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說我好像很久沒更文了……(汗顏

我果然也怠惰了。ORZ  <你也知道

文奉上,什麼文前公告已經講到快爛掉了……

特傳「冰夏」,「BL」大好~!其他就沒什麼,看文吧~

以下,正文↓↓↓

 

特傳冰夏-楓樹夜曲

 

  「吶、冰炎,你現在過得好嗎?」帶滿秋意的楓葉撒落,一片又一片飄盪在樹下孤寂的身影旁。

 

  颯颯秋風吹過,捲起一團葉的風暴,襲在佇立的人影身上,但那人一點反應也沒有,仍舊眼神呆滯地看著楓樹,彷彿掃過肌膚的只是空氣般,毫無知覺。

 

  倘若有人問那人一生中最悔恨的事情為何,他必定會以載滿惆悵的語氣回答:

 

  「若我能與搭檔一同死去,那便足夠了。」

 

  落下的楓,彷彿是在替那人落淚,哀悽之淚──

 

 § § § § §

 

  「夏碎,你在想什麼?」冰炎一把將身旁的人兒攬入懷中,如焰般的紅瞳映著他的搭檔寂寥的身影。

 

  「沒什麼。」

 

  夏碎習慣性勾起一抹笑,若是一般人必定感覺不到夏碎所思,甚至會以為他十分愉悅。但現在再夏碎面前的,是世上最了解夏碎的人,他唯一的搭檔,冰與炎的殿下。

 

  「說謊。」冰炎不屑的哼了一聲,昂手在夏碎額頭上輕拍了一下,看見夏碎的呆愣,冰炎微笑。

 

  「原來你也會發呆啊!」冰炎加深手臂的力道,將夏碎抱得更緊,緊到令夏碎感到些微的窒息感。

 

  「是人就會發呆啊……」是人就會感到痛啊……即使對外在已經麻木了,但那人逝去時,他……還是好痛!心口上的扯裂的劇痛,痛到他想自殺!

 

  「你啊……別這麼逞強。」大掌撫過夏碎的髮,紅瞳直盯著紫色的身影,帶著溫情、帶著柔意。

 

  「走吧,去賞楓──」語罷,向來是行動派的冰炎拉了人就走,絲毫不考慮被拉的人的感受。

 

  「咦咦?你做什麼啊!喂──」

 

  「你覺得我會不知道你怎想什麼嗎?搭檔。」冰炎笑了出來,一個漂亮的回身讓夏碎恰巧跌進冰炎懷裡,冰炎的手也不安分地探進夏碎的紫袍裡。

 

  「冰炎!」

 

  「呵呵。」

 

  「閉嘴!不准笑!」夏碎氣急敗壞得捉住那隻在他衣服裡游移的手,他怎麼覺得……冰炎回來之後好像變得更壞了。

 

  「傻瓜,別想太多,我、一直都在。」不論是死時也好,活著也罷,他都會在夏碎身邊守著他,哪怕夏碎感覺不到,他還是會在夏碎身旁,因為是搭檔、因為是最重視的人。

 

  冰炎輕靠著夏碎的黑髮,這是在冰炎回來後的第一次……僅僅依偎著彼此,感受彼此的氣息,令人安心的脈動。

 

  「冰炎……如果下次……」你離開了,請在那之前,帶走我……

 

  「不會有下次了。」紅眼緊盯著夏碎的紫眸,那是他的承諾,當他在前往鬼王塚的途中,曾有想過,若是他死了,夏碎會是多麼的難過……同樣的痛,冰炎捨不得夏碎痛第二次了。第一次是意外,第二次……是他對他的承諾。

 

  冰炎露出淡淡的笑容,看著他最深愛的搭檔、情人。

 

  「最好是這樣。」

 

  夏碎笑。

 

  「哪、那棵楓樹今年葉子特別黃呢。」

 

  賞著楓為枯燥的街道裝點,夏碎突然有感而發的嘆了一句,卻惹來冰炎一聲輕嗤。

 

  「最好會記得是哪棵。」

 

  「之前,你不在……」眼眸慢慢垂下,夏碎有些失神的看著自己的那雙手,微微粗糙是他為了追逐那位永不可能追上的人的證明。紫色的身影總是緊緊得追著站在前頭、最為耀眼的殿下。當那位殿下不見時,夏碎感到茫然,所有的努力……被否定了,他仍舊、無法做任何事,替那人……

 

  「所以,通通計下來了。因為有好多、好多話想對你說……」苦澀的話語、道不盡的傷,深深的在夏碎心口上,留下一個抹滅不了的傷痕。

 

  冰炎沉默,望著那個即使已經淚流滿面,仍笑著看他的夏碎。為什麼他是如此的痛,我卻感覺不到?冰炎緊盯著夏碎,放不開……

 

  「你想說的就說出來吧,我就在這裡……」聽你說……

 

  抬手,冰炎把他那令人心疼地情人緊緊擁入懷中。這個溫度……一輩子都不想再失去了,他放不開。

 

  「哪、你有聽過二葉楓嗎?」夏碎輕輕握住落下來的楓,染的橘紅葉,是如此的美啊──。

 

  「你是說之前某個無聊傢伙引進到守世界,後來長成葉與葉是成雙成對的那個奇形變異種嗎?」

 

  「嗯。不過二葉楓的葉成雙成對,卻也是同生而同死的。我想──你應該懂了吧?」搭檔也是一樣的,同生而同死,所以下次……請別再拋下我一個人去冒險了。

 

  「我還有機會說不嗎。」白了夏碎一眼,最終冰炎還是握住了夏碎朝他伸來的手,這是他對他的承諾,也是他對他的虔信。

 

  「說吧,你之前看到了什麼?」

 

  「那棵,之前只有孤伶伶一個,現在旁邊有了小楓樹……」就像他一樣,身旁多了個女孩,小亭。「那棵和旁邊的楓樹,變得更近了。」就像他與千冬歲一樣。

 

  「最後面那棵楓樹……」

 

  「已經不孤單了,對吧?」

 

  冰炎輕摟住那看上有些單薄的身子,他不在的期間,夏碎好像又瘦了不少。果真是很愛教訓人,折磨自己卻也不比人差的傢伙啊。

 

  楓葉乘著風昂向天際。橘紅的斜陽照著佇立在楓樹下的兩人,影拉得長長,好似結合在一起一般。

 

  那年的楓,沒有他的陪伴,依舊黃得燦爛;今年得楓,有他的陪伴,不再孤單,似乎連捲著楓的涼意,都變得暖和。

 

  只要你在我身邊,我就不會感到孤單,只要你在……

 

  如果你願答應我的話,我也願一直逐著你的影,伴著你;若你無法遵從你的諾言而離去的話,我也會在知曉的下一刻,追上你的腳步,與你一同告別這個世界、沒有你而不完美的世界。

 

  完美並不美,但唯有你存在,我的世界才會有熱度,心的溫熱、心的顫動;唯有你存在,我才會有──活著的感覺。

 

  我願與彼一同並肩走下去,賞著每年的春夏秋冬,若他先離去,我必伴相隨,如那二葉楓的雙葉一樣,只為了不在懊悔──

 

  楓的音樂盒,轉著屬於你與我的夜曲。讓我們共舞,在這個世界、有你的世界。

 

--超級久-沒出現-的分隔-線線線--

部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我寫某些地方的風格(望

或者說是寫某個系列的風格。

咪是偏向歡樂的感覺

TD是多年別離的哀愁  <重點是TD寫完很就卻都沒放上來!  好啦……我承認我TD不是寫得那麼滿意,之後會放新的上來,大概寒假……  <欠打

曲之系列則是這兩人淡淡的愛,有甜蜜也有哀愁,也算是我很喜歡的感覺吧(笑

在來說說這篇楓樹夜曲,其實夜曲也沒什麼特別,只是想用而已……  <你……

夏碎的心一直是我很喜歡描寫的地方,但冰炎的心情同樣讓我感觸很深

或許之後會再寫一篇是以冰炎的方向去想的吧。(笑

這篇同樣也放了很久,一直到最近才拿手稿打到電腦上 (遭砍

很高興大家能看到這裡哦!OWO (我要去瘋我的安闇了……  <超欠打!

               BY 冰雨

 

, , , ,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