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煙憶雨
我希望大家都能夠尊重每個創作者,嚴格禁止盜文、盜圖行為。 若有文章段落無法顯示,可能是字體顏色問題,歡迎回報。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雨閣。雨過,風響。」的文章亦屬於「冰雨(冰煙憶雨)」所有,勿擅自盜文,引用請在該文章告知。
公告:本子相關詢問,請至社團部。
--
連結索引:
自介(新進請入) OSO團部 Lofter
【安闇】自未來的祝福 【冰夏】曲 【RO】真實之聲

呵呵!沒想到寫了文前說明後寫起來順很多,果然有設定就是不一樣啊~(遠目)

晚上不知道還會不會再發一篇,看情況囉!

CP:風動鳴安加西奈X神闇,BL劇情有,架空。此文接續自未來的祝福。

【風動鳴安闇】祈終-壹

 

  「你很聰明,沒想到居然會連續突破御座所有設的限制。」尤笑望著眼前的人,安加西奈.席德列斯,又名加奈西安.席德列斯的人。

 

  「現在到底是?」加奈西安蹙起眉,不太了解現在的情況,他不過利用和神唯一直接溝通的一次說出那個害他和神闇吵架的心願罷了,怎麼又回到這裡?糟糕!他不會死了吧?那神闇怎麼辦?

 

  「御座所設解除第一個限制的結果,是讓神闇恢復過去的記憶,而第二個則是……讓你回到你不在後的世界。」

 

  「而且,那個和你一起長大的神闇,是由這個時候的神闇的靈魂意識而來。」尤的手指輕點了幾下,水面浮現畫面。加奈西安看到,神闇躺在床上熟睡的模樣,而且氣色很差,還爆瘦。

 

  加奈西安望著尤蹲在水面手,手又點了水面好幾下,水好像變得……透明了點?

 

  「這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你和神闇度過的那十六年,對這個神闇來說,就好像一場夢一樣。尤手指劃過的地方,變得更加清晰透明「另外,當這個時空的神闇死去後,你也會跟著消失,和神闇一起回到你靈魂意識應該存在的時空,也就是第三十九屆神座祭司那一代,繼續你們未完的生命」

 

  尤的嘴角輕勾起一抹笑:「這是科里西亞御座給你,當作突破祂設的限制的『禮物』。」

 

  又輕點了幾下水面,這時尤才回首向加奈西安說明:「現在重拾你安加西奈.席德列斯的身分,回到過去你所悔恨的時空,選一個你喜歡的點,進去吧。」

 

  加奈西安順著尤的手指看了過去,見到一個非常熟悉的身影,在一片黑暗之中,還有一道劍光直直朝他襲去。

 

  「神闇!」

 

  還真是連想一下都沒有,就跳進去了啊!尤無奈的笑了下,蹲下身,仔細的看待加奈西安,不!是安加西奈介入後的世界。會有很大的不同吧?尤笑著,看著接下來發展的結局。

 

  § § § § §

 

  煩、躁。當收到祭司公會主席音笛.西卡潔的決鬥信息,神闇是有那麼點高興的。

 

  總算可以,發洩心中的煩躁感了。

 

  自從服下藥物,昏迷幾天又睡了幾天,神闇做了一個夢,很長的夢。夢裡他成為第三十九屆神座祭司,身邊有很不錯的同伴,有父親,還有一個哥哥……安加西奈。

 

  過於美麗的夢,果然一夢碎就令人想死呢。神闇自我解嘲的笑了笑,起身拿起放在床頭的一柄劍。

 

  殺了他,應該也無所謂吧?反正我本來就對他沒什麼好感。神闇想著,瞬間移動把他的身影帶向指定的地方。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嗎?正合我意。神闇唇角輕勾起一抹笑,對他來說,殺了音笛是意料之內的事,如果是他死的話……那他許了許久的願望,終於達成,怎麼算虧損的都不會是他。那個許了很久的願望啊……

 

  漂亮的身影翻然落下。

 

  「我守時來了,一秒不差。沒想到你會自己想送死。」

 

  「就算要死,也要拖個敵人下水才划算。」

 

  看見音笛平靜的樣子,神闇不著痕跡的漾開笑容。我的願望,可能達成了吧?神闇想著,與音笛對話之間,抽出了劍。

 

  「你用的劍是你死去搭檔的吧?依賴心理是發揮不出實力的……」

 

  那把劍……安加西奈……止住自己奔騰不已的思緒,神闇稍稍挪動一下手腕。動武的話,手腕又會痛了吧?自從殺了安加西奈後,一直如此。安加西奈……如果這樣被殺死而去見你,你會願意看到我嗎?神闇在心中暗想著。思念,纏繞於心。

 

  一切的一切,簡直就像照著他的劇本一樣走。互相和音笛對放天之破,就像和哥哥打架時一樣,不過眼前的人,畢竟不是那人,所以,傷不了我。

 

  感覺到音笛身上圍繞著滿滿的力量,神闇面巾下的臉淡淡一笑,那壓迫過來的光之氣息不容小覷,暫時可以和他匹敵。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就……神闇眼神一凜,唸出身為教主的他,所會的代表咒語:「Dark.Murk.Black!」

 

  黑暗的氣息,帶來無數惡夢與幻覺,由神闇來施展,更是以倍數增長,連周遭環境也受了影響,呈現烏黑一片。

 

  「晨光照!」

 

  強烈的靈光放射出去,在這一片人為製造的幻覺之森中,開出道道光芒,如同烏雲後的太陽欲突破障礙物。

 

  「撐真久。」

 

  以黑暗當掩護,待在咒文空間一角的神闇低唸了一句,持續戰鬥施法。他手腕上的印記處的刺痛越發越盛,再戰鬥下去,或許整隻手都會廢掉。

 

  神闇盯著手腕包的白布,可以想像那印記鮮紅嚇人的顏色。

 

  揮舞手臂,神闇再次施加咒力打擊光的抵禦。

 

  感覺到自音笛身上放出大量靈力,照開了闇,現出神闇的身影。

 

  現在他的手上,仍是一個完整的印記,只是那是殺了一個人換取的。音笛.西卡潔,你不是想殺我嗎?那就快點……殺了我啊!

 

  看見直直朝他心臟位置襲來的劍尖,神闇不慌不忙的提高魔力,四周的黑氣全部集中過來,變成一個密集的球體擋在劍前,吸住劍尖,這一擊等於失去效用,而劍也抽不出了。

 

  神闇的右手,夾帶著尖銳的氣,也同樣直往音笛心臟的位置穿去。

 

  殺了他……我就……就?

 

  「父親!」

 

  一個人的聲音插了進來,音笛驚地睜開眼睛,眼見到茵,他的兒子。一個人的影,直直抵在神闇遇刺往音笛心臟的手,帶著光明而來。

 

  「神闇!住手!」

 

  血流如柱。

 

  「安、安加西奈?」

 

  冰冷的心,有了一絲溫暖。

---嘿嘿嘿(?)-分隔線---

看著自己打的分隔線,忽然覺得好詭異XD

基本上比較沉重的劇情就是這篇,頂多到下篇之後就繼續歡樂囉~

這部結束後的第三部,也是歡樂為主。

感謝大家的支持喔!

              BY冰雨

, , ,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裂
  • 也就是說,這次神闇沒認錯人了,真的時安加西奈~~?
    不過,如果是這樣........那小帕怎麼辦?
  • 正是那個不選好一點的點,隨便跳進去的安加西奈。(茶)
    帕帕還在後面啊,被茵拉著。

    冰雨 於 2012/02/03 19:17 回覆

  • 凝雪
  • 神案阿,天將奇蹟,你因該很高興。對阿,艾洛德怎麼了。
  • 據說神闇會先不信後哭最後才信是(正牌的)安加西奈 <不要隨便破梗!
    艾洛德在後面喔~下篇就會出來了。

    冰雨 於 2012/02/03 19:1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