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晚了--!

先發文等一下補後記這樣。

CP:風動鳴安加西奈X神闇,BL劇情有,微架空。

【風動鳴安闇】自未來的祝福-拾參

 

  「你們就祈禱魯得桑大神會保你們不死吧!」

 

  祈禱?對了──!加奈西安眼裡閃過一絲不明情緒,但劍仍很銳利的斬向欲攻擊他的黑黑黑教眾。

 

  如果是這樣的話,說不定可以吧?加奈西安在心中暗自肯定自己的想法,但眼神還是不由自主的飄往不遠處揮動劍舞的白髮人兒。

 

  注意到向他投注的視線,神闇分神往加奈西安的方向望去,視線相對。神闇淘氣的眨了眨眼,邁開一抹令人安心的笑容。

 

  真的這麼做的話,就毀約了吧?神闇會怎麼想?會不會又──阻止自己不斷奔馳的思緒,加奈西安劈開擋路的黑黑黑教眾,抬手、劈下。

 

  「天之破──!」

 

  「慢著!席德列斯,你這根本就是無差別攻擊吧!」一旁的燁煇拉住冉墨,機靈的一跳,恰好閃過一道轟雷。

 

  「閃不過就回家苦修吧!」回以欠打的笑容。

 

  「席德列斯,你這樣會被小闇討厭喔?」很有先見之明的泠潁老早閃到黑黑黑教眾後面,拿那群本來就是目標的教眾當擋箭牌。其他人也有樣學樣的照做,不知有意無意,唯有一旁認真揮劍的神闇沒有受到雷電的攻擊。

 

  「哈!被討厭的是你吧?」

 

  一招斃命。

 

  泠潁臉色灰暗的站到一旁角落,自閉去了。

 

  「哥哥,你的天之破控制得好差,四處亂噴的。」神闇頭也不抬的說著,手一動又再度擊斃眼前的敵人。

 

  「小鬼,要不要我分一點給你?」

 

  眾人看著頭頂上疑似雷雲的東西,心裡暗想著其實已經控制很好了。要是上面那些雷砸下來,恐怕連他們都屍骨無存。

 

  「是打我還是打敵人?」

 

  神闇冷冷回嘴。

 

  「哦!我什麼時候打過你了?」

 

  「那是誰在別人肚子上開洞的啊?」

 

  開、開洞──?眾人張大嘴,眼神不敢置信的來回掃視著神闇的肚子和加奈西安。

 

  「唷!那又是誰親到別人脖子還賞人一巴掌的?」

 

  開始翻舊帳。

 

  加奈西安和神闇似是完全沒注意到一旁的同伴以驚奇、詭異、獵奇還有心碎的眼神不斷看著他倆。

 

  「那又是誰……」

 

  「那個……」一旁有點不知所措的夏瑀突然開口,在吵架的兩人才赫然發現現在的場面,尷尬的閉上嘴。

 

  「咳嗯!不管你們剛剛再吵什麼,我們都沒聽到。」燁煇注意到兩人變得微妙的表情,首先開口打圓場。

 

  站在一旁的冉墨也露出些許尷尬的笑容,開口接話:「而且現在重要的,是要剷除這些人。」

 

  眾人點頭,紛紛表示對方才兩人的爭吵並不介意。

 

  有這麼體貼的同伴真好。想起先前的同伴,加奈西安在心底為現今同伴加分許多。

 

  「剛剛的魔法禁區被轟得差不多了,接下來就直攻敵人大本營吧!」加奈西安一個擊掌,嘴角又劃出一個邪魅的笑容:「走囉!」

 

  一個閃光,陰暗的洞裡已了無生意,只剩下一種東西,在黑暗中微微閃爍。名為希望。

 

  很快的剿了整個黑黑黑組織,第三十九代神座祭司已經很閒的在孟斐旅館裡閒嗑牙,平平靜靜的等待繼承日的到來。

 

  「哥,你找我幹嘛?」

 

  吃東西吃到一半被人拖出來自然口氣不會有多好,特別是神闇在吃甜食的時候,更是如此。

 

  「我,想接任破虛神座的位子。」

 

  只有如此,才能達到他真正想要的結果。

 

  「咦?可是──」

 

  身子猛然一頓,神闇詫異的看著眼前最為熟悉的人。黑髮黑眼及俊美到無人可及的面容如往常一樣的熟悉,只是感覺,不一樣了。

 

  為什麼和那時候一樣的,陌生?看著眼前的人,神闇感到恐懼,腦袋一片亂哄哄,滿是先前兩人空缺的回憶,你與你的兒子愉快相處,卻不曾有我;劍刺入你心時,不能理解為什麼你讓我再多背負一條生命。好幾次,深切的希望,那時候死的人,是我。

 

  「我知道,我之前是答應過,要讓公會決定!但現在,我有非得得到破虛神座一職的原因,只是……我不能告訴你,至少不是現在。」

 

  空氣,彷彿停滯不前。

 

  「對不起,我知道這樣的我,很自私。」加奈西安低下頭,難得的不是一貫的傲然,臉上寫滿著歉意。

 

  「我知道,反正也不是第一天認識你了!」神闇苦澀得露出笑容,卻連一絲笑意都沒有。沒想到,能擁有你陪伴的未來,都成了奢望。

 

  「神闇,對不起。」

 

  看著神闇的笑容,加奈西安感覺到有一陣抽痛,來自心口。

 

  「你知道,我想要的,從不是一句道歉。」仍舊笑著,但心卻有如淌血般疼痛。往日美好的一切,有如跑馬燈般,播放著。神闇第一次如此想,撕碎那一段曾經,過於的刻苦銘心,他放不下,也不敢再嘗試。

 

  加奈西安摟過人兒有點發冷的身子,輕輕的、抱著,這個總是被他傷得很深的人,明明很珍惜他,到頭來還是個傷害。

 

  只是這次,加奈西安想賭。因為不想,再後悔了。

 

  「不管你想到什麼,我都會告訴你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明知道,最好不要再給你任何承諾,畢竟做的事的不確定性那麼大,但話還是,脫口而出:「我承諾,以後不管怎麼樣,你還是神闇.席德列斯,我仍是加奈西安.席德列斯,你是我的弟弟,我是你的哥哥。」

 

  至少這個,能對你開口。就算知道你並不想聽到這些,我仍是說了。加奈西安笑著,緊擁住眼前思念已久的人:

 

  「因為我想要──」

 

  最後的語,隱沒在淡淡甜蜜的吻中,含有淡淡的、血味。

---差點趕不上-分隔線---

在一篇就二部啦啦啦~比我預計還要快了一篇。

之後想再發一篇帕黎修蒙的觀點,不過怕文(在寒假前)寫不完,所以就當隨心情的番外文發(也就是一天可能會看到兩篇這樣。)

實際情形到時候再說(還得看我寫不寫的完啊--!)

不忍說,這一篇安加西奈有點欠打,竟然讓神闇傷心!(握拳)

所以為了替神闇報仇(?),也讓觀眾舒爽一口氣,最後的血味,為什麼會寫文寫一寫就出現?原因可想而知(?)

就是,安加西奈被咬了哇哈哈--! <遭安加西耐打

各位看官請別來向我抱怨這篇最後看起來要變甜一點,還是沒甜到這樣,結論就是:一切都是命! <ㄎㄅ

另外就是,

二部有多長?不知道  <欠打

三部有多長?不知道  <遭毆

其實啊,我想二部、三部一起發。 <爆

               BY冰雨

, , ,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