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感謝有填單的各位,之後預購數量調查還敬請支持(拜

不過怕為了有迷糊的小羔羊誤填,在此宣告些注意事項

文為「特傳BL同人」,建議讀過特傳者購買為佳(當然你要直接買我也很歡迎啦……不過到時候看不懂別來找我  <汗

CP為:「冰夏冰」  兩篇番外會另外在標題下註明,如果有雷到的人可以跳過,我不會介意的= =+  <你看起來一點都不像不介意

另外就是一篇番外為架空;另一篇番外會有自創人物出沒,外加千年後劇情有

如果有疑問者可以在下方留言提出,若怕番外不適應者,可以要求番外試閱,我會酌量發出,但絕對不會全部!

這是這次正文的初章,之後預計還有2章會當作試閱

剩下的幾章會在出本之後再發完

但為了給有買書的人一些小特權(不知道怎麼講……  <掩面

所以番外不會放上來了。(上面有提到了。)

另外圖的方面也只有封面圖,其餘部分就……嘿嘿!就說是驚喜了唄~

 

 

    章之初、情與情

 

  「冰炎你可否有想過對你來說我究竟是什麼?」滿是坑洞的紫袍被丟在一旁,躺在病床上的人靜靜的看著趴在床邊、銀白帶著燄紅的長髮如同潑出去的水般,灑滿了大半張床。

  倘若那人還醒著的話,肯定會用不以為然卻又帶著困惑的眼神盯著他。那人,還不懂他的情、他的義。

  「冰炎……若你希望我只是你的搭檔,我就只會是你的搭檔,不會在繼續往前了……你懂嗎?」原本溫潤的嗓音沙啞了起來,如深色紫水晶般的眼瞳帶著些許的溼意。他還想繼續前進,站在冰炎的身邊,站在與他最相近的位子,但那……不是搭檔,不會只是搭檔。

  「吶、冰炎,如果……」清淚滑過臉龐,散著橙紅的夕陽餘暉,落至潔白的床單上,留下一滴滴的印痕。

  應該乾涸的淚、應該穩固的面具,崩毀了、潰堤了。但那人……他最重要的那人仍睡著,他不會知曉他的傷、不會知曉他的痛,早已比身上為他抵擋的傷,痛了幾百倍、幾千倍,但他,不會知了……。

  「如果……其實也沒有如果了吧?」自嘲般的扯出笑容,大掌輕輕的有一下沒一下的觸摸著身旁搭檔的銀髮,如同對待珍寶般,雖然對他來說,冰炎就是他最珍貴的寶物。可惜的是……那不是屬於他的珍寶。

  記憶中的笑容,不知在何時消失了;記憶中的溫度,不知在何地遠去了。記憶中的不曾存在的淚,卻在這時潰堤;記憶中總是帶著的面具,卻在這兒破碎。這代表的意義,除了他之外,還有人懂嗎……?雖然他很希望躺在他身旁的人,能懂。

  如果他懂的話……或許就不用那麼痛苦了吧?

  「心青情……若能夠找到一個最了解自己的人,讓他當自己的朋友,那是最幸運的一件事……」他還記得,年幼時習字時母親說的話。「若能夠找到一個你最愛的人,讓他當自己的情人,那會是最美好的一件事……」但那時候,他的母親沒說,當最了解他的人也是他最愛的人時……他該怎麼辦?

  抬起手,在空中寫了好幾個情,友情和愛情……他該選擇哪個?又該放棄哪個?他並不奢望兩個都能擁有,他可不想嘗到賠了夫人又折兵的滋味,而且他也承擔不起被搭檔-所愛之人-厭惡的痛。

  是要維持現狀?還是要追求改變呢?他不知道……

  「冰炎……沒想到你也有這麼遲鈍的時候。」他苦笑,忍不住怪罪起他的搭檔。雖然他並沒有表現的很明顯,但只要稍加留意就能知曉他的情不單單只在搭檔、朋友這方面,可惜他那平常敏銳到極致的搭檔在這方面卻遲鈍到旁人都想搖頭嘆息的地步,果真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啊。

  「若是不能接受的話……也不要隨意開口拒絕、好嗎?」淡淡的、剩餘的低喃生,飄盪在空氣中,消散。

 

  當最了解他的人又是他最愛的人,他該如何是好?

, , , , , ,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