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煙憶雨
我希望大家都能夠尊重每個創作者,嚴格禁止盜文、盜圖行為。 若有文章段落無法顯示,可能是字體顏色問題,歡迎回報。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雨閣。雨過,風響。」的文章亦屬於「冰雨(冰煙憶雨)」所有,勿擅自盜文,引用請在該文章告知。
公告:本子相關詢問,請至社團部。
--
連結索引:
自介(新進請入) OSO團部 Lofter
【安闇】自未來的祝福 【冰夏】曲 【RO】真實之聲

*劇情有,不喜勿入

*配對:冰炎X夏碎,慎。

*崩壞有,甜文劇情有。

以下,正文↓↓↓

特傳冰夏-冬夜戀曲  

                                 

  「冰炎,下雪了呢。」

 

  充滿夜色的黑幕,飄下白白的雪點,淡淡的、微冷。

 

  黑色的髮任風吹著,紫色的瞳如寒星般,清澈而閃爍。

 

  「夏碎,容我提醒你,你繼續吹風下去感冒,我可不會管你了。」

 

  夏碎笑了,回身踏幾步好倚在冰炎身上,這是冰炎特有的關心,彆扭而不失溫柔。

 

  偏頭,紫眸緊盯紅眼,帶著笑意道:「你會保護我的,不是嗎?」

 

  他的溫柔、他的關心、他的愛,都只屬於一人,他唯一的搭檔,也是他摯愛的人──藥師寺夏碎。

 

  § § § § §

 

  平安夜當天,Atlantis學院少見的解除調節氣候得節界,一小時內大雪狂吹就積好幾尺深,這種寒冷的天氣窩在屋內自然是最佳選擇,但就是會有工作狂人選在這種天氣出任務,冰與炎的殿下就是絕佳的例子。

 

  「冰炎,你確定要出任務嗎?」拉緊平常回日本才會穿的大衣,夏碎在出黑館大門前瞧了有些灰暗的天空一會兒,最後還是決定轉身問他的搭檔。

 

  冰炎不甚在意的點頭,隨手推開黑館大門,一陣暴雪迅即衝入,旋飛在整個黑館大廳,大廳裡的畫像一陣譁然。

 

  冰炎默然回頭,無視耳旁的喧囂聲看著身旁抖得厲害的人類,嘆氣。

 

  「傻瓜,會冷怎麼不說一聲?」解下黑袍披在夏碎身上,冰炎無奈得把人摟過,利用自身炎的能力替對方取暖。

 

  「唔……我有問你啊!」

 

  看向一臉泰然的冰炎,夏碎只感到一陣悲哀,不過是個混血精靈就對環境抵抗力這麼強嘛!真不甘心吶!

 

  「真是的。」死鴨子嘴硬。冰炎暗自咕噥。

 

  旁邊的畫像大概是看兩人都沒有出去的打算,立即探出頭手來把門關上,但即便沒有風雪灌入,室內的溫度還是因為殘留的雪氣而降到凍點以下,讓夏碎凍得一顫一顫。

 

  又嘆了一口氣,冰炎抬手,地板立刻印出一個大型傳送陣,下秒兩人已不在原地。

 

  隨意掃了附近幾眼,冰炎煞是滿意的收回手,放心的放開懷裡的人兒。

 

  這裡應該至少有二十幾度……應該吧?冰炎在心底暗咐。

 

  但冰炎忽略了一件更重要的事,人類這種生物在忽冷忽熱的環境反而更容易生病,而冰與炎的殿下仍沒注意到懷裡人兒對環境忽然改變的不適而暈眩。

 

  失去冰炎的支撐,夏碎踉蹌走了好幾步才恢復平衡,但臉色還是蒼白得嚇人。

 

  「還好?」蹙眉,冰炎感到些微的不對勁。

 

  「嗯……應該還好,先把任務解決吧。」帶上祭咒面具,夏碎壓下頭部傳來的微疼和暈眩感,踏穩腳步後便走進前方的洞穴。

 

  既然夏碎都這樣說了,冰炎也不好再說什麼,只是……

 

  「別勉強啊。」

 

  擔憂的瞥向夏碎,冰炎對自家搭檔的好強向來抱以無限嘆息,臉色都比紙還蒼白了還是死撐著,這種精神可以他在大雪天出任務還「敬業」。

 

  跟著恍恍惚惚走著的紫袍,冰炎是無限擔憂,身旁前方的人兒一不注意就向旁邊傾倒而撞壞腦袋。

 

  「夏碎,旁邊!」

 

  「唔、嗯?」

 

  在冰炎出聲提醒後,慢了好幾拍夏碎才感覺到所面臨的危險,想閃躲時身體卻怎麼樣也動不了。

 

  糟糕──!夏碎瞪大眼睛,看著落石朝自己飛來,閃不掉了……

 

  吭!

 

  一隻銀紅色的長槍急速掠過,狠狠打偏落石。

 

  「夏碎你在搞什麼啊!」射出幻化成長槍的幻武兵器,冰炎即時替夏碎擋夏碎落石。本來只是想讓夏碎知道他身體的情況有多糟糕,但若是夏碎受傷,他心疼都來不及了,更不可能袖手旁觀。

 

  上前接住身體有些晃動的人兒,隨手摘下掛在夏碎臉上的祭咒面具,手放在夏碎的額頭上後,才發現夏碎的體溫燙得嚇人。

 

  發燒了嗎?冰炎蹙眉,抱緊身體熱得誇張的人兒,除了夏碎露出平常絕對不會有、呆得刺眼的笑容,頰邊不自然的泛紅也顯出夏碎的情況。

 

  都怪他不好,沒注意到他的搭檔是個天生脆弱的人類,對溫度敏感又較容易生病。

 

  「睡一下吧,好好睡。」

 

  憐惜地把夏碎往自己攬,冰炎努力讓對方染上自己的溫度,懷裡的人兒顫抖得是如此令人心疼。

 

  「夏碎……」

 

  看著懷裡昏昏欲睡的人兒,臉上盡是安心的溫馴和依賴之色。對於這樣難得一見的模樣,冰炎病不討厭,但他還是習慣那個帶著溫和笑容毫不由預算計別人的夏碎。

 

  「趕快好起來吶!你不是一直很期待嗎?」

 

  每個節日,夏碎總會興奮得抱著他的手臂祝賀,卻從不送禮物,只因他不喜歡這些難處理的東西,夏碎總是如此的了解他。

 

  其實……只要是夏碎送的,冰炎一定二話不說把東西收藏好,因為是最重要、最在意的人所贈予的。

 

  這次,如果他送禮物給夏碎,夏碎應該會很高興吧?

 

  一想到夏碎滿足的笑容,冰炎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意。

 

  夏碎,只要你笑,我就高興。所以,別再勉強自己了,好麼?

 

  § § § § §

 

  「唔?這裡是哪裡?」

 

  頭好痛……夏碎掙扎起身,感覺到從額頭上落了一條冰涼的毛巾下來在手邊,雖然整個房間黑壓壓的,但夏碎還是能從房間裡的氣味感覺到身處的地方。

 

  鼻腔裡充滿著、屬於冰炎的清淡氣味,這裡是冰炎黑館的房間不會錯,只是……夏碎對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全然不知,他們倆不是去執行任務嗎?

 

  房間外面好像有點氣息……夏碎才剛想感知一下就被頭上傳來的陣痛打斷思緒。

 

  好痛……摀住頭部,夏碎除了疼痛外,還感覺到暈眩和嘔吐感,只是有段時間沒有進食,想吐也吐不出東西。

 

  「醒了嗎?」

 

  是冰炎的聲音。夏碎想往自家情人靠過去,只是稍微一動就是頭痛欲裂,使夏碎對自己的沒用感到洩氣。

 

  「別亂動,你在發燒。」

 

  屬於冰炎的溫度環繞在身旁,夏碎可以感覺到自己被黑袍緊擁在懷裡,暖暖的、好舒服……

 

  瞧見夏碎在他的胸口輕蹭,冰炎放揉了一直繃緊的臉部。只有夏碎……能讓他在嚴苛的環境裡,感到安心和溫暖,從認識到現在,一直都是、帶給他背負重大使命而黑暗生命中的曙光。

 

  「唔嗯──」還是輕蹭著,貌似是把某黑袍當抱枕來用了。

 

  看著有些孩子氣的夏碎抓著他的衣服不肯放,粉嫩的唇微微嘟起,冰炎靠了上去,輕吻一芳澤。

 

  「嗯?」

 

  眨眼,夏碎一醒來就是看到自家情人貼得很近的臉,長長的睫毛彷彿在靠近一點就會碰到,唇被輕吻著,雖然時常被這樣偷襲,但夏碎還是感到一陣熱氣往臉上竄。

 

  「醒了?」

 

  貌似是維持這個姿勢很久了,起身時夏碎感到肌肉有些麻痺。

 

  「嗯。」

 

  夏碎在心底輕呼了一口氣,幸好冰炎也跟著起身,不然他還真的不知道就這麼直接撞上去該如何示好。

 

  兩人的距離還是近得可以感受到彼此的氣息,但平日常常纏著人的夏碎早已習慣這樣的距離,臉上的紅潮退得很快,只是……今天的冰炎好像主動得有點奇怪,平常總是要纏了老半天才會被逞罰似的被吻住,不然就是要自己主動湊上去才會有如此親暱的舉動……

 

  「燒好像退了,你準備一下吧,等一下要出去。」

 

  「呃?任務?」

 

  說到要出去,夏碎直覺連想到的可能性只有一個,平時兩人出遊絕對不會由冰炎提出,冰炎的休息時間多半不是在看書就是在睡覺。

 

  「不是。總之你趕快換一換。」

 

  被塞了一大疊衣服,夏碎茫然的看著冰炎離去的身影,大腦很明顯停擺跟不上節奏。

 

  基於好奇心作祟下,夏碎快速得換上衣服便出了房門,不意外得看見自家情人站在門口等人,連移送陣都已經在腳下,只差人沒踩上去。

 

  「走吧。」

 

  閃光過後,夏碎睜眼看到的是一片白茫茫,卻感覺不到一絲冷意。

 

  白雪飄下,沒有一絲雜質,純白的。

 

  在日本長大的夏碎自小到大看過雪的次數絕對不下百次,只是有汙染的環境所下的雪,總帶有點灰色。就算來到守世界,雪仍帶著空氣中的微塵飄下這是夏碎第一次,看見如此白的雪,純淨的毫無雜色。

 

  「冰炎,這是?」手輕捧著,點點雪滴落在掌中,有點冰,卻感覺不到一絲冷意,因為與那人是如此的近嗎?

 

  夏碎只隱約感覺到有大型結界運作著,因此感覺不到溫度上的變化,只是……

 

  淡淡的,五光十色印在雪上面,閃出微微的光芒,還有在遠方天幕下,閃爍著色彩、絢麗壯觀,宛如天使光環的……

 

  極光。

 

  「很漂亮,對吧?」

 

  耳畔邊響起最摯愛的人的聲。

 

  「嗯。真的很漂亮。」

 

  忍不住露出笑容,來自心底的、喜悅。

 

  「夏碎,聖誕節快樂。」

 

  冰炎昂手,輕輕撥掉積在夏碎頭上、肩上的雪,就算有辦法調節溫度還是得避免再度發燒哪。

 

  「冰炎你也是,聖誕快樂。」

 

  微笑著,擁抱著彼此。

 

  彼此的心是依偎著如此近,不管多冷的天氣都不會感覺到冷。

 

  只要,有你在,任何天都會是溫暖的。

 

  「夏碎……」

 

  耳畔邊再度響起愛人的聲音,夏碎卻覺得有某種危險的氣息。

 

  果不其然,層層大衣裡被塞了一團雪,雪一靠近較高的溫度馬上就溶解,夏碎微微顫慄。

 

  「冰炎!我是病人耶!」不滿得叫屈,夏碎快速的用術法把雪溶成的冰水蒸乾,在凍下去回去不發燒才怪。

 

  「在雪裡站得好好的人可不像病人啊。」輕哼了兩聲,冰炎悠閒得四處晃,完全展現出他無良的心。

 

  「冰炎……」

 

  惱火。

 

  夏碎拿起捧著的雪就往冰炎身上砸,雖然很理所當然得被閃掉,但夏碎秉持著不屈不撓的精神,還是繼續揉雪球砸。

 

  「呵、看來體力恢復的還蠻快的嘛。」

 

  對於夏碎很有精神得向他砸雪球,冰炎感到嘖嘖稱奇,不愧是他的搭檔,才從四十度的高燒裡退燒沒多久,就可以活蹦亂跳的向他砸雪球了。

 

  「呼──累死了,你就讓我砸一顆消消氣會怎樣?」

 

  長吁了一口氣,才不到十分鐘就感覺到疲憊了,果然有生病有差,如果是平常的情況夏碎大概可以連續砸一個小時以上,他就不信砸不到半顆,哼哼!

 

  「不鬧你了。」

 

  冰炎笑笑得繞回原地,一把擁上把人兒抱緊。

 

  不是冷笑,而是單純的、帶有溫柔的笑顏。

 

  原來在雪地裡,不一定會寒冷,只因為──有你在。

 

 

 --許久不見-分、隔、線--

秉持著聖誕節就是要寫點甜文,這篇就這樣吧啦吧啦下來,一去不回頭

不知道甜不甜,只知道我拿上課來寫前半 <欠打

不過總的來說打得還挺順手的。

本來只是想讓冰炎送個禮物給夏碎,但左思右想還是想不到要送什麼,結果腦袋冒出一個叫「極光」的東西,極光真的很美,長大之後出國很想去看看(前提是不要凍死……)

雖然少了物質上的禮物,但東西有可能不見,但回憶可以收藏在腦海中,想的時候不論在何時何地,都可以去回想,其實是最美的東西。

另外放點極光的圖在下面,真的很漂亮呢!(笑

不忍說,曲之系列變成隨興寫的文,所以應該是賀文寫出來最多

要寫系列的話,可能要等到寒假了……(怕靈感大神跑掉

而且在打上面告示的時候,差點忘了怎麼打,還是翻前文才打出來的  <炸

果然是太久沒發文ORZ  <你也知道

還剩一篇咪的賀文,大致上就這樣吧。

 

                 BY冰雨

極光圖↓

1.jpg2.jpg3.jpg4.jpg5.jpg6.jpg  

, , , , , ,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蜜果榕
  • 果然平安夜還是甜文好 ( 笑 )
    極光真的好漂亮的樣子,有機會也想去看看呢!
    覺得在極光下雪地裡約會氣氛很好,難怪聖誕夜在日本根本就是情侶夜啊~
    祝平安夜愉快!( 雖然快過完了 )
  • 呵呵,現在才看到要回的我就來不及說了(扶額
    好吧,換句話說,新年快樂~~~
    很努力的擠出甜文,平安夜寫悲文也太……XD
    其實大部分偏向西方的國家,聖誕夜跟情人節沒兩樣了>"<
    極光真的很漂亮,而且樣子、色彩也很多變,有機會到高緯地方旅遊的時候要記得去看看,雖然可能會很冷就是了。(笑

    冰雨 於 2011/12/31 20:1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