色的茶,「知道今天什麼日子嗎?」沒有正面回答問題,他拋了個問題給坐在對面的搭檔。

  蹙眉,冰炎覺得好像有點不妙。通常對方會這麼問的原因就是他又忘了什麼重要的日子……眼角瞥到茶館裡頭的布置,白色紅色綠色,「……耶誕節?」

  「Bingo!」夏碎給自家搭檔一個燦爛的微笑,「沒有什麼要表示的嗎?」

  無言地盯著自家搭檔好一陣子,連餐點上了也還是無動於衷,冰炎實在沒有頭緒對方想要聽到什麼,只好,「耶誕節快樂?」

  夏碎臉上的笑容越顯燦爛,「只有這樣?」說完拿起桌上的茶杯,輕啜了一口。

  總覺得對方笑容背後是深色的背景,但說真的,直到一分鐘前才意識到節日的冰炎實在拿不出什麼來,「還要怎樣?」

  「你覺得呢?」除了微笑還是微笑,夏碎不得不承認他只是想看冰炎的反應。

  困窘這種詞語一向只有在面對搭檔時才會浮現於腦海中,或許是夏碎特別擅長調侃人,或許是因為他對夏碎特別沒有防備。好像聽聞過原世界關於某個白鬍子傢伙發送禮物的故事,「什麼都沒有準備,」他說,「三個允諾?」

  「好。」露出滿意的笑容,反正是趁火打劫,有多少算多少。

  雖然覺得突然夏碎有種搶匪的氣息,不過話都說出來了他還能收回嗎?況且,他在心裡總有自覺,他虧欠了他唯一的搭檔太多,各方面。

  「哪,吃東西吧。」見好就收。夏碎向來很懂得這個道理,說完話後便拿起擱在桌上的糕點。

  「就這樣?」還以為對方會直接提出三個要求的冰炎稍顯訝異,看著夏碎津津有味地品嘗著滿桌的點心。

  「現在提出來你一定會忘記。」狡黠地笑了笑,冰炎的德性太好猜了,看他今天能撈到三個要求就知道。

  「才不會。」低聲咕噥了聲後在對方含笑的目光中也開始今天的第一次用餐,寧靜而安和,雖然他依然不知道左手右手問題的原因,不過大概不重要吧。

  用完餐後,夏碎望向冰炎,「四處走走?」這次出來是臨時起意的,沒有事先規劃自然也不知道要去哪裡。

  「嗯。」天氣不錯,「你,不回去看看?」記得對方一陣子沒回家了。

  「我想應該不用。」依舊掛著笑,但笑容裡顯得有些許的冷漠。

  當然知道搭檔對於那個「家」的種種感想,冰炎沒有多問什麼,走出茶館後很順手地拉上那顯得溫暖的手心。記得這附近是靠海……

  「到海邊走走?」撇開不太開心的事,忽然想見到那浩瀚的蔚藍,於是沒多久便到達。

  回過頭來看著夏碎,冰炎這麼說,「你喜歡海。」

  夏碎笑了笑,「那你呢?」說著,手不安份的戳著冰炎的手臂。

  「不討厭。」對冰炎來說,沒有什麼是特別需要付出心力去喜愛的,或許,除了某個人類吧。

  好似沒有聽見冰炎的回應,紫色的眼直直盯著不遠處的波濤,想起許久前和母親一同來到海邊,吹著海風……夏碎止不住輕哼起回憶中的曲調。

  見夏碎眼中浮現著懷念的味道,聽聞對方口中輕哼的小曲,冰炎記得有時對方也會在夜半時對著夜空這麼哼唱,這時候的夏碎,表情很是柔和。

  任著海風拂過,微冷,但身旁的混血精靈讓他感到無比的溫暖。

  忽然覺得對方手心的溫度沒有方才那樣溫熱,冰炎這才意識到現在是處在冬季的日本……都怪他對氣溫沒有什麼感覺,身旁可是應該要呵護好的人類。

  查覺到冰炎的心思,夏碎拍了拍對方的手背,「我沒事。」他可不是玻璃娃娃,處處需要人保護。

  習慣性地將眉頭皺起,冰炎手中用了點力道,「太冷了。」他說,這不是什麼保護的問題,照顧身體是很重要的。

  偏頭看了冰炎半晌,夏碎挪了挪身體,靠在冰炎旁邊,「我想看海。」很少見的,這麼清楚表明自己的意願。

  見對方那麼堅持也不好掃興,冰炎二話不說拖了自己身上裝飾用的外套,披上對方肩頭,順便將裏頭那件拉鍊拉好,「小心受涼。」他說。

  「嗯。」隨意的點點頭,夏碎有些孩子氣的看著大海,紫瞳閃爍興奮的流光。

  想著以後多些出海的任務好了,冰炎著迷似的看著搭檔精神奕奕的臉龐,溫和的側臉映著海景,說不出的美感。

  感覺到身旁人傳來的視線,夏碎偏過頭,輕聲開口,「怎麼了?」

  像是突然被窺探心事一般,冰炎倏地轉頭,在說了聲「沒什麼」候補上,「你、真的很喜歡海。」

  「……或許吧。」記憶中很少有海的景象 ,「接下來要去哪裡?」悄悄握緊了冰炎的手,又鬆開。

  感覺手掌被緊握,不願放開似地同樣緊緊回應那個力道,「回去吧。」下次冬季出來要記得提醒對方帶個圍巾什麼的,「今天很適合吃火鍋。」這麼地暗示。

  「晚點一起去?」知道冰炎是怕他受寒,夏碎笑得開心。

  「難得節慶,不展現下你的手藝?」嘴角帶著笑意地問話,雖然不久前才意識到這個節慶的事實。

  「你還敢說。」斜了冰炎一眼,夏碎開始思索煮火鍋要什麼材料……看來得跑一趟超市。

  無謂地聳聳肩,「都拿到禮物了不是?」冰炎說,拉著人往回走。

  任著身子被拉走,夏碎轉而思索是否今天讓冰炎下廚……

  絲毫不知道自家搭檔心裡有什麼邪惡的盤算,走回接到後回頭問,「接下來?」

  「去超市買材料。」拋開腦袋惡意的念頭,夏碎露出人畜無害的笑,「走吧。」說完,換他主動拖著冰炎走。

  還沒搞清楚夏碎突然的上揚語氣是怎麼回事就被拉著往某處前進……看來對方挺高興的?

  想到難得能陷害冰炎就竊喜不已,夏碎保持美好的心情走入超市。

  迎面而來的空氣,比外頭溫暖許多,夏碎拉過手推車,邊隨手拿起食材放入手推車,邊回頭詢問身後的搭檔,「想吃什麼?」至於那兩倍份量的食材,就像篤定冰炎會煮壞東西。

  「都可以。」食材什麼的從來不是他需要擔心的部分,冰炎跟著逛了逛,走過飲料櫃時順手將六瓶鋁鉑包裝蜜豆奶放入手推車,有點疑惑今天對方怎麼買這麼多材料。

  「這樣應該可以了吧……」喃喃自語著,確認材料買齊後,迅速的結完帳,夏碎提起塑膠袋,帶著燦爛的笑容望向冰炎,「今晚就麻煩你了。」

  「……啊?」順手接過頗重的塑膠袋,在聽見某句話時嚴重思考嚴重停擺,他倆就這麼停滯在超商的自動門前。

  知道會擋到路人的去路,夏碎把冰炎拉出來後,又重新說了一次,「晚餐啊、拜託你了。」依舊是燦爛的笑容,「放心你有兩次機會。」說著邊指了袋子裡頭兩倍份量的食材。

  瞬間垮下了臉,冰炎死瞪著自家搭檔,接著看向手中的提袋,這麼來回了幾次後,他認真地發問,「夏,你還好嗎?」

  「你覺得呢?」能看到他的搭檔如此困擾的表情,想來是心情十分愉悅。

  看上去,夏碎豈止是好,根本是好的不得了。就不知道對方怎地冒出這種想法,雖然說不是沒有下廚過,火鍋也只需要準備湯底,「你閒時間很多就是了?」

  夏碎挑眉,「工作狂是你不是我。」言下之意就是,再怎麼樣都比你閒。

  放棄與搭檔爭論,冰炎白了對方一眼後認命地開口,「走了。」腦中思索著湯底的準備流程。

  「嗯。」跟在混血精靈的腳步後面,夏碎開始期待冰炎今天晚上的「表現」。

 

  自然而然回到了紫館,在夏碎準備器具的同時,冰炎認命地待在廚房內……對著一整袋食材乾瞪著眼,「應該會喜歡昆布柴魚的味道……吧。」

  「冰炎?」探頭看著待在廚房裡出神的傢伙,夏碎發出疑惑的聲音。

  轉過頭來見到正拿著餐具的夏碎,冰炎首先將水裝進陶鍋裡,「忙你的就好。」他就不信會敗給一鍋清湯。

  「你說的。」話語裡充滿笑意。夏碎喚來自家黑蛇,把女娃帶往矮桌前一同擺放餐具。今天的晚餐……應該會很有趣吧?

  聽外頭童音與男嗓交替著傳入耳中,冰炎開始著手處理起那一袋食材……只先取了其中一份,以防萬一。

  「差不多……這樣。」稍嫌混濁的湯底被端上電磁爐,隱約可以瞧見鍋底的些許焦黑……原來海帶會黏鍋底。

  「……這樣?」嗓音略微揚高,夏碎伸手拉住一旁準備開殺戒的小亭,這吃下去會……好吧詛咒體不算,但他可不想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

  說完夏碎無奈的取過湯匙,舀起黏在鍋底的海帶,勉強拯救這鍋看起來不太能喝的東西。

  臉色有點困窘的冰炎將那鍋湯交給夏碎後面回去廚房,接著拿出處理完成的食材,反正不過是洗一洗切一切,沒什麼意外狀況發生,幸好。

  確定湯不會毒死人後,夏碎重新把鍋端上電磁爐,此時已是偏向澄清色的正常昆布柴魚湯。

  食材等等端放上了桌面,看著變了個樣的湯底,冰炎突然對搭檔生出了種佩服感。「先放根莖類?」他問,這點常識他還是有的。

  夏碎忙著管教一旁吵鬧的女娃,隨意應了聲,「嗯。」

  煮火鍋最無聊的時刻大概就是等最開始的那一趟滾水了。冰炎一手支著下顎,看著對面座位夏碎像是哥哥一般講述著火鍋這種東西,搭配背後落地窗外的天空,其實聖誕節什麼的,也不壞。

  「冰炎?」感覺到自家搭檔出神,夏碎困惑的看了過去,手也指向開始冒泡的湯面,「水滾了。」

  半秒撇過頭迅速調整電磁爐溫度,漸漸飄出香氣的火鍋看上去挺不錯的,「可以吃了,等會看要放什麼再說。」首先替對方的碗裡添了白蘿蔔與南瓜。

  忍不住輕笑出聲,看來早些時候決定捉弄冰炎是對的,很難得能看到他的搭檔這副「賢淑」的模樣。

  「那什麼表情?」瞥見自家搭檔臉上有點微妙的笑容,冰炎開口。接著在某小女孩的瞪視下挺不情願地同樣添進些熟食。

  「嗯……你絕對不想知道的。」要是說出來的話,冰炎大概會掀桌吧?思至此,夏碎的笑容越來越燦爛。

  總覺得背脊發涼,在看到對方越發愉悅的微笑之後,「笑什麼,吃你的。」

  聞言乖乖的把菜放進口中,臉上依舊是滿滿的笑意。

  外頭是冷意,而房內則是與之截然不同的溫暖,以往總是排斥這種節日的冰炎頭一次覺得,節慶也是能有這般暖上心頭的感受,「你覺得?」問的是湯頭的味道。

  「還不錯。」朝冰炎友善的笑了笑,「下次再給你煮?」想當然爾,是開玩笑的。

  朝對面瞥去了表示"你再說一次看看"的兇惡眼神,冰炎忍住將碗往對方扔的衝動,只淡淡地說了句,「習慣你的手藝。」

  「喔---」刻意拉長了尾音,「你還欠我兩個要求呢。」用著像是提醒一件非常普通事的語氣說道。

白了夏碎一眼,「用同樣的理由會不會太沒創意?」手邊將電磁爐加熱,等會可以開始涮肉片了。

  「那你可以每次節日都別忘記。」孩子氣的眨眨眼睛。

  誰有那個美國時間去記……一片片地將肉放入滾水中涮煮,瞪向企圖偷拿一旁肉片的某女孩,話卻是對著夏碎說的,「等你每次來提醒不行?」

  好吧,也不是第一天知道冰炎多沒情調,夏碎想。「當然不行。」沒有制止小亭,僅是夾了幾片熟透的肉片放進盤中。

  聳聳肩,像是沒把這當成一回事。「以後再說。」在小亭嘟著嘴的不滿視線中只得勉為其難替對方涮上肉片,「那你其他兩個要什麼?」他問。

  「嗯……」夏碎歪著頭,思考了好幾秒,「你穿聖誕老人裝出去走走?」百分之百會引起大暴動。

  「……」嘴角抽蓄了幾下,冰炎面無表情地直視夏碎,「我不介意等你有需要再來要求。」他敢保證倘若有什麼暴動,暴動結束後就會是末日。

  露出「你真懂我」的表情,夏碎端起碗開始解決桌上擺放已久的食物。

  斜了眼開始掃蕩桌上那些食物的搭檔,冰炎無奈之際也沒什麼能反抗的,只得也跟著將這頓有點辛苦的晚餐解決。

  解決完晚餐收拾好,夏碎便把小亭趕上床,而後泡了壺茶放到冰炎面前,「接下來想做什麼?」替兩人眼前的杯子添滿香茗。

  投去了「問我?你認真?」的眼神,冰炎將茶一飲而盡後不客氣地推向對面,「我哪知道。」

  注滿被推來的杯子,夏碎悠悠放下茶壺,執起茶杯輕啜了一口,「那去街上逛逛?」盯了冰炎紅色的眼半晌,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又補了一句,「不穿聖誕老人裝的。」

  原本懷疑的目光在對方補上最後一句話後消失,「都可以,」他說,「給我穿暖一點。」

  紫瞳眨了眨,夏碎邊想著他平常有那麼不顧身體嗎,邊從衣架上取出一件大衣,「這樣?」

  稍微蹙眉,冰炎有點不大贊同,「加個圍巾,風大別讓喉嚨吹風。」很自動地打開對方衣櫥,抓了條圍巾扔過去。

  接過圍巾,夏碎望著他很自動的搭檔,「那你呢?」雖然沒看過精靈感冒,但身體也沒好到寒流來都不用加衣服……吧?

  白了搭檔一眼,「裝個樣子加件外套就不錯了。」言下之意便是怕冷什麼的根本不存在他的生活中。見對方乖乖圍上圍巾這才滿意地問,「商店街?」

  好吧,羨慕他搭檔的體質也不是第一次。夏碎無所謂地聳肩,「都行。」

  「走。」一個字過後抓了對方微涼的指尖便邁步。反正不過幾步路的距離,沒有必要動用到移動陣等等。

  任冰炎拉著走,有點放空的腦袋開始想要是被路人甲乙丙看到會怎麼樣……應該隔天就會上頭條吧?夏碎想。

  完全不擔心被人撞見會造成轟動什麼的……雖然兩人的事情完全沒有隱瞞的打算,但似乎從沒這樣正大光明過就是。總覺得對方的手在接觸到戶外冷冽的強勁風勢時顫了顫,冰炎從抓著的手勢改為握住對方。

  「還真冷……」就算小時候在日本這種偏高緯度的地區成長,還是沒能忍受這種低溫。夏碎微縮起身子,瞥了眼被握緊的手,刻意走在冰炎後方,拿他家搭檔來擋風。

  實在有點擔心對方吹了冷風著涼感冒,想了想後直接脫了裝飾用的外套,披上對方肩頭後再度緊握住手心,「還會冷?」他問。

  「有點。」蹭了蹭多加在身上外套的溫度,夏碎完全沒想到天氣會這麼冷,要是感冒就麻煩了……沒記錯的話明天似乎還有任務。

  蹙眉,冰炎只好透過手的接觸傳遞體內的熱度過去,頭一次覺得天冷是件不怎麼愉快的事……早知道買件厚外套,自己不穿也總有人穿。

  望向蹙緊的眉頭,夏碎伸出另一隻手輕輕推開,「在想什麼?」

  「沒什麼。」不過心中繼續盤算買外套的打算,反正自己是冷是熱也沒多少感覺,「好點沒?」伸手替對方將圍巾拉好。

  「嗯,謝謝。」略顯蒼白的臉依舊掛著溫和的微笑,夏碎安靜的看著他的搭檔替他取暖。

  「做什麼?」替對方拉圍巾的同時轉頭,正好瞥見那雙紫眸直盯著自己,冰炎這麼問,對夏碎的臉色不是很滿意,手中的力度增強。

  搖頭,夏碎握住拉在他圍巾上的那雙手,「我好很多了,繼續走吧?」

  與夏碎對視一會後,冰炎才繼續邁步,「會冷要講。」他說,出了校門便見到挺熱鬧的商店街。

  「……好。」遲疑了會兒才回話,夏碎拉好外套後才快步跟上冰炎。

  節慶時候的商店街色彩繽紛,除了各店家掛上的彩帶或布條之外,人們的穿著也盡是鮮豔的節日氣氛,當然也是一如往常的充滿了叫賣聲。

  節慶夜晚在燈光的照射下顯得更有氣氛,人潮比往常多了快一倍左右,平常見不到的東西惹得人群滯留在攤前。夏碎伸了手抓住冰炎的衣服,就算是紫袍,這種人流量要不被沖散也很難。

  說真的,要不是今天日子特殊,冰炎壓根沒想來這般人潮洶湧的地方,不過身後那隨時要被人流沖走的搭檔倒是張望的挺開心似的。「走好。」說著,將身後那人拉到身前,伸手護住他身側。

  紫眼眨了眨,有些意外冰炎的舉動,看來他的搭檔還真有心要補償他呢,以往看到這種人潮恐怕第一秒就轉身走人了。握起護在身側的手,夏碎偏頭一笑,「要去哪?」

  覺得對方的手還是挺涼,想著下次出門多注意手套一類的保暖物品,冰炎收緊手中力道,覺得這人潮真是太誇張,「都行,你帶路。」

  歪頭想了想,決定還是先找個溫暖點的地方。思至此,夏碎拉著冰炎快速的穿梭在人群裡。嗯……或許可以考慮找家賣衣服的?

  把袍級的敏捷度用在這種地方似乎有點淡淡哀傷,不過至少不用跟人產生擦撞等等還是比較好。讓夏碎拉著,冰炎出聲問道:「你先吃點熱的?」

  於是夏碎停在一個小型推車的流動攤販前,木板上寫著薑茶二字,「這個?」

  瞥了眼牌子,冰炎還真不知道這裡有賣這種東西,「嗯。」他應到。

  有點壞心的念頭閃過,向老闆要了兩杯付錢後,夏碎遞給了冰炎,「喝喝看?」他想他的搭檔應該是沒喝過這玩意兒。

  有點猶豫地盯著那冒著熱氣的薑茶,不很習慣的味道瀰漫著,不過想著對方都買了他的份,不喝似乎不太好,接過茶後依然沒有喝,倒見對方喝得很滿足。

  「怎麼不喝?」推了推身旁的人,雖然混血精靈的臉依舊沒什麼表情,但夏碎看得出冰炎的猶豫。

  「這味道,正常?」雖然在原世界吃過加了薑的料理,這過於濃厚的味道,實在有點,詭異。

  晃了晃手裡剩下半杯的飲料,夏碎一臉正經,「很正常啊。」對他這個從小在寒冷地區長大,所以常常要喝這類東西的人很正常。「味道蠻純的。」像是想到什麼,又補上一句。

  ……是純到什麼地步?嘴角抽了抽,冰炎決定還是喝下這薑茶,雖然他明顯不需要熱度什麼的。

  被紙杯擋住的嘴角露出很明顯的笑意,夏碎裝作無事的繼續喝著茶,眼光偷瞄著冰炎的臉。

  喝之前感覺到熱氣整個壟罩上臉部,薑味重重撲面而來,喝下的第一口除了很燙之外覺得從喉嚨開始產生灼燒感,不是很喜歡。

  看到冰炎略微沉下的臉色而輕笑出聲,輕鬆解決手上這杯後,夏碎端過冰炎手裡的薑茶。玩笑適可而止就好,況且他確實需要點東西取暖。

  見對方接過手中的薑茶,冰炎頓時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不過這玩意兒到底哪裡好喝了?「暖些了?」他問,手背貼上夏碎左頰。

  「你說呢?」夏碎笑了笑,手附上冰炎的手,讓他感受因薑茶而暖上許多的體溫,「不冷了。」

  「嗯,別硬撐。」收回手,冰炎轉而持續握住對方的手,「走吧,去找些衣服?」

  「好。」想想他也很久沒替衣櫥添購新衣服了,或許也該幫小亭買幾件?

  說是要看衣服,不過說真的,沒自己添過衣服的冰炎還真不知道哪有服飾店家……「往哪?」原本走在前頭的冰炎回過頭來。

  「你選。」夏碎露出異常燦爛的笑容,他非常了解冰炎絕對會因為他的回答苦惱,難得聖誕節,當然要欺負一下他那個不太好欺負的搭檔。

  不用猜想也知道對方的惡趣味又開始作祟,沒想要示弱,冰炎以"我走錯你也跟著錯"的氣勢,抄進左手邊一條巷弄。

  悶笑了一聲,夏碎跟上他家搭檔的腳步,反正也不趕時間,走到什麼奇怪的地方也都無所謂,不過……紫眼瞥向另一邊的巷弄,看來黑袍也不是萬能嘛、現在不就不知道服飾店在哪了。

  穿梭在巷弄內一段時間後,冰炎已經乾脆秉持著散步的心態在尋找服飾店了,剛剛雖說是有看見服裝店家,至少他還清楚男裝與女裝是分開的。

  夏碎微偏著頭望向走在前方的混血精靈,看來冰炎是對溫度冷熱一點感覺都沒有,應該很難想像在冬天裡會越走越冷吧?

  總覺得好像哪裡不對勁,在驚覺對方手掌又是冰涼狀態時冰炎才臉色稱不上好地回身,「冷?」冰炎問,雙掌包覆住夏碎雙手,「別鬧了,去買副手套。」說著,略心疼而抱歉地看進對方紫眸。

  夏碎輕笑了幾聲,身體半靠在冰炎身上,倚在他耳邊說道:「抱歉,讓你擔心了。」說完拉著混血精靈溫暖的手,轉過一個彎,眼前便是一間服飾店。

  心中納悶怎麼剛才都走不到,跟著搭檔進店後首先往冬季特區挑選,看對方試著衣著手套等等,還是不免出聲,稱不上責備,「下次別亂來了,以為人類的身體很強韌嗎?」他說,順了順對方被圍巾稍微弄亂的髮尾。

  「好好好。」半敷衍的回應,又換上另一雙手套,轉向身旁的人,「好看嗎?」

  聳聳肩,「都行,保暖就好。」冰炎回應,覺得外觀什麼的其實不很重要。

  早就猜到冰炎會這麼回答,夏碎早在問完話後轉到另一邊的展示架上,隨手挑了許多件大衣,「穿上。」拋了件大衣過去給不遠處的搭檔。

  順手接下大衣後露出不久神情,「我穿做什麼?」冷的是你又不是我。

  夏碎微笑,「街上行人都穿著大衣,當作應個景嘛。」

  「多花那個錢做什麼?」不以為意地哼了聲,將大衣丟回給夏碎,冰炎接著道:「你才給我多穿點,手冷成那樣。」

  露出"原來你會在乎錢"的表情,夏碎一手接住飛來的大衣,轉身把衣物掛回架上,「好吧。」說實在他挺訝異的,還以為冰炎從來就是個花錢不手軟的傢伙。

  在一旁看夏碎隨意翻了翻架上的衣著外套等等,從對方臉上得知搭檔心裡基本上很想吐槽自己。冰炎不否認他對花錢是沒什麼意見,只是,他較傾向於花在他所珍惜的人身上、罷了。

  又挑了幾件質地柔軟、保暖的衣物,夏碎轉回冰炎身旁,挪出一隻手推了推一直盯著他,發起呆的人,「冰炎?」

  「怎麼?」回過神來的第一個反應是接過對方掛在手臂上的幾件衣服,看了看後覺得大致上還能接受,至少與對方現在衣櫃中那些衣服比起來好很多了。

  對於冰炎的好意沒有拒絕,至於對方審視似的眼神更是一點反應也沒有,夏碎僅是向冰炎丟了個擔憂的眼神。「你剛剛發呆了,在想什麼?」

  向對方瞥去了淡淡一眼,「看你到底要挑到什麼時候。」他問:「就這些?」指的是對所挑選的衣服。

  「嗯。」隨意的點了點頭,「買太多會沒地方放的。」更何況現在紫館不是只有他一個人住,還有個小女娃。

  ……大不了放我這裡,反正幾乎空的,冰炎這麼想,「試穿?」他問道,舉起手中幾件衣物。

  望了冰炎半晌,說真的他不認為需要試穿之類的,不過既然他搭檔都開口了……「等我一下。」他說。

  不知道對方那停頓是在猶豫些什麼,只在接過搭檔的外套後到更衣室旁邊靠牆休息。

  迅速的換好衣服,勻稱的剪裁風格襯出修長的身材,衣服大小也讓人滿意的合適。夏碎望著穿衣鏡中的自己,忽然興起一種也幫冰炎買一件的念頭,嗯……情侶裝。忍住大笑的衝動,夏碎推開試衣間,走向他的搭檔,「你要不要也買一件呢?」止不住露出微笑。

  挑眉,覺得對方這麼穿很好看的同時問道,「我買做什麼?」然後在看見對方別有意義微笑時不禁懷疑搭檔又要鬧什麼花樣。

  「嗯?我們是搭檔嘛。」意有所指的說。

  ……對方眼中的笑意似乎帶上了分認真,冰炎沒有正面回應,「隨你。」他說,目光看向店門外來往的人潮,「穿上了外套誰看得見。」他嘀咕。

  「你可以不要穿外套。」夏碎邊慢條斯理的回應,邊走入更衣室換回原來的衣服,沒有繼續試衣的打算,反咒尺碼都是一樣的,本來就不必一件一件試。拿起擱在一旁的衣服去結帳。沒人看見是吧?他知道就好啦,況且也不是每天都會穿外套出門的。

  「剛誰叫我穿個應景的?」輕哼了聲,冰炎向搭檔瞥去ㄧ眼,注意到對方拿的衣服多了件相同的……還當真要買?不過也只是聳聳肩,反正不過是穿件衣服,對他來說沒有什麼差別,既然對方想要就如此吧。

  「你剛剛拒絕了。」完全不在意推翻自己方才所說的話,「穿上吧。」

  覺得自己的嘴角抽動了下,冰炎看對方結帳過後順手拿給自己的那件,是剛才試穿的那樣式。夏碎的笑容越發燦爛,冰炎嘖了聲接下後認命更衣去。

  這次換夏碎靠在牆邊,不過並沒有發呆出神,而是以饒有興趣的目光看著那扇關上的門。

  換上衣服後沒多瞥全身鏡幾眼便開門,試圖忽視夏碎玩味的目光,同時將先前的衣服遞上前,「怎麼,滿意沒?」乍聽之下是不耐煩。

  「嗯。」含笑的點頭,夏碎知道在鬧下去他的搭檔恐怕會發怒,見好就收。

  瞪了笑得很滿足的搭檔一眼後抓過對方手邊不算小袋的衣服,抽出手套讓對方戴上後便出了店家,「還要去哪?」回過頭來執起夏碎左手。

  夏碎偏頭,「四處看看?」記得今天商店街有辦了不少活動。

  「嗯,那就隨便走。」拉著夏碎,在商店接的盡頭發現一群人圍觀著,似乎是有什麼表演,不過人多成這樣,只看到堆人頭。

  難得有些好奇的探了探頭,仍看不到什麼,夏碎收緊握著搭檔的手,「要不要找個視野好一點的地方?」黑鴉鴉的一片,不管是看什麼都不會心情愉快。

  就知道對方好奇心肯定不會因為人牆而消退,左右看了看後拉著人退到巷弄牆邊,「上去。」他說,示意著空蕩的屋頂。

  「嗯。」夏碎簡單幾步就順利到達屋頂,等搭檔也上來後,兩人並肩靠著,不遠處閃亮的燈繞著聖誕樹,漆黑的夜晚似乎也亮了不少。
  「聽說會放煙火。」夏碎掏出不知道從哪裡拿來的傳單,晃了晃。

  隨意坐下後朝下頭看去,原來是抽獎一類活動前的獎品展示,將目光放遠瞧向另一頭的聖誕樹等等應景裝飾,伸手接過傳單,沒瞥幾眼就交回去,查看了下時間,「等會就放,想等?」

  「反正也沒事,不是嗎?」換言之就是時間很多,可以慢慢等。

  聳聳肩,乾脆直接向後躺去,因為底下燈火通明使得今晚的夜空看不見星辰。「還會冷嗎?」冰炎問。

  「不會。」夏碎說。多加了兩件衣服,真要說的話,是會熱不會冷……

  才要多說些什麼便被各色閃光的照射打斷,接著是煙花爆裂的聲響,以及底下人群的驚呼。高處的優點就在於不必多臺頭便能見到在眼前綻放的煙火,將夜晚的天空映出各色亮光。

  一朵朵花火在眼前綻放,夏碎愣愣的看了半晌,微微一笑,「吶、聖誕快樂。」

  接連著放出熱烈色彩,冰炎看著顏色在身旁那人紫眸中顯現與消隱,在對方微笑出聲過後,將目光轉向天空中的煙花,「……喔,嗯。」

 --許久不見-分隔線--

首先感謝愔捺的整理。(O艸O)

上次發文是七夕的我該死(遠目)不過啊、之後明年沒有出本計畫,希望我能乖一點打文,嗯……

之後更文應該能上軌道,總之到統測考完前應該都很隨興的打文,順便把一些舊文補完,大致上這樣。

不過希望我惰性不要發啊哈哈(抹臉)懶惰真的是件很恐怖的劣根性。www

新的一年就要來到,雖然我想應該是沒賀文啦啊哈哈。

最後、

聖誕節快樂!

             BY冰雨

, , ,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