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話留文後(應該蠻多的)慣例小提醒:

*BL劇情有,慎

*配對:冰炎X夏碎,微安地爾X夏碎。雷者請慎

*角色崩壞有,文為架空,請注意。

以下,正文↓↓↓

 

 

【特傳冰夏】The Divinity 章之貳

 

  兩人自房間出來,夏碎就被長老們拉去,說是在儀式前的準備;反觀颯彌亞,悠閒的四處逛著,別人忙進忙出,忙得天翻地覆也不關他的事,因為儀式舉行的時候他只要呆站在陣法中央就好了。

 

  『夏碎不在……好無聊。』雖然夏碎被長老們帶走是件危險的事,但颯彌亞並不擔心,夏碎的實力雖然比不上被稱為天才的颯彌亞,但對付幾個不會武功的長老可是綽綽有餘了。就算長老們派殺手來……哼哼!敢情誰敢動他的夏碎,他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會讓他死無葬身之地,順代列祖列宗外加子孫兩百代泉活不下去!

 

  「唔……」一聲小小的細鳴傳近颯彌亞的耳哩,打斷了他的思緒,颯彌亞向前踏的腳就這麼停在半空中,而停下的原音絕對不是嚇到,而是那聲音所帶來的熟悉感。

 

  颯彌亞俐落的爬上房間通風用的小窗子,往內一看,果真是熟人呢!還是熟到不行的那種。

 

  「安地爾!」颯彌亞不爽的吼了一聲,身子也奇異得溜進比颯彌亞身體小上一些的窗子。

 

  會讓颯彌亞如此不爽的原因無他,夏碎在房間內更衣,而一旁竟然有個深藍髮的男子看著,那男子就是方才被颯彌亞喚為安地爾的人。

 

  「亞?」夏碎眨了下眼睛,似乎不明白颯彌亞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殿下。」一旁的安地爾,恭敬的傾了傾身子,卻把颯彌亞的不愉快忽視個透徹。

 

  「夏碎!你換衣服就這樣給這個變態看著麼!」

 

  面對颯彌亞滔天的怒火,夏碎絲毫沒有懼意,僅一句話就把颯彌亞的嘴堵住。

 

  「你在吃醋?」

 

  「嘖!」

 

  開什麼玩笑,他颯彌亞絕對不會承認他不高興的原因, 是之前他看夏碎更衣卻直接被趕出去,而現在安地爾在一旁看,夏碎卻視而不見,更不會承認他是在吃醋。

 

  颯彌亞隨手扯下掛在身上的斗篷,披在夏碎半裸的身軀,隨後無視夏碎臉上明顯的笑意,把安地爾轟了出去。

 

  「真是的……」颯彌亞又咕噥了幾聲,才又不甘心的抱住夏碎。

 

  不抱還好,一抱才發現,夏碎比自己還要瘦!以往夏碎總是穿著厚厚的衣服,所以沒查覺到,現在颯彌亞才知道,夏碎簡直是皮包骨的模樣。

 

  「你太瘦了……」蹙著眉打量著夏碎的身軀,颯彌亞從懷裡掏出兩塊餅硬塞給了夏碎。

 

  「該不會是那群該死的長老故意不給你東西吃吧?」颯彌亞的眼裡閃過一絲危險的氣息,因為身分問題,夏碎很少和自己一同吃飯,而長老向來都耍陰的,趁他不注意時多餓夏碎幾次是有可能的事。

 

  「沒這回事,是最近比較忙才會變成這樣。」

 

  「真的嗎?」

 

  完全不理會颯彌亞射來的懷疑目光,夏碎邊啃著餅邊用無辜的眼神回看著颯彌亞,但仍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

 

  「夏……」颯彌亞又不甘寂寞的抱住夏碎。

 

 § § § § §

 

  四周燭光搖曳,穿著一襲紫色長袍的人,恣意得舞著光炫,翩然在燭與燭之間。

 

  颯彌亞心疼的看著夏碎不斷的忙碌,從早上到現在,一直都在準備儀式的東西,除了早上他塞給他的餅之外,夏碎大概沒吃其他東西了,難怪會變瘦……

 

  而現在,他只要乖乖的待在蠟燭所為成的圈中間就好,夏碎還要忙著做其他事情,等會兒還要施展那耗體力的替身術。颯彌亞望向夏碎的眼,不捨都快氾濫了。

 

  「亞,快好了。」誤以為颯彌亞是站在中間等得不耐煩了,夏碎說了一句話後又繼續低頭忙著手邊的工作。

 

  看著夏碎輕輕的在掌心劃下一刀,颯彌亞是一臉平靜。

 

  其實替身儀式根本不用颯彌亞在場,只是因為他為下一任王,為表示尊重所以颯彌亞才會在場,而夏碎……並不是真的他的替身。

 

  對颯彌亞來說,沒有夏碎這個替身也罷,而且他也不想因為替身的關係……使得他必須背負著夏碎的生命,這樣……太累了。

 

  合掌,夏碎自口中緩緩得吐了一口氣,平定在身體亂奔的血液之後,才抬頭看著颯彌亞,微笑……

 

  「抱歉……」

 

  「沒什麼好道歉的,你先睡一下,我抱你回去就好了。」颯彌亞靠了過去,手緊抱住夏碎虛弱的身軀,他明白……夏碎現在有多麼得疲累。

 

  「麻煩你了……」夏碎闔上雙眼,靜靜得沉入夢鄉,這一次與以往單獨一人睡時不同,是多麼的……令人安心……

 

  那個總是不嫌棄他,還會溫柔伴在他身旁的王。

 

  颯彌亞看著夏碎沉沉的睡去,望著他那張清秀的臉孔,發呆了許久,夏碎看起來……好憔悴……

 

  『怎麼搞成這樣的……?』颯彌亞在心底暗罵了自己好幾回,他真的……太不注意夏碎了,虧他還口口聲聲說在乎夏碎。

 

  輕嘆了口氣,颯彌亞以公主抱的方式,把夏碎帶回了房間。而外頭……一群又一群的長老和侍衛圍著舉行儀式的小房間,一直到天明還沒發現儀式早就結束了。

 

  夢裡,是那個一直伴著他的人,仍是溫柔得抱著他。

 

  「亞。」夏碎輕喚了聲,頭靠在那人的肩膀上,好溫暖……好安心……

 

  但那個令他安心的溫度……消失了……

 

  「亞?」夢醒,身旁是冰冷的床單,沒有一絲夢裡伴在他身旁之人的餘溫。

 

  「亞……」夏碎緊捉著胸前的衣物,不知道為什麼,心……好痛、好痛……

 

  喀!

 

  門被緩緩打開,但夏碎沉浸在自己的情緒,並沒有查覺到有人進入房間。

 

  倏地,一個令人熟悉的溫度包圍著夏碎。

 

  「夏,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是颯彌亞……

 

  太好了……他還在……在……

 

  頭微微一偏,夏碎又昏睡了過去,要不是颯彌亞正好抱著他,恐怕難逃與地板親吻的命運。

 

  『夏碎……』颯彌亞把人輕抱在懷裡,心裡閃過了無數不為人知的思緒。

 

--小、小-分隔線--

我發現我最近越來越偷懶了@@

連日常都沒打呢……(其實是沒什麼好打的。)

文嘛、雖然我都有寫,但都懶得發……

拿TD來舉例好了,我寫到快完結了,可是痞客上目前只發到第二章,暑假前完坑應該不是問題,只是看我有沒有乖乖發(默

 目前開始想接下來要填的坑是哪個了……(呆望那滿山的坑

其實我發現廢話沒有很多……(遠目

                  BY冰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雨 的頭像
冰雨

雨閣。雨過,風響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