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今天的賀文。嗯……看來今天要發安闇下的文是不可能了。我還要打自未來的祝福啊--! <好吵!

點文活動,已經有一人囉!開心!

CP:特傳冰炎X夏碎,BL劇情有,人物微崩,不喜勿入

【特傳冰夏】春之頌

 

  「那是什麼?」

 

  歲末的黑館,很理所當然得多了幾個客人,但不論來幾個,都和冰炎沒有絕大的關係,因為有關係的,向來直接到他房間,就像現在一樣。

 

  黑袍不解的看著拿一張傳單、笑吟吟看向他的搭檔。

 

  「迎新慶典呀!」夏碎笑得開朗、燦爛,但冰炎可沒漏看夏碎那疑似鄙視他「孤陋寡聞」的眼神。

 

  「去還是不去?」雖然嘴上這麼問,但夏碎早已半強迫的把傳單塞到冰炎手裡。

 

  「我還有權力說不嗎?」

 

  無奈的接下傳單,冰炎的腦海裡不斷思索著,近來是否太寵夏碎,導致夏碎最近越來越沒大沒小了。

 

  「說好囉!那幾天不、准、接、任、務。」

 

  冰炎沉默的與夏碎對望幾眼,屈服。

 

  「你啊……」

 

  無奈的是,冰炎向來無法拒絕夏碎的請求。

 

  從小時候的獨立特行,到初中的時候認識一個來自原世界,與他同樣孤獨的孩子;從單人行,到現在習慣身旁多了個人存在,身旁少了他,就會感到煩躁和擔憂。算一算到現在成為搭檔,也過了好幾個年頭吧了。

 

  看著身旁極為自然拉起被子,躺在他床上的紫袍,冰炎不自覺的勾起一抹笑。

 

  連身旁多睡了個人,都成了習慣。

 

  原來習慣,是這麼毫無防備的棲上一個人,無法預測。

 

  嘩啦──嘩啦──

 

  水聲……?

 

  冰炎睜開眼,看來是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睡著了。手往旁邊一擱,果然沒有感覺到該有的熱度,而是一團又一團的布料。

 

  完全沒有伸手點燈的欲望,冰炎不想知道接下來發生的事。嗯……或許該趁現在逃走才對?

 

  可惜在冰炎還沒作出決定之前,浴室的門被拉開,走出來的當然是他的搭檔──藥師寺夏碎。

 

  「冰炎,醒了的話去沖個澡吧!衣服我放在裡面了。」

 

  衣服?那可真不是個好兆頭。冰炎暗想,但還是一點想從床上爬起來的欲望都沒有。

 

  身為紫袍的夏碎,沒道理會沒發覺冰炎已醒的事,哪怕黑袍是多麼想裝睡到死。久不見混血精靈有任何動靜,夏碎又出口喚了聲:「冰炎?」

 

  「不會是什麼奇怪的衣服吧?」

 

  原來是在擔心這個啊!夏碎悶笑了兩聲,跟著躺上床,臥在冰炎旁邊:「只是一件很普通的和服。」語罷,夏碎伸手拉了拉身上那件藍色底、上頭繪有簡單格子的衣服。

 

  看來不是什麼奇怪的衣服。冰炎鬆了口氣,起身走往浴室,淋浴去了。

 

  § § § § §

 

  「冰炎,走這裡。」

 

  本以為夏碎是打算先回藥師寺本家再去什麼迎新慶典的,沒想到在前往藥師寺本家的最後一個岔路上,夏碎拉住冰炎欲往前的腳步,轉向一旁另一個滿是雜枝樹葉掩蓋的小路。

 

  很小的一條路,連讓人並肩行走的空間都沒有。冰炎疑惑的看著前面領路的搭檔,一直堅挺著的腰桿,似乎放鬆了不少。

 

  確實,這個地方很有讓人放鬆的氛圍。枯黃的樹葉落在小路兩旁,微風輕拂過,發出沙沙的些微聲響,在這寂靜的地方,卻又不顯得突兀。

 

  兩旁叢生的灌木,開出嬌嫩的小白花,散發高雅的香氣。略高的藤條,則維持著生意盎然的翠綠,隨著清風舞動生命。

 

  真的很舒服。很難得的,沒有一絲人為汙染,空氣清新的程度有如在守世界一樣。沒有什麼巧奪天空的自然造景,而是最原始的,一片擁有著它原貌的樹林。

 

  唯有「舒服」二字可以形容這個地方。

 

  伴著自然環境而生的自然精靈,沒有一絲恐懼,安詳的在這裡生存著。

 

  冰炎賞心悅目的看著小路邊的一草一木,一直到有一棟老舊的建築物映入眼簾,才察覺到目的地應該是到了。

 

  是一座古廟。

 

  沒有雕金飾玉,而是用最天然的木頭,一條一條搭成的,就連固定處,都是用粗大的木繩緊緊綁住,上頭還施了點術法。

 

  看來這古廟的主人身分很特殊。冰炎收回打量的視線,轉向迎面而來的一個老者。

 

  老者似乎和夏碎是熟識了,兩人一相見就輕擁著對方,彷彿許久不見的老朋友一樣。

 

  看著兩人敘舊般的聊著天,冰炎很隨意的把視線擺往別處,繼續觀察著古廟附近的生態。

 

  嗯?連雲斑狐都有啊?那可是連守世界都快絕種的動物呢!雖然如此,冰炎還是一點都沒有上前打擾生物棲息的念頭。

 

  感覺到一個拉力,冰炎回頭,對上夏碎溫和的笑臉。這時冰炎才發現,老者也在自己身旁佇足了。

 

  果然太放鬆,連應有的警覺都沒有了嗎?雖然知道這樣不太好,但冰炎難得沒有提高警覺,而是任著自己繼續放鬆,他感覺不到一絲危機會發生。沒來由的,就是一種安心感從心底而生。

 

  「他是冰炎,我的搭檔。」

 

  夏碎毫不忌諱的輕靠在冰炎臂上,似乎不在意對眼前的人透露比搭檔還要更親暱的關係。

 

  「他是我母親的朋友,呃……」夏碎突然頓了一下,似乎不知道該如何介紹老者而困窘的笑了笑。

 

  「叫我塵朦就好。以前的名字我已經不用許久。」老者爽朗一笑,頓時給人年輕許多的感覺。

 

  冰炎略微欠身,他感覺得出來,眼前老者就是維持整個古廟附近環境,值得尊敬的人:「您好。」

 

  「呵呵!不用這麼多禮,我只是個將死的老頭子罷了!」

 

  「才不呢!您還可以活很久的。」

 

  冰炎還未開口接話,夏碎就先搶著答話。之後,又是一陣長笑聲。

 

  不得不承認,夏碎此時的笑,才是符合他年齡的模樣。冰炎摟著一直靠在她身旁的人兒,很喜歡夏碎單純因笑而笑的樣子。

 

  「好了,那就不打擾兩位了,有想要什麼就自行取用吧!」

 

  語畢,老者就急忙離開,似乎是有很要緊的事要辦一樣。

 

  「冰炎,走吧!」

 

  緊握著,彼此的手前進。

 

  「哪!今天就在這裡留宿,可以吧?」

 

  冰炎邊感嘆著裡頭其實不如外表老舊,雖然簡陋卻也乾淨舒適的內殿,邊和夏碎進行日常少有的輕鬆對話。

 

  「你不是要去什麼迎新祭典嗎?」

 

  「怎麼可能真的去啊!你又不喜歡多人的地方。」

 

  又拐了個彎,夏碎似乎對整個建築物十分熟悉,不過幾分鐘就準確無誤的找到客房,順利找到一個可以安靜過夜的地方。

 

  「是嗎?那張傳單是要幹嘛的?」

 

  「單純好玩囉!」夏碎不以為意的笑了笑,八成是想看他的反應吧。

 

  當兩人把合力許久不用的客房都打理好,就已經是日落時分,雖然什麼東西都有,但也什麼東西都得自己來。冰炎覺得有些像是在出任務的感覺,當然任務是不可能會有這麼放鬆的時候。

 

  兩人並著肩坐在走道上,賞著夕陽美景,夏碎突然開口:「對了!我希望,今天你能夠陪我一起通霄。」

 

  「嗯?」不解。

 

  「日本的傳統習俗囉!」夏碎笑著為這位外來客解惑,「雖然這裡看不到煙火之類的,不過可以看到更多不一樣的東西。」

 

  「隨便你吧!」反正只要夏碎高興就好了。

 

  晚飯是夏碎親自煮的「過年麵」,冰炎還硬是被夏碎灌了兩大碗名為「屠蘇」的藥酒,雖然不至於難以下肚,但冰炎著實懷疑放在這古廟裡的酒,到底是幾年出產的「老酒」。

 

  晚飯後兩人又回到走道上,倚著彼此的身子小憩。

 

  「冰炎,」靠在冰炎肩上的夏碎,突然開了口:「日本人過年有個傳統,他們相信面對元旦初升的曙光朝拜,便可祈求到一整年的幸福。」

 

  紫色的眸,深深的望著燄色的瞳。

 

  「所以我,希望你能夠陪著我,直到永遠。」

 

  身旁一陣疾風掠過,帶著九色斑斕的艷姿,一隻早已沉睡在歷史頁下的九尾夢狐。如夢般的豔麗,乘載著兩人的承諾,奔向晨日東升的那方。

 

  遠方,傳來鐘聲。

 

  一聲……兩聲……

 

  迴盪在林間的鐘響,是為春意而奏的頌讚曲。

 

  也是,紀念我們所擁有的這一刻。

 

  升起的晨光,迎接的,是有著彼此相伴的未來。

 

---大年初二-分隔線---

不忍說這篇真的很平淡,時間點是在幻之曲前,至於為什麼現在才出現,哈哈哈--!  (乾笑)

雖然平淡了點,不過裡頭輕鬆的氣氛我很喜歡,也很符合曲之系列的文章風格,而且這篇大概是賀文裡面單篇最多的。(總共有26XX個字喔~)

今天總算有一個人點文了!開心~(雖然文我還沒想好要寫什麼……也理所當然還沒交稿,不過點文的人也說不用急嘛~  <但不代表你可以拖稿!)

年夜飯的下篇會改到明天發,至於我今天為什麼沒寫的原因……

因為我一個下午都在找RBO的下載點啊--!現在正在嘗試找到唯一一個能用的能不能載成功,不忍說有沒有哪個好心路人經過可以讓我求檔一下的,拜託了!

下午的時候好不容易放晴,還去打羽毛球運動一下身體,所以整個下午……嗯,一點進度都沒有。  <遭毆

明天的話會不會更其實還是個問題。(要出門。)

不過打算帶會計去人家家裡寫就是了。  <不你!

大致上就這樣囉~

(另外就是最近不太發日常,是因為有什麼想講的都直接放在文後充當後記了,所以日常應該是開學之後(或是我偷懶)才會比較常看到)

(插播:要點文的請盡量點唄~)

                  BY冰雨

 

 

, , , , ,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