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太久以前忘記是誰點的,所以有人記得有點這篇得趕快來認領唷~

不忍說最近寫這類的短文寫得很起勁。(掩面)

CP:特殊傳說安地爾X褚冥漾,清水向不喜勿入。

【特傳安漾】純度九九

 

  純度九十九的黑巧克力,只含有一釐的糖分甜感,注定苦澀的命運。如同不加糖的黑咖啡,濃稠的苦味化不開,以獨樹一格的方式震撼著人類的味覺。

 

  無人可以取代的,苦。

 

  多數人類無法接受的苦味,是安地爾.阿希斯最鍾愛的味道,也跟自己所追求的妖師所喜愛的是截然不同的兩種味覺,就和他和他的存在一樣。

 

  而那個妖師現在就在他身邊,而皺著眉頭像是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他會吃這麼苦的東西一樣。

 

  「安地爾你……」

 

  享受著妖師見鬼的目光,安地爾愉悅一笑。

 

  安地爾早已調查過了,今天妖師那個煩人的學長和搭檔出任務去了,妖師那一大群的朋友也各自有事而四散在各處,簡而言之今天絕對是擄人的好日子,但安地爾沒那麼做,只是在妖師遇到某些帶著惡意東西的時候很好心的順手把人牽走而已。

 

  反正只是臨時起意,耶呂和比申也沒有特地來討人,那他就暫時沒必要和人作對,單純想和妖師玩玩而已。不過身旁微微顫抖的人似乎不這麼想。

 

  「你到底想幹嘛!」

 

  「沒啊,無聊出來逛逛,陪我就給你巧克力。」說完,安地爾朝褚冥漾的手上塞了一盒巧克力,濃度百分之九十九的。

 

  他很確定見到妖師頭上掛著三大條黑線的奇景。

 

  「你到底想做什麼啊……」

 

  褚冥漾脫力的垂下肩膀,隨手把巧克力擺回架上,巧克力的味道雖然很香很濃郁,但一想到吃起來是苦到令人作嘔的高濃度巧克力褚冥漾就無法接受。

 

  「真是的,如果不學會吃苦就無法成為大人的。」安地爾搖搖手指,一派正經的說出拿來騙小孩的話語,又隨手挑了幾個看起來順眼的黑巧克力丟進籃子裡,走向櫃台結帳。。

 

  「你到底想騙誰啊……」

 

  「你啊。」

 

  如果這樣就能騙到的話,安地爾也樂得如此。

 

  褚冥漾沉默幾秒,萬分努力壓下想拿起米納斯往鬼王第一高手後腦勺開槍的衝動。

 

  看著鬼王第一高手像普通人一樣拿著籃子到櫃台掏錢結帳,還順帶接受櫃台小姐和女顧客熾熱的視線還笑得優雅宛如紳士,褚冥漾只有想吐的衝動。好啦他知道普通人根本認不出這個騙人騙非人騙鬼的第一高手,因為他自己也被耍過,但在知道真面目的情況下,褚冥漾真的很想開槍,雖然方才這鬼才救了他。

 

  「用這麼熱烈的眼神看著我,是終於想和我回去了嗎?」安地爾不知何時已經晃回褚冥漾面前,手上甩著方才所買、裝滿巧克力的塑膠袋,看到裡頭黑色的巧克力包裝袋隨著旋轉晃動,頗有頭暈目眩的感覺。

 

  「當然不是。」儘管如此,褚冥漾當然還是不可能答應蠢事。

 

  「那麼,要喝杯咖啡嗎?」

 

  「不要!」

 

  一秒回絕。

 

  雖然嘴上這麼說,可憐的妖師依舊被鬼王第一高手拖去咖啡館。

 

  滿室的咖啡香氣刺激著大腦,聽說咖啡會使人興奮果不其然。褚冥漾可以感覺到腦袋清醒不少,但越是清醒越感覺到恐懼,眼前的鬼王第一高手突然興起念頭就把人拐走,卻一點惡意也沒有。但或許就是一點惡意也沒有,才會令人感到害怕。天曉得安地爾腦袋又在打什麼鬼主意。

 

  不知何時飄往吧台拿了杯黑咖啡後又飄回來的安地爾,手上除了一杯飄著熱氣的黑咖啡外,手頭的另一杯裝著不知名液體,散著淡淡的、巧克力的香氣,放定在褚冥樣面前。

 

  「不是不喜歡喝黑咖啡嗎?」

 

  安地爾笑得一臉無辜燦爛。

 

  眼睛瞄到一邊的塑膠袋裡有塊巧克力被拆封還少了一半左右,再看看眼前應該是濃度九十九黑巧克力泡出來的可可,褚冥漾無語。

 

  「……這兩個有差嗎!」還不是一樣苦到令人想吐!

 

---又有活動囉!-分隔線---

活動相關請自行找日常活動文喔。(應該是日常的第一篇啦……)

這篇是拖欠已久的安漾文,因為忽然有靈感就寫了呼哈哈。(?)

因為當初點的人有什麼要求老早忘記,也不知道被埋在哪篇去,所以只好自己找梗自己寫了。(遠目)

順帶一提,我是那種喜歡吃黑巧克力的人,偏好60%以上,最愛70~80%,最高吃過88%整條吃完。(99%只吃過一小塊)太甜的巧克力頂多吃個一、兩塊就膩,所以不大喜歡。梗就是這樣來的喔!(笑)雖然安地爾喜歡喝的是黑咖啡,但我想他應該也頗偏好高純度的巧克力,正好漾漾喜歡吃甜和老安相反,這篇就這樣誕生了。

最後希望大家看得愉快。(太慢了吧!

           BY冰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雨 的頭像
冰雨

雨閣。雨過,風響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