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

看不懂

CP:風動鳴安加西奈X神闇,BL劇情有,此篇接續「自未來的祝福」,架空。

【風動鳴安闇】祈終-序

 

  如果,見你成了一種奢望,我該如何是好?

 

  但是,我沒有權利見你,因為我──殺了你。

 

  眼瞇起,神闇感覺到有一絲不屬於他理應所在的地方的光線,從窗口斜斜射了進來。

 

  隱約的,聽到一點點聲音。

 

  『現在,靈魂抽出,附合。』

 

  什麼東西?靈魂什麼的……唔!頭好痛!

 

  「小闇,跑哪去了?」

 

  唔……好熟悉的聲音啊!是誰?安加西奈嗎?不對!是加奈西安,是哥──

 

  不對啊!他到底是?還有那個聲音是?

 

  『附合成功,你為神闇.席德列斯,現在擁有前世記憶、靈魂,與今世記憶融合──』

 

  「小闇,你在這裡啊!怎麼不說話?」

 

  『融合成功,還原回入體內,完成。』

 

  一睜眼,神闇見到的,是黑髮黑眼略顯稚嫩的孩子,但那樣貌卻比任何人都還要俊秀。

 

  安加西奈!是你!真的是你!怎麼會──神闇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人,話語還沒到喉嚨就先梗住了,取而代之的是,思念,期待已久的思念。

 

  安加西奈半跪面對眼前縮在層層箱子裡的人,手溫柔的撫上,拭去落下的淚水:「怎麼哭了?誰欺負你嗎?」

 

  好、好溫柔,一點都不像他啊!這到底是……?

 

  「你、你是?」

 

  好不容易出口,是顫抖的音。

 

  「怎麼啦?睡傻囉?我是加奈西安,你的哥哥啊!」安加西奈……不!是加奈西安笑著,手很自然放到他頭上輕揉著。

 

  加、加奈西安──?對了!他是──

 

  「加奈西安,你……」

 

  神闇話還沒說完,就被加奈西安一個敲頭給打斷。

 

  「不是說過別直呼我的名字嗎!沒禮貌。」

 

  對了,不能直呼名字,所以是……

 

  「哥哥!」

 

  笑著,被和那個人相似的人,輕抱著。

 

  好懷念、好熟悉……這溫度。

 

  「喂!怎麼又哭啦?真是的,怎麼這麼愛哭,還是男人嗎你!」加奈西安有點生氣的說著,但手還是很溫柔的拿起手帕,替他把淚水擦乾。

 

  「沒、沒有。我只是,太高興而已。」

 

  這是夢嗎?我居然還能見到你,我居然還能夠……有感覺。神闇露出笑容,伸出手,回擁他的哥哥。

 

  過了多久,毫無感覺,行屍走肉的日子?

 

  不過,他現在是神闇.席德列斯,擁有新的生命、新的身分,不用再待在那令人討厭的組織、過著令人厭煩的生活、不用當他最討厭的教主……還有,他不用在唾棄自己了!因為他是,神闇.席德列斯,不再是那個神闇了。

 

  只是,這裡沒有安加西奈,沒有和安加西奈簽訂的契約印記,只有……一個與安加西奈相仿的人,他的哥哥。

 

  神闇有時候習慣自己一個人待在房間裡,因為這樣他就可以好好看看在他的靈魂還沒擁有前世記憶前的自己,很單純的喜歡自己的哥哥。

 

  對於他為什麼會誕生在這個世界上,神闇一點也不了解。因為……他可以看到他出生時的記憶。

 

  那滴血,並不是從亞爾飛滴下的血液中分離,而是──突然出現的。

 

  所以他,本來就不該出生在這個世界上。但他還是出生了,擁有這個身分,甚至擁有前世的記憶。

 

  還有他的哥哥……那個和安加西奈很像的人。

 

  他或許也有前世的記憶吧!神闇猜想過,但始終沒有開口確認,不管你有沒有記憶都好,我還是想,待在你身邊。

 

  在瑪索西加大神殿的密道裡,神闇曾想要坦誠一切,他確實擁有前世記憶。但除了被不可能會出現在那裡的奇怪落石打斷外,加奈西安似乎也不想要他坦承,果然,維持現狀最好吧?

 

  「神闇!該去瑪索西加神殿了!」

 

  遠遠的,傳來加奈西安的聲音,打斷神闇的思緒,他輕應了聲,快速跑向加奈西安。

 

  我還是想,相信你,也相信我們之間曾有、現存的羈絆。

 

  喝下有加奈西安血液的聖水,再度成為搭檔,看著他戴上手鐲、拿起法杖,看起來就和安加西奈沒什麼兩樣。

 

  看著加奈西安站上神壇,沐浴在神的光下,神闇感覺到自己有些東西變了,不知名的能量傳進他的身體,但是他明明,就只是在一旁觀看啊!

 

  白熾的光照下,神闇彷彿看見,有著燦爛耀眼金髮的人,用一雙眼不帶任何感情的,看待這個世界。

 

  「哥哥!」

 

  光一散去,神闇就見到加奈西安往旁邊傾倒的身軀,似是失去意識,一點反應也沒有。

 

  擔憂的心情、思念的心情、愛戀的心情,一下子全爆發出來,壓得神闇止不住淚水,哭泣。

 

  還有遙遠那端,淡淡的嘆息聲。

 

  彷彿見到光,朝自己打來。神闇來不及反應,就先失去意識。

 

  『靈魂抽回,完成。』

 

  那個聲音是──

 

  眼微微瞇起,卻感覺不到,一絲應有的光線。

 

  夢嗎。

 

  看著眼前熟悉卻又一點也不想熟悉的黑暗,忽然好想放聲大哭。他,還是一樣待在這樣的黑暗中。

---越來越奇怪-分隔線---

開頭兩句大概是各位看完這篇的感覺。(汗)

忽然有點好奇自己怎麼會想出這麼複雜的劇情,但既然挖了坑就得填啊~(攤地

希望各位讀者還能體諒我這個莫名其妙的傢伙。

另外我打了篇說明文,一會兒看過沒問題後就發,謝謝各位來看我的文。

                   BY冰雨

, , ,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