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小B畫的短漫爆發出的靈感~~~ˇˇˇ

不忍說神闇真的超可愛的啦!>///<

CP:風動鳴安加西奈X神闇,清水向,時間點未知。(?

【風動鳴安闇】艾洛德教養守則

 

  安加西奈有言,小孩即是麻煩。

 

  「父親──打擾了。」

 

  一個還算風和日麗的午後,破虛神座-安加西奈.席德列斯-低著頭坐在書桌前,努力的和公文奮戰,一個清亮稚嫩的聲音傳了進來。

 

  艾洛德.席德列斯-准破虛神座-探了頭望向房裡的安加西奈,儘管深知自家父親的個性,但愛書如癡的他遇到問題,仍是冒著被打被罵的風險向安加西奈提問。

 

  「幹嘛?」

 

  安加西奈頭也不抬的回應,絲毫沒有這樣會傷害到小孩子幼小心靈的認知。雖然席德列斯家的孩子一樣特別……

 

  看著安加西奈微微沉下的臉色,艾洛德十分猶豫該不該開口,可是他真的很好奇啊……

 

  「那個……」

 

  「沒事就滾,我在辦公。」依舊冷淡。

 

  纖瘦的身子微微抖了一下,艾洛德顫顫開口:「我是想問……為什麼我沒有母親?」

 

  「沒事就別問這種蠢問題。滾──!」

 

  砰!

 

  門被安加西奈隔空甩上,艾洛德呆愣的看著眼前的木板,不知該如何是好。詢問失敗,只好求助下一人……

 

  「母親?」

 

  白色的長髮隨著走動而微微飄起,艾洛德想,至少眼前這人不會隨便出手就是把人打傷打昏,而且跟他的父親比起來,神闇的脾氣好多了,雖然現在神闇看起來也是有點呆愣的模樣。

 

  「神座血脈,向來就是單親啊!」

 

  雖然就方面而言,我是雙親啦……半血統。搖晃試管,神闇在心裡暗暗想著,但艾洛德沒必要知道,他就不說。

 

  「咦──可是書上說每個人都有母親啊……」

 

  艾洛德失望的模樣全寫在臉上,看得神闇好生……無奈。

 

  慢著!你也不算人吧?神座算人嗎!神闇忍不住在心底好好問候一下孩子的父親,到底有沒有好好教啊?今天晚上一定要好好問、問、看。

 

  揉著濕漉漉的長髮,神闇剛洗好澡就看到目標物正坐在床邊。

 

  「喂,安加西奈。你到底有沒有好好教艾洛德啊?」想到下午的那個問題,神闇就一肚子的無奈。

 

  「啊?」

 

  「他居然問我有沒有母親!」真是的,安加西奈果然是個不負責任的傢伙,竟然連這點都沒教好!

 

  兩手撐著床沿,安加西奈感覺到神闇越走越近的腳步聲,視線依舊沒擺在靠近的人兒身上,「就某方面而言,算有吧?」

 

  「啊?」哪來的?

 

  神闇腦袋還來不及反應時,安加西奈迅速的捉住神闇纖細的手腕,將人兒緊緊壓在床上。

 

  「……你啊。」

 

  黑色的碎髮落了下來,略微遮住安加西奈的視線,但神闇臉上的紅霞依舊清晰可見。

 

  「你白癡啊?放開我!」神闇動了動手腕,掙脫不開。

 

  「母親的第一要件是……」安加西奈偏過頭,吻上那誘人的唇瓣。

 

  「唔……嗯……」

 

  舌在腔內舔拭的感覺格外明顯,神闇只能羞紅著臉閉上眼,一點一點回吻著。

 

  分開,喘息。

 

  感覺到肩上的浴袍被拉下,神闇慌張的想抓回來,無奈他不論力氣或是技巧都比安加西奈差上許多。

 

  「別、別這樣……」

 

  「太突然了?我以為和我同房你早該有準備了。」

 

  「你……!」

 

  對於安加西奈說的話,神闇為之氣結,無奈他就是無法在眼前這人身上討到一點便宜。

 

  「你到底有沒有神座自覺……根本沒有吧!」

 

  浴袍被拉下肩頭,神闇瞪著安加西奈墨玉色的瞳,以某種看著禽獸的眼神。

 

  接受到神闇眼裡的訊息,安加西奈微微一笑:「也不是第一次了,嗯?」手輕滑過神闇胸前的蓓蕾,毫不意外感覺到身下人兒的顫慄。

 

  「不要碰那哩!混帳!」

 

  「父親──」

 

  位在床上的兩人一愣,神闇下意識想抓回半掛在身上的浴袍。

 

  「艾艾艾艾……艾洛德……你來……多……久……了?」安加西奈你去死啊──!我的自尊──!神闇僵硬的轉頭看向門旁滿臉疑問的艾洛德,眼角還掛著方才因情慾而泛起的淚,儘管他現在非常想把頭埋在被窩裡睡死,最好永遠不要醒來。

 

  「沒有多久……唔哇!」

 

  一個白胖胖的枕頭飛過,狠狠砸在艾洛德臉上,宣告昏迷。

 

  「安加西奈,你……在神殿中殺人了喔?自己兒子。」神闇無言的看向一旁事不關己的安加西奈。

 

  「死不了的。」某沒良心的人言。「言歸正傳,艾洛德你要幹嘛?」安加西奈不耐的走向一旁的矮桌邊坐下。

 

  聽見自家父親的叫喚,艾洛德很快的撿起落在一旁的書,燦爛一笑:「父親──請唸書給我聽──」

 

  一本書遞上前,封面清楚寫著「祭司千年論詩歌」。

 

  安加西奈臉一黑,瀕臨爆發邊界:「為了這個打斷我……」難得可以吃到神闇的機會嗎!

 

  「我來唸吧?」

 

  某逃過一劫的人微微一笑,快速的提腳走往艾洛德。

 

  「神闇──!」

 

  「好嘛!下次唸給你聽──」

 

  「誰要啊!」

 

  一個漂亮的回身,輕柔的白髮隨著微微飄起,神闇微微一笑,食指輕按在唇邊:「抱歉,明天晚上九點,不.見.不.散。」

 

  祭司千年論詩歌……畢竟是當年那本書吶──

 

  更正,安加西奈有言……

 

  小孩不只很煩,更是超級障礙物。礙事!

 

  不過嘛,有的時候……

 

  安加西奈撐著頭,凝望著坐在床上笑得開心的兩人。

 

  也挺賞心悅目的,是吧?

 

  微微一嘆,安加西奈無奈的看著佔據他床睡著的兩人,神闇柔長的白髮撒滿整張床,難得見到的睡臉掛著淡淡的笑。

 

  關上燈,安加西奈走近床邊,朝著床上的白髮人兒落下一吻。

 

 

附帶一提之──在那之後。

 

  「九點了,我唸給你聽吧──」某白髮的人坐在床上端著一本書,一臉無辜的看著身旁滿臉黑線和疑似爆出青筋的人。

 

  「誰和你說那個啊!」

---小B你好讚-分隔線---

這是小B畫得短漫所寫出來的文,因為本人沒有同意可以放圖上來所以就沒放了。(人家也沒同意讓你寫成文啊--!)

好啦我相信小B不會介意的。OWO+ <妳滾!

不忍說我看到有情境的圖片就會這樣。(掩面)很習慣性的把圖從腦中翻譯成文之後打出來了…… <這傢伙怪怪的

然後變成的就是現在大家看到的這樣。(?)

艾洛德真的是個超級電燈泡啊~不過小艾洛德和神闇睡在一起的模樣真的是超賞心悅目的~

所以趕快來人拿安闇圖來餵養我吧!!!   <被踹走


                 BY冰雨


小B同意補上的圖↓↓↓

1  

2  


3  

4  

5  

 

6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雨 的頭像
冰雨

雨閣。雨過,風響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