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有一堆白目發言放文後,先來慣例提醒一下。

*BL劇情有,慎

*配對:冰炎X夏碎,微安地爾X夏碎雷者請慎入,被雷死不管的哦!(燦笑

*角色崩壞有,文為架空。

以下,正文↓↓↓

【特傳冰夏】The  Divinity  章之參

 

  離別的那天,終究還是會到來──

 

  時間並不會因為他是祂,而停止轉動。

 

  「我願伴著你,直到永恆的那一天。」 

 

  這句話,是祂自創世以來,一個對「他」最重要、也是唯一 一個對「祂」實現承諾的人,所說的話。

 

 §  §  §  

 

  「夏。」臨行前,好不容易爭取到和夏碎獨處(其實是把其他來送行的人通通轟走了。)的時間,平靜的看著彼此,完全沒有要離別的感覺,但這可不代表颯彌亞禁得住這樣過於沉默的氣氛。

 

  「好想你。」颯彌亞最後還是忍不住,伸手抱住夏碎的身軀,頭輕靠在細頸旁邊磨蹭。

 

  「嗤──還沒離開想什麼?」本來除了再見之外,不打算再說其他話的夏碎,最終還是被颯彌亞逗笑了,但心底的難過,並沒有因為這點笑意就沖散了。

 

  「說真的,好想、好想你。」語畢,颯彌亞把頭埋入夏碎的肩窩,不再說話。其實他知道……夏碎的心思,但他從來都不去點破。

 

  本來想說太多的話語、太多的表現,只會造成更多、更多傷心與難受,但最後仍拗不過颯彌亞,難得溫馴地任著他抱著。

 

  「我走了……」颯彌亞放開方才緊緊纏抱住對方的手,果決地放開、轉身、離開。

 

  「等我,十年之後,我會回來的,一定。」颯彌亞離開前所說的話語,就這麼任著它,飄散在空氣中。

 

  熟悉的溫度離開了……

 

  最後的話語,夏碎並沒有聽入耳,又或者說是,他的心,下意識的不想再聽到那人所說的話了。

 

  十年……麼?

 

  夏碎望著那漸行漸遠、最後消失在彼端的身影,手下意識的擺到左胸,胸口微脹,還帶著些微的刺痛……

 

  好難受……

 

  不知為何刺痛的心,再也忍不下任何的哀情,而潰堤了……

 

  颯彌亞離去的第一天,他難受的呆站在原地,直到月娘升到最高點,他才舉步離去,但腳步總是在離去與留下之間往返。

 

  颯彌亞離去的第十天,他一個人待在房間裡,盼望著有一天,會收到對方任何相關的信息,但……他收到的是一次又一次的落寞。

 

  颯彌亞離去的第一個月,他慌了,慌得心神無主,慌得不知如何是好,僅能笨拙的,拒絕所有人的伸出的援手;笨拙的,應對著他毫不熟悉的感情。

 

  颯彌亞離去的第一年,他釋懷了,收拾著這一年來殘敗的情緒,從新開始。眾長老們對他的振作感到高興,卻沒有人注意到,他的笑……開始變質,他的瞳……不再清澈,藥師寺夏碎,學會偽裝自己,因為他清楚知道,他無法忍住再一次的離情。

 

  颯彌亞離去的第二年,他一如往常的過日子,但努力隱藏的情緒被發現,那個人是……安地爾‧阿希斯。

 

  颯彌亞離去的第五年,他對約定之刻已過了一半渾然不知,只因為他身邊多了一個知了他情緒,願意陪伴他的人。

 

  颯彌亞離去的第十年,藥師寺夏碎……早已遺忘了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這個人,他唯一還記得的,是他曾經,在他過於年少時,有一段令他痛徹心扉的愛情,而那個人……是他名義上為其替身的王。

 

  儘管他知道,造就這一切的,只是他自作多情的結局。

 

  他們之間,本就應沒有愛情,他們只是王與其替身……罷了。

 

  他的王,總有一天會有屬於自己的家庭,而那時候站在他身邊的,從來都沒有可能是他。

 

  他看清了,所以放棄了,將剩下多餘的愛戀,狠狠的埋葬在最深處,從此不再去多想。

 

  把生活重心轉移到其他事物上面,他不再把其他人拒於門外,只要有人接近他,不論是善意或惡意,他通通都會接受,又或者說是,他從來沒有接受過除了那位王之外的人,真正敞開心胸去對待的,只有那位王,所以其他人……接不接受,並不重要。

 

  但有個人說,哪怕他從來沒有正眼看過他一眼,他仍就會待在他身邊,那個人,叫安地爾.阿希斯。

 

  他對那人的告白與宣誓視若無睹,日子還是照過,只是……他身邊總有一人緊緊跟著,如同他一開始與那位王一樣,總是追逐著他的身影,眼裡總是捕捉著與他相關的一切。

 

  沒有特地的驅趕,就這樣任著安地爾待在他身邊,直到……十年後,他們再次相遇的那一天。

 

 § § § § §

 

  這一日,炮竹響徹雲霄,Atlantis的下一任王自虛與無之殿修行結束歸來,依照各個專家判定,恐怕沒有一人能在單打獨鬥的情況下,戰勝他們的王,他們的王是世上最強大的人,這事怎麼能不叫人民們興奮呢?

 

  但不管歡迎典禮辦的多盛大,颯彌亞只覺得心煩,但無奈於社交禮儀,他還是得回應前來祝賀的鄰國貴族們,他已經不是十年前那個狂傲的少帝了,他必須表現得更加穩重才行。

 

  雖然颯彌亞十分討厭虛偽的人,但應付人的時候,虛偽著實十分好用。雖然他心底早已飄去那讓他思念十年的人的身邊。

 

  趁著典禮中場休息的時候,颯彌亞從旁邊溜了出去,沒在典禮上看到夏碎,甚至連個人影都沒瞄到,這讓颯彌亞十分的心煩。過了十年,他對夏碎的愛戀不減反增……

 

  「夏……」嘴裡念著的人思戀之人的名,心裡所想的……仍舊是那抹有著漂亮紫瞳的身影。

 

  繞過一個又一個夏碎可能出現的地方,颯彌亞有些灰心,他其實知道,分離十年兩人之間不可能沒有縫隙的,只是他沒想到會差這麼多。

 

  向前的腳步倏然停止,前面的道路上是他所不熟悉的,一大片的歐石楠花海,還有……那過了十年依舊很礙眼的安地爾。

 

  安地爾似乎沒發現颯彌亞就在附近,脖子仍伸長長的望著一棵被繁盛的樹葉遮去大半枝幹的樹。

 

  隨著安地爾的眼神向上看,颯彌亞愣了,夏碎……

 

  「夏!」

 

  兩人不知道在談論什麼,一聽到突然插入的聲音都呆愣的往颯彌亞的方向看去,兩道視線同時射向颯彌亞,一道是驚訝與嘲弄,另一道……是全然的不熟悉。

 

  但颯彌亞根本管不了其他事情,足一頂,便躍到夏碎所在的枝幹上,滿心歡喜的朝夏碎撲抱了過去,卻被夏碎無情的閃開。

 

  「殿下……」安地爾才想提醒颯彌亞些什麼,但話語還沒出口就被颯彌亞的眼神活活瞪掉。

 

  颯彌亞把精神全放在眼前思念已久的人身上,夏碎似乎和十年前的模樣差很多,不只是外貌上的差異,心底……似乎築起了厚厚一層的防護牆。

 

  「你是誰?」熟悉的聲音,說出的……卻是令人全然崩潰的話語。

 

---連結白目發言的分隔線---

嗯……大家好,這裡是冰雨

其實TD已經剩一篇就完稿了哦~預計今天會寫完(被打

我真的、真的不是故意沒發的!(明明就是泡RC泡到忘了發!

咳!總而言之暑假快結束了,我盡量能寫多少就寫多少,盡力把冰夏的坑都填完,發的時間很不一定,應該說是能用電腦就多發幾篇吧……

好啦,我覺得一天發個十來篇好像很詭異……(你也知道啊!

之後發的文就再看看,不過我會把寂風帶去學校寫,目的是為了完坑……(不過我怕寂風寫完之後我就徹底掉到腐海裡面了啊!   <其實也差不多了。

喔!好像有篇叫銀翅的完全被我擱置……(原來你還記得!

嗯,還有很多RO的同人文也被我扔在一邊了(←欠揍

還有鮮網真的被擱置了(←被揍

嗚哇啊啊--總而言之,大家開學快樂(開學根本不快樂啊!

就、就這樣啦!順便預告TD之後是「夏冰」喔!

有點微漾冰就是了……(小聲

                      BY冰雨

--後來想到的補充--

在這裡我要替颯彌亞洗白一下

其實颯彌亞並沒有做什麼事喔,只是夏碎太會想而已@@

所以各位看官可不要因為這樣就討厭颯彌亞哪!

颯彌亞對夏碎是很深情的(看到後面就會知道囉!)

         BY冰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雨 的頭像
冰雨

雨閣。雨過,風響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