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文打一打,意外發現打出個奇妙的東西。(請下收)

今天打文有點不順利啊~雖然認識新朋友很高興!OWO(雖然晚出了。)

CP:風動鳴安加西奈X神闇,BL劇情有,微架空

【風動鳴安闇】自未來的祝福-拾壹

 

  「我說,席德列斯你也太誇張了吧?瞬間移動是很高級的法術耶!會用就算了,靈力夠一個人使用也就算了,一次把我們全部都帶來是怎麼樣啊!」只能說,跟加奈西安這人相處,只會越來越覺得自己的渺小。

 

  「這種事小闇也做得到啊!」加奈西安神色自若的撥了撥頭髮,絲毫沒有過度使用靈力的不適和疲倦。

 

  「你們根本不是人了吧?」其他人抽著嘴角,跟這類人當同伴壓力可不是普通的大啊!

 

  「神座祭司本來就不是人了。」神闇親暱的蹭在加奈西安旁邊,輕靈的嗓音給眾人狠狠落下一擊,挫敗感。

 

  所以不正常的,是他們嗎?但怎麼看都是這對兄弟檔的問題吧?

 

  「說到這個,我之前一直很好奇,」泠潁環起手,以打量的眼光看著眼前的一對兄弟:「你們為什麼感情那麼好啊?之後不是要競爭誰才是破虛神座嗎?上一代不是也有對雙胞胎?據說處得相當不好呢!」說據說也只是保守說法,那對雙胞胎的其中一個,可是泠潁名義上的監護人,那些因神座祭司而起的事情,他可比誰都還要清楚。

 

  聞言,眾人從自卑情緒中抬起頭,紛紛以好奇的眼光看著一黑一白的兩人。

 

  「這個啊……」

 

  透明藍的眸對上墨黑色的眼。

 

  相視,而笑。

 

  兄弟倆十分有默契的指著對方,同時開口說道:「因為先打好關係之後才能推他去當神座祭司啊!」

 

  沉默。

 

  那他們這些為了當上神座祭司而努力修行的人,是不是顯得更加可笑啊?

 

  泠潁有些傻眼的喃念:「為、為什麼啊?」現在爭的可是德高望重,人人都崇拜的神座祭司耶!竟然還有人想不當的。

 

  「神座祭司,根本就是拿來束縛人的。」加奈西安不以為然的輕哼兩聲,當過一次就已經夠累了,他可不想再被綁一次。雖然加奈西安也是因為神座祭司,才有機會結識身旁的人兒。

 

  「麻煩。」

 

  神闇為加奈西安的話做了個總結。

 

  「慢著!這麼說來,根本還沒決定好誰要當破虛神座?」冉墨錯愕的看著兩人,心中有種錯亂的感覺。這麼多天以來的相處,已經把大家都當成要陪伴八十多年的同伴看待,現在突然有個人是要離開的,就……

 

  「放心,不管誰當上破虛神座,我們之前就約定好,無論如何都要陪另一個在愛修諾神殿直到退休。」

 

  加奈西安淡淡的說著,神闇則是笑著點頭。

 

  「你們兄弟還黏得真緊啊!」泠潁涼涼的回了一句,眾人也紛紛點頭表示贊同。

 

  但多數人還是很希望還能夠繼續相處在一起,哪怕不是同伴,也能是朋友。

 

  神闇,你真的很幸運。加奈西安感嘆的看著眼前難得一代會如此團結,心上是對於自己前任同伴感到不快。要是拿勒斯沒有來,一切是否不會如此複雜,而他的父親和神闇……加奈西安勉強勾起一抹笑,沒再想下去。

 

  他現在,有了新的一生,加奈西安.席德列斯。

 

  神闇透明藍的眸微微瞇成一條線,銳利的視線掃過一旁奇異竄動的影子,還有不自然吹動的樹影,神闇刻意壓低聲響,對著靠自己最近的人開口:「哥哥,那是?」

 

  「看來令人痛恨的雜魚出現囉!」加奈西安的嘴角帶著危險的氣息,上揚。

 

  「既然來了,就準備受死吧!」

 

  殘忍的一笑,以及爆竄的白雷如同狂怒的龍般,無情摧毀著四周一切的景物。

 

  「天之破──!」

 

  燒焦味瀰漫在空中,還有個個穿著黑衣的人,臉上無不是驚恐,無所遁形的顯出所在位置。

 

  一群人包圍上來,混戰,展開。

 

  攻擊防守之間,加奈西安微皺起眉,讀取風中煩雜的信息。

 

  「快點到光之池那裡!那群烏漆麻黑的傢伙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強制打開了結界!」

 

  「哥哥!」

 

  眾人皆一愣,當反應到時那耀眼的身影早已不見蹤跡,而緊跟隨那身影的人也消失無蹤,而這裡……可還是有敵人的啊!

 

  泠潁略微狼狽的舉起劍一擋,巧妙的一揮隔開距離,才想跟前就馬上被另一群人圍上。

 

  該死的!看著一群又一群黑色的人,泠潁只感到棘手,他又沒有可以使用大範圍魔法的能力,但這樣一個一個慢慢砍又不知道會耗到什麼時候,而且……

 

  餘光掃向其他同伴,雖然不至於打不贏,但人海戰術這點真的很麻煩。燁煇和冉墨貌似游刃有餘,打得很輕鬆,菲特克恩和淂懮還應付得來,那就剩下莀殷和夏瑀囉?

 

  兩個女性同伴還算有默契的背抵著背,防禦敵人,應該也不會有多大的問題吧?

 

  泠潁看向遠方的光之池,第一次由衷的祈禱,那對兄弟能夠平安歸來。

 

  「神闇!你幹嘛跟來?」

 

  加奈西安看見跟在自己後面出現的人,立即著急起來,他一個人面對全部的敵人自然不是問題,但多了個人需要保護後,情況可就不一樣了啊!

 

  瞧見加奈西安的臉色,神闇也知道現在的情況,只是……「可是,我會擔心哥哥啊!」委屈的看著加奈西安,希望求到一絲諒解。

 

  「算了,你用結界顧好自己的安全,人我來殺!」

 

  有些私心的,希望那雙潔白的手,不會染上任何一絲血花。

 

  即使神闇確實有面對敵人的實力,但那雙手,可是連一次殺人的經驗都沒有啊!

 

  「好。」應諾了聲,神闇手一張,透明的結界立刻包住他纖瘦的身體,外來的攻擊全被抵在結界外。

 

  眼尾的餘光掃到,被衝擊力打到撞上牆壁的人,還有緊緊包圍住他,不斷向前行的黑衣眾,以及……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那不是──!

 

  「神闇!」

 

  加奈西安回身一衝,緊抱住他的弟弟。

 

  喀!

 

  神闇所在的那塊磚,以飛快的速度翻轉三百六十度,原本在那塊磚上的兩人,硬是被帶往地底。

 

  「啊……」

 

  光之池,只剩下令人絕望的風聲,迴響。

 

---大年初六-分隔線---

我到底打出什麼東西呢~?

嗯……嚴格來說,這真的是非常的奇妙,只不過打錯一個而已。在此敬告,手誤真的很容易冒出一堆奇奇怪怪的東西。

神座祭司,我打成……

神座雞絲……

這是什麼鬼!?我也不知道啊!(扶額)

只能說,神座的等級一下子DOWN到谷底了。www

另外我有預感(?)這部快結束了,最慢大概到十五左右吧!

今天晚出真的抱歉,現在我會注意時間。(不會先溜去看世初了……)

                BY冰雨

 

, , ,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