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種拿來騙更的感覺……這是沒小修過的版本,反正差不多。(?)

換新的版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歡?

CP:特殊傳說冰炎X夏碎,BL劇情有,接續試閱文。

以下,正文↓↓↓ 

  「為什麼要把電話掛掉?嗯?冰炎?」踏著特殊的移動陣出來,冬翎甩凌力的扭斷襲擊冰炎的鬼族,夏碎笑著、紫瞳卻不帶一絲笑意的看著他自稱萬能無敵的黑袍搭檔。

  「夏……你怎麼會跑來?」冰炎煩悶地看著夏碎,現在夏碎的身體非常、非常不適合來這種陰暗的地方,特別是充滿鬼族黑暗氣息地方。哪怕他知道這是夏碎的好意,但冰炎不希望夏碎會因此受傷,這樣彼此都不會好受的。

  「那就要問某個黑袍來這種危險地方卻不告訴搭檔啊?」

  冬翎甩如黑色的旋風掃過,洞穴裡的鬼族立時少了大半。

  哎呀、火藥味十足呢!扇從和服裡拿出一包爆米花,就地喀滋喀滋地吃了起來。可憐的鬼族,竟然被黑暗扭曲後還得當免費的出氣筒。扇抹了抹不存在的眼淚,看著眼前又一隻鬼族被名為烽云凋戈的漂亮長槍捅爆。

  「扇董事……」紫眸無奈的往一旁看好戲的不良董事看去。

  「回去再說!」很顯然的,冰炎也不想讓某個惡質的傢伙在旁邊。

  「你們兩個小傢伙還真不懂敬老尊賢。」某個看不出來有多「老」的人正在發出老人感言。「當作給你們的建議吧。年輕人啊、可別太年輕氣盛了。」扇搖了搖扇子,悠悠地離開洞穴。

  這是她對他們的警告,她看得出這倆搭檔間已經有縫隙,若處理不好,會毀了這對最佳搭檔。

  扇別有深意的回頭望了冰炎一眼,她希望冰炎能靈敏一點,千萬別辜負夏碎的心。

  而扇的好意,自然被心煩的冰炎瞪了回去,眼神裡意謂著要扇快點滾。面對這樣的冰炎,扇只能暗自的苦笑。這小鬼,還真是沒大沒小!

  『臭小子,可別衝動啊!』扇知道那個從小看到大的孩子脾氣有多衝,也知道他對藥師寺家的孩子感情有多深。只是,向來敏銳的孩子卻沒有發現這一點,或許是一直以來夏碎都太主動了吧?

  走出洞穴,扇第一次如此希望她擔憂的事情不會發生。

  很晴朗的天氣,扇卻覺得狂風暴雨不斷刺痛著身軀,無殿的人向來有某種特殊預知能力。扇想回頭了,但她知道她不能,這是他倆的事,她不能插手。這是做為一個無殿的人、一個長輩,只能順其自然任憑事情發展。

 

 § § § § §

 

  夏碎偏過頭,看著自己的搭檔在身上纏了好幾圈黑袍的碎布充當繃帶。方才戰到最後還有不少離高階不遠的鬼族衝出來,冰炎堅持不讓他使用治癒術療傷,結果就是兩人身上都掛了點彩,青青紫紫一塊一塊的遍佈整件衣服,看來有某種視覺上的驚悚。

  但夏碎不在意,甚至有點高興。他的決定是正確的,倘若他沒來的話,冰炎不會斷手斷腳,回去保健室和他作伴才有鬼。

  「去原世界嗎?」夏碎一派悠閒的把冬翎甩收好,與一旁的黑袍比起來,身上只受小傷的夏碎一點也沒有重傷患的模樣,還著頗有要出門郊遊的愉悅氣氛圍繞……

  才怪!對冰炎來說,暴風雨前的寧靜更加恐怖,看著越發越燦爛的笑容,冰炎只感覺到「棘手」二字。他寧可去單挑剛剛那種程度的鬼族一大群,也不要面對這樣的夏碎。前者還有一線生機,後者是會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走吧。」

  去原世界總比去紫館好,至少沒有一隻蛇型詛咒體在旁邊鬧。冰炎如此安慰自己。

  冰炎攤開手掌,腳下浮現華麗的移送陣。下秒,兩人消失在洞穴中,帶走最後一絲屬於光影村的亮光,洞穴恢復原有的黑暗。

  原世界的日本正值冬天,潔白的雪飄落,街道上已是白茫茫的一片,令人賞心悅目,但紫色與黑色的身影一前一後,毫不猶豫的踏過雪跡,留下一個個,成雙成對的腳印。

  在一家還算滿意的飯店下榻後,兩人坐在床邊互看著彼此,冰炎不知如何開口,開啟話題的人向來不是他;夏碎則是在等著自家搭檔給他一個合理的解釋而一點開口的意思都沒有。

  紫眼瞪紅眼了一會兒,夏碎無奈地繳械投降,就算臉皮再厚、再死纏爛打仍是拗不過冰炎雷都打不動的硬脾氣。

  「水之使,淨息而待──」

  看著冰炎雖綁住仍淌著血的雙臂,夏碎終究忍不住伸手想幫冰炎療傷,卻換來紅眼的死瞪,放在冰炎傷口上方的手也被狠狠拍掉。

  「為什麼跑來?」

  「我不去的話你豈不傷得更重?」

  冰炎默然,過了許久才開口:「夏碎,別這樣,我不想看你受傷。」上次看見夏碎替他擋下攻擊時,流了滿地血的時候,心刺痛得難以呼吸,他不想再有這樣的感受了。

  「我也一樣啊、搭檔。」

  搭上冰炎受傷的臂膀,微笑。

  「治癒之泉。」

  柔和的光包覆裂開的傷口,傷口迅速合攏。冰炎不再反駁、也不再阻止夏碎替他療傷的舉動。他想,他們倆都是一樣的,不忍對方受傷,哪怕自己身上被開了千萬個洞,只要對方沒事就好了。什麼時候,如此在意了?冰炎略微皺起眉頭,對於自己以外的人有太多的情感,有些許的不適。

  「那你呢?為什麼不告訴我就一個人跑去那麼危險的地方?」看見傷口治療得差不多了,夏碎才滿意的收手,負傷的身體卻已禁不住這樣的折騰,眼前一黑,便往旁邊倒去。

  「夏碎!」冰炎驚詫地接住紫袍的身軀。果然,又在逞強了。

  「冰炎你聽著……」紫眸勉強地張開,緊盯著最熟悉、最愛的那雙緋紅色的眼。

  「不論什麼時候,都不要再一個人去危險的地方而不讓我跟著好嗎?

  「我不想、也不要一個人待在一邊只能惶恐得等著你,等到的卻是你已死的消息!不要像那次去鬼王塚的時候一樣隨隨便便什麼事情都不說清楚就死掉!完全忘了你還有一個搭檔!冰炎……」

  「不管什麼時候,都有我陪著,不好嗎?」

  淚水滑過臉頰,夏碎仍笑著,看著他摯愛的混血精靈。

  「我喜歡你。」

  我們之間的關係,已如蜘蛛的網般,誰踏入、誰就掙脫不掉纏稠的網。

---不知名*分隔線---

這篇是更新到正文完不含外篇,剩下的劇情買本歡迎喔!OWOˊ  

另外就是看板部分,不忍說那張圖真的超有愛ˇˇˇ <藉機打廣告

接下來換版大概就是下次出本的時候。(笑)

有想要買本的歡迎留言或是mail到社團信箱。(w70476@gmail.com

殘本有但是不多喔!OWO

                 BY冰雨

, ,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